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如此豪邁的吃相


    下一刻,太子就進了堂間。

     蔣詩詩主仆倆起身相迎,“妾身不知殿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春杏:“......”小主要是晚點卸妝就好了,哪怕太子殿下早點來,就能看到小主施妝時美若天仙的模樣了。

     蔣詩詩:“......”難得花重金改善伙食,太子居然來了,要不要留他一起用膳?

     還不等蔣詩詩開口,春杏就熱情邀請,“我家小主正在用膳,殿下若是不嫌棄的話,要不要一起用點膳?”

     裴玄凌看了眼桌上的膳食,微微點頭,這便是同意了。

     蔣詩詩:“......”我的烤鴨啊!

     很快,蔣詩詩和太子面對面坐著。

     太子身邊的太監在一旁試毒。

     等試完了毒,太子動了筷子,蔣詩詩就迫不及待地享用美食了。

     在自己的院子,蔣詩詩就不管那么多了,只管放開了吃。

     用膳時,裴玄凌無意間抬頭,就見蔣美人把一整個鴨腿塞進了嘴里。

     那櫻桃小嘴居然有著驚人的咀嚼力,皓齒隨意磨咬了兩三下,出來時,就剩一根骨頭了,只腮幫子鼓鼓的。

     頓時,除了春杏,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還是頭一回見到吃相如此豪邁的妃嬪!!!

     裴玄凌也怔了一瞬,“慢點吃,另一個鴨腿也是你的。”

     黃得昌聽了后,就把另一個鴨腿也夾給了蔣美人。

     “哦......”蔣詩詩含糊應了,鼓著腮幫子咀嚼鴨腿。

     然后,裴玄凌再次抬頭時,就見對面的女人又把另一只鴨腿一口吞下。

     出來時,又只剩一根骨頭了。

     不過,她好歹有聽他的話,咀嚼的時候比之前慢了些許。

     黃得昌:“......”這蔣美人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

     不過,蔣美人吃相雖豪邁,卻不粗魯,也不吧唧嘴。

     怎么說呢...看她用膳就覺得這桌飯菜肯定很美味,也會跟著胃口大開。

     就...挺下飯的!

     要不然,太子殿下也不會跟著吃了兩碗飯了。

     裴玄凌鮮少在后宮用膳,偶爾幾次在別的妃嬪那用膳,有些妃嬪略吃幾口就不吃了。

     還有妃嬪一口飯菜都不吃,光看著他用膳的。

     今日還是頭一回在蔣美人這用膳,她倒是和別的妃嬪不一樣,不光吃的多,還吃的特別香。

     讓他也跟著胃口好起來,多用了點膳食。

     吃了兩碗飯,裴玄凌放下碗筷,用手帕擦了擦嘴角。

     宮女很快端來了水,他便洗了手。

     同時,蔣詩詩也吃飽了,在春杏的伺候下凈手。

     吃飽喝足,蔣詩詩問起了正事,“殿下今日來我這,可是有事?”

     聽聞太子鮮少駐足后宮,今日來這想必是有事?

     裴玄凌沒說話,只是朝身后的黃得昌看了一眼。

     黃得昌上前一步,“呃...是這樣的,別國使者陸陸續續就要來我朝進貢了,皇上命太子殿下接見使者們,加之殿下剛接手禮部,禮部又正是掌管賓禮及接待外賓一事。”

     “屆時,殿下既要忙禮部事宜,又要帶使者們領略我朝大好河山,少不了要騎馬射箭四處走動,如此辛苦,沒一雙舒適的好鞋可不成啊。”

     說到這,黃得昌抬頭看向蔣詩詩,“上次蔣美人送給殿下的靴子就很舒適,只可惜被刺客割壞了,您看...能不能再給殿下做兩雙,讓殿下換著穿?”

     聞言,蔣詩詩眸光微動,陷入了沉思。

     她記得原書上曾寫到過的,在別國使者進京進貢這段時間,太子遇到了不少麻煩,危險也接踵而至......

     “蔣美人,蔣美人......”黃得昌輕輕喚了幾聲。

     蔣詩詩這才回過神來。

     黃得昌提醒她:“那靴子...您還能做嗎?”

     蔣詩詩:“做倒是能做,只是我針線活不好。”

     黃得昌:“可上次您送殿下的靴子就很好。”

     “實不相瞞,我針線活馬馬虎虎,上次那雙鞋還是春杏做的。”蔣詩詩針線活屬實不咋樣,只有如實攤牌了。

     黃得昌:“......”這位還是一如既往的實誠啊。

     不像有些妃嬪,便是繡活拿不出手,也會讓宮女代勞,反正沒人知道。

     春杏幫著圓話:“那靴子雖是我縫制的,但圖紙是我家小主畫的,我只是照著圖紙縫制而已。”

     黃得昌犯難地看向太子,“殿下,是否讓春杏姑娘為您縫制靴子?”

     裴玄凌:“不必了。”

     雖然太子說不必了,但黃得昌一心為主子著想,沉思片刻后,他試著說:“不知蔣美人可否將圖紙交給奴才?”

     蔣詩詩:“自是可以的。”

     黃得昌:“......”沒想到蔣美人答應的如此之快。

     這要是換成旁的妃嬪,巴不得親手給殿下縫制靴子呢。

     蔣美人卻說她繡活不好,將這大好的機會拱手讓人?

     緊接著,蔣詩詩讓春杏備了紙筆,開始寫字。

     她對縫縫補補不感興趣,巴不得有人替她和春杏代勞,幫太子縫制靴子。

     前世,服裝貿易也是她家的生意之一,而服裝就包括了鞋子。

     這段時間,蔣詩詩發現東梁國的王公貴族在鞋子方面或許講究布料,

     講究精美的刺繡,用最上乘的綢緞或金絲銀線。

     甚至還在鞋面墜上流蘇,鑲嵌寶石!

     可就是不怎么注重舒適。

     而她上次給太子做的鞋子,除了中間的銀絲,其余材料都是按照她家銷量第一的鞋子制成。

     很多人都說那款鞋子柔軟又充滿彈性,有種舒適的踩屎感,穿了后便再不想穿別的鞋子。

     這不,到了古代,就連太子也不例外!

     片刻后,蔣詩詩將材料、尺寸、注意事項都寫好,就交給了黃得昌。

     如今天氣漸暖,那紙上除了教人怎么制作冬靴,還教了如何制作夏天的鞋子。

     黃得昌接過宣紙,只見上面寫著鞋面由牛皮所制,鞋子用天然橡膠制成,靴內還縫了一圈兔絨。

     用料這般講究,怪不得短時間內就受到了殿下的肯定。

     得到了鞋子配方,太子就沒多留,帶著人離開了。

     出了詩月閣,他坐在輕步輦上,低聲問黃得昌:“宮里一只烤鴨多少銀子?”

     黃得昌對宮里的一切都門兒清,不假思索地回:“去年是五十五兩,今年初漲到了六十兩一只。”

     裴玄凌:“那蔣美人每月俸祿多少?”

     “月俸加上吃穿用度啥的,約莫是六兩銀子左右。”

     裴玄凌又問了:“蔣美人父親一年俸祿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