第九百三十一章 各懷鬼胎


    他氣得錘了一下方向盤,卻因為碰觸到手上被啤酒瓶劃傷的傷口而齜牙咧嘴的直抽氣。

     疼痛總能讓人清醒,盧思柏憤憤的警告自己,“再管林暖的事我就是狗!”

     林暖敲門進了喬十一的辦公室,送上文件的同時并告知喬十一,“喬總,商部長的秘書又打電話來問你晚上有沒有空,想約你一起吃個飯。”

     之前商部長就打過幾次電話,都被喬十一以各種理由給婉拒了。

     林暖本以為這一次喬總依舊會拒絕,但她還是例行公事的轉達了商部長的意思。

     喬十一正在打字的動作頓了頓,最后說,“幫我轉達商部長,說我晚上會準時赴約,記得確定時間地點。”

     “好的。”林暖微微頷首后轉身出去。

     她的扭傷還沒好徹底,走路還有些微微的跛。

     喬十一并沒注意這些,繼續投入到工作中去。

     實話實說,像商部長的飯局,是多少人求著都想去的。

     也只有喬十一會想盡辦法推脫。

     如果是以前,他也不會這樣再三推脫,只是因為商部長一直想給蘭林金融牽線,所以喬十一才找借口推拒了多次的邀約。

     商部長本以為這一次也約不到喬總的,沒想到他又同意來了。

     他立即給藍微月打了個電話,告知她喬騫澤晚上會來飯局的事。

     藍微月當即就放下手上的所有事務,趕到了原京。

     當然飯局上也并非只有這兩人,還有其他一些人。

     喬十一到的時候,藍微月還沒到。

     他在商部長的安排下坐在了他的右側位置,而他的旁邊還有一個空位。

     喬十一心知肚明,這位置是給誰預留的。

     商部長在跟他打過招呼后,就故意神秘兮兮壓低聲音跟他說,“一會兒介紹個人給你認識。”

     喬十一故意露出很感興趣的樣子,“是商部長的朋友嗎?那得好好認識認識。”

     “說起來你們年齡相仿,又男才女貌的,我還挺想點個鴛鴦譜的。”商部長看似開著玩笑。

     一般這種話,喬十一都會笑笑揭過,沒當真。

     商場上不就這樣嗎?

     要么討論商業經,要么就是聊八卦。

     之前還有人一直想給喬十一介紹女朋友呢,畢竟他地位不凡,又是喬家的掌門人,誰不想攀上這根高枝兒呢。

     正在大家言笑晏晏之際,藍微月趕到了包廂。

     大概是因為來的遲了,她先給眾人道歉,態度卻是不卑不亢的,“抱歉各位,我來得晚了些,希望沒影響到大家的雅興。”

     商部長連連招手,“藍小姐來啦,來來來,坐坐坐,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不用那么在意的,主要還是我約的時間點不對,碰上晚高峰時間。”

     藍微月就在喬十一旁邊的那個空位坐下,她還側頭跟喬十一微微的點了個頭,便淡然的移開了視線,看上去禮貌又不失周到。

     “遲到了就是遲到了,應該給大家道歉的。”藍微月態度到是很謙卑。  其他人到是跟著商部長附議說,“等女士是咱們男士的基本禮儀,更何況是藍小姐這么漂亮的女士呢,所以藍小姐并不算遲到。”

     一番風趣的話,立即化解了藍微月的遲到。

     商部長也趁機給眾人介紹著藍微月的身份,“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畢竟之前有在一些場合見過,不過我還是給大家鄭重介紹一下,這位呢,是我一個好友的女兒,也是蘭林金融現任總經理藍微月藍總,她可是畢業于國外最著名的金融大學ms大學,妥妥的學霸。”

     “藍總這么厲害啊,那可是ms大學,全球最頂尖的金融大學呢。”

     “不僅如此,藍小姐還拿到了ms大學金融博士的學位呢,年紀輕輕就拿到這個學位,已經堪稱學神了。”商部長得意的道。

     藍微月急忙說道,“不不不,商叔叔你可別一直夸我了,學神我可擔當不起,不過我們學校的確有個學神,也是我的偶像之一,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lishen教授?她才是妥妥的學神。”

     “是有些耳熟,但又不知道在哪聽到過。”商部長遲疑了一下說道。

     一直沒說話的喬十一難得開口道,“我到是認識這位lishen教授。”

     眾人皆是一陣驚訝,紛紛向他看了去,好奇的問,“喬總認識lishen教授?”

     “嗯,是我九嫂。”喬十一語氣很平靜的說道。

     商部長狠狠一怔,這才反應過來他口中所說的九嫂是誰,隨后一臉汗顏的道,“我想起來了,先前有在網上看到過一篇報道,里面就提及說江羨就是ms大學名譽教授lishen的事,我當時還以為是八卦媒體瞎寫的,沒想到是真的。”

     “江羨就是lishen ?”其他人也是說不出的驚訝。

     連藍微月都頗有些意外。

     她入學ms大學的時候,就沒再見過lishen教授,只是聽過不少她的實際,以及每次教授教學的時候,都會拿lishen的那些論文來做課題。

     聽得多了,也就對這位lishen教授起了崇敬之意。

     只是她怎么也沒想到,她所崇拜的lishen,居然是江羨。

     也不怪藍微月這樣想,主要是她沒辦法把那個娛樂圈顏霸跟lishen教授這樣的金融天才聯系在一起。

     作為蘭林金融唯一的繼承人,藍微月自小就接受著最系統化的學習。

     對娛樂圈的事完全不了解,也完全不感興趣,也就無法知道江羨的事了。

     相對于這些人的意外和吃驚,喬十一已經見怪不怪了。

     在喬十一心里,九嫂江羨就是yyds!

     本來藍微月還不知道要怎么跟喬十一找共同話題呢,自他提起江羨是lishen教授之后,她就趁機跟他聊起了江羨的事。

     完全是那種小迷妹的狀態,問了不少問題。

     喬十一亦是江羨的小迷弟,有人喜歡自己的女神,他自然高興,回到了藍微月的不少問題。

     一旁的商部長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趁機調侃說,“瞧你們倆一見如故的樣子,要不我們給你們留點空間,讓你們好好聊聊?”

     藍微月因為他的這一句玩笑話紅了臉,有點不好意思的解釋,“主要是我太崇拜lishen了,一時有些忘形了,喬總別見怪啊。”

     “不會。”

     商部長借勢說道,“說起來你們年齡相仿,有共同話題也很正常的,喬總也是個非常優秀的人,這男才女貌的,還挺登對的。”

     “哎呀,商叔叔。”藍微月嬌嗔著叫了一聲。

     商部長樂呵呵的道,“我這人沒別的愛好,就喜歡當媒人,看到你們這么聊得來,就忍不住想幫你們牽牽線來著。”

     “商部長這么一說還真是,喬總一表人才,藍總又是才貌雙全的,兩人還真是登對。”

     “是啊是啊,真正的門當戶對呢,我看行。”

     “緣分妙不可言啊,來來來,喬總,這杯酒我敬你。”

     生意場上總有盛情難卻的時候,更何況對方還是長輩,喬十一不得不接下了這杯酒。

     這些人像是商量好的一樣,輪番的給喬十一敬酒。

     酒過三巡后,商部長就提及了喬氏集團在y市投資的那個項目的事。

     “這個項目可是喬氏未來三年里最大的一個項目了,誰也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平日里大家也受喬氏集團的照拂,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地方,喬總盡管提,我們一定鼎力相助。”

     “當時我還很看好這個項目的,喬總,有需要的地方盡管開口。”

     “是啊喬總,我們都愿意提供幫助的。”

     這些人所屬的公司都跟喬氏集團有一些利益交集的,表面上看去都很講義氣,但商場上嘛,不都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藍微月一開始并沒參合這個話題,畢竟他是外來資本,還參合不進原京這個資本圈。

     等大家都一番表態后,她才徐徐開口,“說來也巧,蘭林金融在y市發展多年,對那邊的情況比各位都要熟悉,或許能幫上喬總的忙,喬總若有需要,我一定會鼎力相助的。”

     洞察一切的喬十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說,“謝謝大家的好意了,這件事公司還沒做決定,若真有需要各位幫忙的地方,定然會開口的。”

     “其實這個項目啊,主要是太大時間又太長了,要不是喬氏集團,還真沒哪個資本敢接下這么大的項目,喬總還是很有魄力的。”商部長又來了一番迂回,“不過話說回來,我聽聞蘭林金融最初接觸過這個項目,必然對這個項目有不少的了解吧。”

     藍微月順著這個話題說道,“是的,可惜我們蘭林金融實力有些欠缺,最終沒能拿下這個項目。”

     “藍總就別謙虛了,蘭林金融可是y市的龍頭企業,你若說自己實力欠缺,讓我們情何以堪吶。”其他人跟著發話。

     這話到不全是恭維,畢竟蘭林金融實力也很強的。

     “其實我覺得吧,你們雙方可以合作啊,這絕對是一加一大于二的合作,你想啊,喬氏集團的實力,加上蘭林金融對這個項目的熟悉以及地利之便,兩家若是合作,絕對是強強聯手,妥妥的合作共贏局面啊。”商部長激動得都站起身來了。

     他這么一提,其他人也跟著附議,表示這是個絕好的建議。

     作為當事人,藍微月到是很沉得住氣。

     即使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她也依舊不顯山不露水的。

     喬十一就這么看這個在座各位的各懷鬼胎,偶爾回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