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嘿嘿...”蔣詩詩尷尬又不失禮貌地笑了笑,“誤會,這都是誤會,妾身都是在書上看到的,對此也是一知半解,并非很懂......”

     裴玄凌隨意靠在椅背上,目光幽幽地看著她,“所以,你覺得孤需要補?”

     “不不不...妾身不敢......”蔣詩詩垂眸,“殿下文韜武略,英武非凡,又年少有為,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自是雄姿英發,威武勇健。”

     蔣詩詩以前在商場上拍多了馬屁,也聽多了別人拍她彩虹屁,早就熟知“千穿不穿,馬屁不穿”的道理。

     許是蔣詩詩彩虹屁拍的好,男人沒再為難她,只是說了句“不知羞”,就帶著黃得昌離開了。

     **

     接下來的幾日,蔣詩詩就在詩月閣養身體,每日的晨省就免了。

     幾日后,蔣詩詩身體養得七七八八,晨省就避免不了。

     這一日,輪到去阮側妃那晨省了,蔣詩詩照常早早的到了阮側妃那。

     人都到齊了后,眾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這幾日,顧美人一直在抄寫經書,如今握筆的指關節還隱隱作痛。

     因此,往日喜歡挑撥離間的她,今日不敢再多費口舌。

     只唐側妃喝茶時,斜斜瞥了眼蔣美人。

     這幾日,太子體恤蔣美人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東宮,她聽了后嫉恨得牙癢癢。

     此刻,唐側妃把蔣美人渾身看了個透,也不明白太子到底看上了蔣美人哪一點?

     論身材,就蔣美人那圓潤的身子,不如東宮任何一位妃嬪纖細。

     莫不是蔣美人那病秧子相,格外惹男人憐愛?

     難怪蔣美人平日里都不施粉黛,她還以為蔣美人無心爭寵。

     現在看來,人家是故意扮小可憐,想博得太子憐惜。

     思及此,她牽了牽唇,“蔣美人,你本就體弱,還不喜施妝,這可是皇宮,最是講究喜慶的地方,別整日病怏怏的,若是哪日惹得貴人不喜,沖撞了貴人,別怪我沒提醒你。”

     一番話聽似善解人意,實則沒事找事。

     反正她是高位妃嬪,她說什么便是什么。

     面對唐側妃看似善意的提醒,蔣詩詩戰術性點頭,“謝唐側妃提醒。”

     她之所以不化妝,主要是原主五官精致,肌膚白嫩,沒什么化妝的必要。

     “......”唐側妃撇了撇嘴,雖沒得到確切地答復,但也沒再多說什么。

     一炷香后,阮側妃隨便尋了個由頭,遣散了眾人。

     回到詩月閣,蔣詩詩坐在古色古香的梳妝臺前,難得梳妝打扮了一番。

     等她化完妝,可把一旁的春杏看呆了,還以為是唐側妃的警醒起了作用。

     小主本就天生麗質,便是不施妝,也是個美人坯子。

     如今稍微一施妝,更是猶如天仙下凡。

     “小主,您本就貌美,如今施妝后更美了,氣色也好了許多。”

     春杏一臉欣慰,覺得自家小主這是打算爭寵了,便提了個醒。

     “聽聞太子殿下今日就在前院,您不是喜歡吃鮮花餅嗎,咱東宮的鮮花,就屬殿下前院的花開得最好,一會咱去前院摘花做鮮花餅吧?”

     心中卻在想:若是太子殿下瞧見小主施妝的模樣,肯定會被迷住的!

     ------題外話------

     謝謝寶子們的打賞和票票~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