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挑撥離間


    這,便是她劇透、改變書中劇情所付出的懲罰和代價!

     剛穿書時,蔣詩詩鍛煉身體,喝滋補藥膳,行事作風和性格與原主大相徑庭。

     便時常感到頭暈、頭痛、心絞痛、喘不過氣來。

     嚴重時還會咳嗽、甚至嘩啦啦吐血。

     不過,這種懲罰對她的性命起不到任何威脅。

     因為每次大夫都說她身體并無大礙,好生休養幾日就行。

     她也就放心了。

     畢竟,比起殉葬和死亡,這點懲罰又算什么呢?

     次日清晨,春杏一醒來就發現蔣詩詩不對勁。

     匆忙穿好衣服,梳好頭發,她打算去兩位側妃那跑一趟。

     因為東宮妃嬪要請太醫,得經過側妃的準許才行。

     與此同時,東宮妃嬪全在唐側妃這兒晨省。

     東宮無正妃,平日都是輪流給兩位側妃晨省。

     今兒給唐側妃請安,明兒就要給阮側妃請安。

     女人們聚在一起,免不了要提到太子。

     “殿下早出晚歸,甚是忙碌,自打上次家宴,我便沒再見過他。”說起家宴,唐側妃頗為不滿地睨了眼下首的顧美人。

     “上次我們幾個送的禮物,殿下都讓人收進庫房了,還是顧妹妹好,當場獻舞,舞姿妖嬈,身段曼妙,哪個男人瞧了不喜歡呀?”

     “......”這幾日晨省,唐側妃都要刺她幾句,顧美人都習慣了,“上次家宴,都怪我酒量不好,掃了姐妹們和太子殿下的興致,不怪唐姐姐惱了我,想必殿下也是惱了我的。”

     “適才唐姐姐說,姐妹們的禮物都被殿下收進庫房了,可殿下當時不是穿了蔣美人送的靴子么?”

     那日她費勁心思爭寵,到頭來竟給別人做了嫁衣,此事想想就來氣!

     唐側妃仍只針對顧美人,“蔣美人送的靴子再尋常不過,若不是你弄濕了殿下的靴子,殿下也不能穿她送的靴子。”

     顧美人:“話雖如此,可我怎么聽說...殿下自打穿上那雙靴子,便再沒換過?”

     在唐側妃和顧美人說話時,阮側妃和薛良娣不附和,也不反駁,只靜靜喝茶。

     倒是唐側妃,從顧美人的話里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那日在家宴上,猶記得太子多看了蔣美人好幾眼呢。

     顧美人看向門外,“蔣美人平日不都是最早來晨省的,今日都這個時辰了,怎的連個人影都沒見著?”

     她看向唐側妃,挑撥離間地說:“殿下不過是穿了她送的靴子,這便不知道自個是誰了,在咱們跟前擺起譜來!”

     就在這時,一名宮女走到唐側妃身旁傳話,“小主,蔣美人身邊的春杏來了,說是蔣美人身體不適,沒法來給您請安了。”

     “別不是幌子吧?”顧美人繼續添油加醋,“唐姐姐,蔣美人還沒侍寢呢,這就不把您放在眼里,將來要是得寵了,那還得了?”

     皇帝的妃嬪們也住在宮里,聽說有些得寵的妃嬪常以身體不適為由,缺席晨省。

     實則是恃寵而驕!

     思及此,唐側妃對那宮女說,“去,把蔣美人身邊的婢子給我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