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搞錢


    “不了。”蔣詩詩用柔軟的棉花往臉上抹胭脂,“我只想試試新制的胭脂水粉如何,若是質量和施妝效果可以,你便拿去給小林子,讓他照常找銷路。”

     本朝的胭脂水粉質地太厚重,一點都不輕薄,也不清透。

     這讓蔣詩詩敏銳地嗅到了一絲商機。

     原主的爹是個六品官兒,月俸不高。

     因此,原主進宮時并未帶多少盤纏。

     況且,就皇宮里頭的物價,一個雞蛋就要幾兩銀子。

     再加上日常花銷和打點宮女太監,原主那點銀子根本就不夠看。

     剛穿書時,那些滋補的食物,動輒上百兩,甚至上千兩,她根本就買不起。

     而原主這具身子,因厭食癥落下不少毛病,她連抓藥的錢都沒有。

     為了生存,她便只有利用自個的商業經驗,時不時琢磨點古代沒有的新鮮玩意兒,跟小林子一起搞錢了。

     小林子是內務府的一個管事太監,經常負責給東宮送一應物品,偶爾還能出入皇宮采買東西。

     蔣詩詩見他伶俐,人品也成,一來二去的,就和他一起合作搞錢。

     兩人簽了契書,不管搞什么都是對半分。

     畢竟她出不了宮,只負責研制樣品和配方,別的都是小林子負責出力。

     “哦。”春杏面上有一丟丟失望,“說起小林子,奴婢今早去御膳房時還瞧見了他,他說,您上次給的雪媚娘配方成了京中貴女舉辦宴席必不可少的一道點心,還有人說它是升華版的驢打滾兒。”

     “小林子還說,他已經在京郊弄了個糕點坊,打算試著賣往附近的州、府、縣,不僅如此,雪媚娘也開始在宮中盛行,各宮娘娘很是喜歡,聽說御廚都做不出來,小林子還把雪媚娘賣到宮里頭了。”

     說到這,春杏有些欲言又止,“只是么......”

     “只是什么?”蔣詩詩從鏡子里看向春杏。

     春杏:“您一直囑咐小林子,不得以高于成本數倍的價錢賣東西,所以,即便雪媚娘在京中盛行,價格也比較適中,只是宮中行情不比民間,民間一個雞蛋才幾文錢,宮中一個雞蛋卻要幾兩銀子。”

     “小林子就問,咱要不要也高價賣給宮里頭?民間的價格則照舊。”

     “不成。”蔣詩詩語氣堅決,“做買賣靠的不是蓄意抬高價格,而是品質。”

     在后世,家里的企業涉及各行各業,都是靠的品質和創新,從不會蓄意抬高價格。

     正因為如此,她家的企業在商界的口碑向來很好,生意也夠旺。

     春杏一臉認同地點頭。

     “我當時也是這么和小林子說的,但小林子說,咱們的雪媚娘就算賣的便宜,等到了各宮貴人嘴里,也成了幾十兩的金貴物了。”

     蔣詩詩:“咱們只管做咱的買賣,宮里頭的彎彎繞繞別去管,那些人成天在天子眼皮子底下搞黑心錢,遲早有吃不了兜著走的那一天。”

     她記得書中曾寫到:皇帝得知宮中物價與民間天差地別后,內務府涉及此事的太監總管都被治了罪,然后重新換了一批人。

     “好,奴婢會把您的話轉達給小林子的。”春杏轉身從屋里取了個匣子,“囔,這里面是小林子讓奴婢交給您的,里頭是上個月掙的銀子,還有一盒白花魚膠,說是孝敬您的。”

     蔣詩詩數了下銀子,有兩千多兩銀子,夠她在東宮過上一陣有魚有肉的好日子了。

     盒子里還有一盒白花膠,雖沒有太子送的蜘蛛魚膠珍貴,但勝在數量多,也是很好的滋補佳品。

     測試胭脂水粉,不僅僅要看上妝效果,還得看持久效果。

     所以,蔣詩詩打算等到晚上再看。

     到了傍晚,蔣詩詩讓春杏斥巨資去御膳房弄了只烤鴨。

     她自個則坐在銅鏡前,驗收胭脂水粉的持久度。

     此刻,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蔣詩詩頗為滿意,“嗯,這次研制出來的胭脂水粉都不錯,上妝效果好,也挺持久的,都一天了,也沒掉妝。”

     春杏一回來,就聽到這句話。

     蔣詩詩就順便跟她說:“頂箱柜左邊的抽屜里,有我這次做胭脂水粉的配方,你找個時間拿去給小林子吧,價格比世面上的胭脂水粉略高個幾成就行。”

     好的胭脂水粉制作工序比較多,材料也更為珍貴,價格自然要高一些。

     春杏應了后,就去堂間布膳了。

     想到一會要吃烤鴨,蔣詩詩直接把臉上的妝卸了,還一頭扎進銅盆洗了把臉。

     洗完臉,她走到堂間,打算好好享用烤鴨。

     誰知外頭傳來唱報聲:“太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