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齊聚一堂


    蕭崢更是一怔:“你們怎么都過來了,賈市長那邊怎么辦?”(以后曹市長,更改為‘賈市長’,請見諒。)管文偉在電話那頭道:“兄弟,這個賈市長給你顏色看,也就恕我們不能奉陪了!”蕭崢道:“管主任,這樣不好。”管文偉道:“不管好不好,我們都已經做了。蕭縣長,你就把地址告訴我們,我們馬上到縣城了。”

     蕭崢實在拿他們沒有辦法,只好將“安縣竹雞煲”的地址告訴了他們。徐昌云有些奇怪地問:“蕭縣長,怎么電話一個接著一個?”蕭崢說:“安總趕來了,管主任和秦鎮長也趕來了!”徐昌云抬手在桌上輕輕一拍,道:“這就對了嘛!兄弟就該這樣!”蕭崢嘆了一口氣道:“這樣就等于是得罪了賈市長!”徐昌云點點頭道:“這倒也是。賈市長雖然是新來的,可畢竟是常務副市長,省里直接下派,據說還是熊書記看好的!得罪了賈市長,總歸還是讓人心里不踏實啊。”

     蕭崢也無奈地道:“就是說呀!”

     沙海主動說,去門口迎接一下。蕭崢說:“好。”不一會兒,沙海就迎著安如意進來,她衣著時尚、搖曳多姿,從她的臉上卻看不出一點點的擔憂,唯有笑意,將這男人的世界點亮。徐昌云忙說:“安總,請坐請坐,就是這個小飯店簡陋了一點,跟你的安海酒店無法相提并論啊。”安如意清亮地笑道:“其他我不敢說,但是這里的‘竹雞’應該是比我們安海酒店地道的。”

     “安總識貨!”徐昌云當即就套上了一次性塑料手套,扯下了一只略呈焦黃的雞腿,遞給了安如意,“來,安總嘗一嘗!”

     “我真的餓了!”安如意也不客氣,接過了雞腿,輕輕用門牙撕下了一片腿肉,開始嚼了起來。“嗯,好吃,這就是地道的安縣竹雞味道了吧?我要讓我們大廚也來偷偷學幾招!”

     這時候,管文偉和秦可麗也都進來了。徐昌云笑著道:“都到了!來來來,快坐!”

     于是,蕭崢、徐昌云、安如意、管文偉、秦可麗、沙海、小鐘一共七人都在小包廂內落了座。包廂雖小、可氣氛熱鬧了起來。徐昌云又已經叫了一盆“竹雞煲”,外加一盤酸菜魚。此外,拍黃瓜、花生米、酸辣泡菜、鹵醬鴨、生切火腿等等小菜也上了不少。

     蕭崢還是有些替他們擔心,他說:“今天我是沒有辦法,是賈市長不讓我在那里吃飯。可你們不同,縣里安排了你們陪同。可你們一個個都出來了,這不是分明得罪了賈市長嗎?管主任、秦鎮長,你們就不怕賈市長在接下去的工作中給你們穿小鞋,或者在你們提拔的時候,投反對票?”

     管文偉笑道:“怕,當然怕。而且,我們知道他肯定會這么做。”秦可麗也道:“按照賈市長這點心胸,他肯定會在常委會上給我們投反對票。”蕭崢道:“那你們怎么還來啊?”管文偉笑笑道:“我們要提拔,也不靠他。”秦可麗也笑道:“他那樣的人,靠不住。他這種人,只會想著自己。他那么著急想要讓安海酒店開業入住率達到百分之八十八,不就是想要自己搞政績,讓上面的人看到嗎?我們基層的干部,他又怎么會管?”

     管文偉和秦可麗這么一說,蕭崢倒也覺得有點道理。但當眾不給常務副市長面子,總歸不太好,就怕賈嵩會找什么機會來整他們。

     這時候,徐昌云道:“蕭縣長,管主任和秦鎮長來都已經來了,你就不用再替他們擔心了。今天我們的主題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替你接風!來,我們將杯中都倒滿,一起來敬蕭縣長!”

     “好啊,倒酒!”秦可麗爽氣地道,聲音最響。

     “吆,這是茅酒啊!剛才沒注意。”管文偉對酒的品質還是有點要求的,“蕭縣長要多喝幾杯!”

     于是眾人都站了起來,一起來敬蕭崢:“歡迎蕭縣長考察順利歸來!”蕭崢看看眾人,道:“不管怎么樣,我感謝大家!這杯酒,我喝了。”眾人都將杯子里的酒都喝了。然后,大家都吃起來,喝起來。有人就問蕭崢,在寧甘省考察的見聞。蕭崢就把六盤山的風土人情和貧困狀況都對他們一一講了。

     “怎么還有這么貧困的地方?”“照這樣看來,東西部結對扶貧是真的很有必要了!”“要不我也去扶貧算了!”

     管文偉笑著問:“蕭縣長,你這次去有沒有碰上什么美女啊?”蕭崢想到了方婭,想到了蔣小慧等人,還想到了馬鎧在那里迷上了王蘭,已經立志要去扶貧來著。他笑著說:“那當然有,而且寧甘的美女又美、又豪爽,管主任要不要也去扶貧?”管文偉笑著道:“當然可以啊。只要蕭縣長去,我愿意跟著去啊。咱們兄弟倆,到那里去開疆辟土,成家立業。”

     秦可麗笑道:“管主任,你別想得太美。開疆辟土、干事創業沒人攔著你,成家立業恐怕嫂子會把你騸了,再讓你去。”秦可麗目前是鎮長,少不得跟村干部、鎮干部打交道,氣勢上要壓得住,所以說話也比較放得開!管文偉聽她這么說,也只好伸伸舌頭。

     蕭崢端起了杯子道:“我們一起來敬一敬徐局長,今天是他組.織,請我們喝這么好的酒,吃這么好吃的竹雞。”眾人也都來敬徐昌云。

     又喝一杯之后,徐昌云道:“蕭縣長,你交待我和杭城的臨杭縣路政、交警聯誼的事情,我已經聯系妥當了,近五天內都可以,你定個時間吧。”蕭崢辦事向來能早則早,就道:“那就安排在后天吧。明天上午跟他們對接一下,把后天的時間定下來。”徐昌云道:“好,那就定在后天了。”

     蕭崢又轉向了沙海道:“飯店你跟接待辦聯系一下,接待標準是熱情、周到,但不搞奢侈浪費。”沙海說:“好,我明白了。”蕭崢目前是常務副縣長,只要是工作上的正常接待,只要吩咐一句,下面的人自然就會去辦。

     這個重要的事情交待妥當,大家又喝了一撥酒。這時候,秦可麗轉向了安如意問道:“安總,今天賈市長明確要求你們,在開業那天酒店的入住率要達到百分之八十八。你打算怎么辦?”

     這個怎么辦的意思,是想不想達到?以及如何去達到。

     安如意若無其事地道:“秦鎮長,說實話,在酒店的經營上,我們安海集團已經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辦法。在安縣這樣的新興旅游目的地,我們開業時只要能達到百分之七十,我們能保證,慢慢地入住率肯定能達到百分之八十八以上的。這些其實不用政府操心。”安如意在酒店的經營管理上很有信心。

     因為安海酒店,在三大中心城市的中心地帶,坐擁萬畝竹海這樣的生態旅游資源,大型企業公司會議、團建等等活動都需要像安海這樣的高檔酒店,旺季甚至會出現一房難求的情況也不為過。

     秦可麗點頭道:“也就是說,賈市長的要求,先不去管他了?”安如意還是有些倔強的,她說:“酒店開業,純粹是我們的市場行為,不需要行政干預。”這意思似乎是說,她不想鳥賈市長。

     管文偉也道:“安總說的沒錯,賈市長給酒店開業的入住率下指標,這個事情本身就很荒唐。安總,可以不聽。”管文偉藏在心里的那些個性,在喝了酒之后也都冒了出來!

     秦可麗道:“管主任,可是今天賈市長把任務交給了蕭縣長,要是完不成,會不會找蕭縣長麻煩?”

     秦可麗這么一說,管文偉也不知道說什么了。今天會上,賈氏長確實說,他第一次給蕭崢交任務,務必要他完成。于是,大家的目光都轉向了蕭崢。

     蕭崢這時候喝了酒,心氣也豪邁了起來,他說:“縣里沒有一個考核指標說,酒店開業入住率必須達到百分之八十八以上。這只不過是賈市長的個人意志,也就是拍腦袋的產物,我未必就要去抓落實。就算我不落實,他又能怎么樣?他不讓我一起吃飯,反正已經對我不滿,那就讓他對我再不滿一點吧。安總,你們酒店的開業,該怎么搞,還是怎么搞,不用因為領導的一句話,就改變策略,否則恐怕得不償失。”

     安如意點點頭說:“謝謝蕭縣長的支持。”

     “好,既然這個事情也就這么定了,值得我們再來喝一杯!”管文偉好酒,只要有個由頭,他從來不介意多喝上一杯。

     等這杯酒喝完了,大家本來也吃飽了,喝足了,差不多也該結束了。蕭崢的手機卻又響了起來,一看竟是金堅強。蕭崢看看眾人,說:“是金縣長。”眾人都安靜了下來。金縣長該不會來興師問罪了吧?蕭崢接起了電話,說道:“金縣長好。”

     “快如實招來,你們這些人都躲在哪里喝酒?”金縣長的聲音傳了過來,“我也過來!”

     蕭崢將金縣長也要來的事情對大家說了,眾人頓時歡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