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2 令牌


    “龍皇,這個家伙似乎把我們當成了小弟,怎么辦,要不要跟他過去?”

     萬妖魔主傳音過來,詢問林天佑的意思。

     主要也是青之鬼帝的氣息太強勢,萬妖魔主此刻的力量不足以前的一半,不敢囂張,否則換成以前,他可不會慣著青之鬼帝。

     “看來他確實是沒能把我們認出來,而且他的氣息應該超越了鬼王,連我都感覺到一絲的壓迫感,想必就是上位冥界的鬼帝了,他去的方向應該也是資源的所在地,我們跟著一起過去吧,到時候見機行事。”

     林天佑剛吐的厲害,需要一些時間休息,等恢復的差不多了,就可以不必再忌憚眼前的鬼帝。

     “跟快些,我們的時間緊急!”

     青之鬼帝的聲音響起。

     林天佑跟萬妖魔主不再耽擱,速度加快了許多。

     一路上,青之鬼帝都沒有主動與林天佑他們說話。

     或許是不屑,也或許是著急趕路。

     但對林天佑來說,卻是極好的,這樣一來,他們不用擔心自己的身份被暴露。

     而去的方向,也離資源傳送點越來越近,林天佑知道自己沒有猜錯。

     只是不知道這鬼帝叫什么名字。

     來到圣地,他只聽到過兩個鬼帝的名字,一個叫龍荒鬼帝。

     這個與他名字有點相似的家伙,據說在上位冥界很受幽冥之主的器重。

     另一個則是花語樓的花語鬼帝。

     那是個什么都知道的信息主宰。

     幾乎沒有他不知道的情報。

     而林天佑的鬼王之名可是上了花語樓的鬼王排行榜,身為花語樓的老大,不可能不認識自己。

     所以林天佑可以直接排除眼前的鬼帝是花語鬼帝。

     那會不會是龍荒鬼帝呢?

     林天佑在其身后觀察了片刻,最后也搖頭否認了。

     龍荒鬼帝據說很年輕,眼前的鬼帝至少有上萬年的年齡了,而且這個鬼帝的身上也沒有年輕鬼帝的狂傲勁。

     所以不可能是龍荒鬼帝。

     那會不會是暴君鬼帝?

     當時他可是從花語樓的工作人員那里聽說過暴君鬼帝的事情。

     那位鬼帝是上位冥界戰力天花板的帝王。

     林天佑好歹也是鬼神,能分辨力量的大小。

     眼前的鬼帝確實強大,但還遠遠達不到上位冥界戰力的天花板,所以能排除暴君鬼帝。

     “眼前的鬼帝不出意外是青之鬼帝,據說是個能力很奇怪的鬼帝,咱們得小心點。”

     林天佑傳音給萬妖魔主,示意他小心。

     “青之鬼帝?我記的你沒有見過他啊?你是怎么一眼就認出來的?”

     萬妖魔主奇怪的問道。

     “排除法,你聰明一點,也能弄明白。”

     林天佑不想過多的解釋。

     萬妖魔主還是一頭的霧水,排除法是什么法?

     他疑惑不已。

     路上,遇到一些圣地的野獸,都被青之鬼帝處理掉了。

     甚至一些低階的鬼族,他都直接出手滅掉。

     萬妖魔主實在忍不住,開口質問,“你為什么要把同伴殺掉?”

     青之鬼帝不屑道:

     “他們只是螻蟻,根本不算是同伴,你們也就是實力還可以,入了我的眼,我這才收你們當部下,若是你們也跟之前的螻蟻一樣弱小,我同樣滅殺。”

     一句話,就說的萬妖魔主閉嘴了。

     “龍皇,你們鬼族都是這么冷血無情嗎?”

     萬妖魔主傳音質問林天佑。

     “他個人的行為,你怎么能怪所有的鬼族呢?你們妖族人人都說狡猾奸詐,可你也不狡猾啊?你不照樣當了妖族的主宰?”

     林天佑反駁道。

     “說的也對。”

     頭腦簡單的人就是好對付,一句話就能搞定。

     大約前行了兩個小時。

     前方的風景頓時變幻,先前還是陽光明媚,此刻便是陰風陣陣。

     青之鬼帝停了下來,他從身上取出了兩塊青綠色的石頭,丟給了林天佑跟萬妖魔主。

     “你們將這冥石分東西兩個方向,距離兩千米的位置埋在地下。”

     萬妖魔主看了林天佑一眼,意思是問要不要做。

     林天佑微微點頭,先按青之鬼帝的吩咐去辦。

     二人一東一西,分頭埋冥石。

     半分鐘后,二人便回來了。

     “都辦好了是吧?”

     青之鬼帝問。

     “是的,辦好了。”

     林天佑點頭,態度還是一副冷漠的樣子。

     青之鬼帝瞇著眼睛,掃了一眼林天佑,心說等這里的事情辦完了,就滅掉這個沒有半點恭敬態度的小鬼。

     不過現在還用的著林天佑,就先留著了。

     他邁步上前,雙手合在一起,施展起了術法。

     林天佑則是在其身后雙目泛起了白光,以天眼術來看這位鬼帝到底在做什么。

     只見鬼氣與埋在地里的兩塊冥石相連。

     場面出現了一絲虛假。

     幻術,而且是很高級的幻術,林天佑立刻認出了這是什么術法。

     很好,至少明白眼前的鬼帝會些什么本事了。

     青之鬼帝將術法施展完畢,便轉身招呼二人繼續走。

     而林天佑則趁青之鬼帝不注意的時候,留了一道神識在那幻術之中。

     若是最后要與青之鬼帝打,這個神識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前方陰風越來越濃烈。

     當二人來到一處空曠之地時,四周立起了虛無的墻壁。

     兩名身穿黑甲的鬼影現身,抬手阻止。

     高傲的青之鬼帝在見到這兩個黑甲鬼影時,表情明顯變的恭敬了起來。

     林天佑在一旁觀察,不禁對出現的鬼影產生了好奇。

     對方到底是什么來頭,竟能讓一個鬼帝出現這樣的表情?

     “我是青之鬼帝,接到通知,前來接收資源的。”

     青之鬼帝連忙對那兩個黑甲鬼影解釋。

     “出示鬼帝令,我們要辨別真假。”

     對面左側的黑假鬼影不帶感情的聲音說道。

     “明白!”

     青之鬼帝連忙從身上取出了一塊象征著他的身份的令牌。

     看到還要出示這種東西,林天佑頓時有些困擾了,他可沒有這種令牌,只怕會被阻止在外面。

     “令牌是真的,青之鬼帝您可以進來了,您身后的兩人是?”

     將令牌還回之后,一名鬼影指向了林天佑他們。

     “這是我的兩名部下,不知道能否與我一起進去?”

     青之鬼帝詢問。

     “鬼帝有資格帶四名部下進去,您當然有這個資格!”

     鬼影點頭,讓開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