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蜀王上東宮聯姻,婚事已定


    “這事我問過姨母了,是這樣的,正月里我讓詩姐姐幫我帶些絲綢給姨母,作為新年賀禮,所以,詩姐姐給姨母拜年時,兩人便提起了我。”

     “姨母說,自那以后,她便一直想著召我進宮見面,只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近日皇上在她那留宿,她便提了一嘴,沒想到皇上居然答應召我進宮與她見面。”

     七王爺:“......”

     從小在皇室長大,他比林芝瑤想的多,依他看,最近他和瑤兒就等著父皇那頭賜婚。

     宋才人偏偏在這個時候求父皇,說是想見瑤兒一面,估計是想在父皇那吹吹枕邊風,讓賜婚能夠更順利一些。

     另外,聽瑤兒的意思,此事又和蔣良娣有關?

     他怎么覺得自從認識了蔣良娣后,他不但生意上如日中天。

     后來還通過蔣良娣認識了瑤兒,現在兩人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姻緣上也幸福美滿。

     這蔣良娣該不會是他的福星吧?

     “如此說來,咱倆得好好感謝宋才人,更得感謝蔣良娣。”七王爺覺得這些事情好巧,“若不是她在宋才人面前提起你,幫你代送禮物,宋才人也不會知道你來京城了,更不會召見你。”

     林芝瑤鄭重點頭,“是得好好感謝她們!”

     七王爺:“說來也是巧了,那日我在康王府赴宴,被康王下了迷藥,他們想讓我和尚薇寧生米煮成熟飯,也是幸好蔣良娣那頭有了新的買賣,寫信到了成衣鋪子。”

     “鋪子里的陳管事收到蔣良娣的信,立馬就去康王府找我,我才得以脫身回府,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什么?你居然被康王下過迷藥?這事我怎么沒聽你說起過?”林芝瑤皺眉道:“你說他們想讓你和尚薇寧生米煮成熟飯?怎么個煮法?”

     七王爺嘴角微微一抽,他好像不該提這茬的......

     林芝瑤一臉醋意,“你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了?還是摟摟抱抱了?亦或者...你倆睡在一起了......?”

     “都說了是迷藥,那迷藥只是讓我沒有意識,昏睡不醒罷了。”七王爺解釋道:“再說了,陳管事趕得及時,我和尚薇寧之間一點事兒都沒有。”

     “照你這么說,如果陳管事趕得不及時,你倆就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林芝瑤腦補了一下畫面,眼眶登時就紅了。

     臭胖子,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本王是被下了迷藥,又不是被下春藥,頂多只是和她躺在一起,不會有肌膚之親的,關鍵本王對她根本無意,若是本王有那個心思,他們還用得著下藥么,我也是受害者啊......”

     “再說了,尚薇寧太瘦了,本王就喜歡你這般肉嘟嘟的......”

     于是,七王爺好一頓哄,才把未婚王妃再次哄好,“說起來,這幾日我忙這忙那,還沒抽時間與蔣良娣商量新的買賣,如今正好進宮,你便同我一起去東宮見見她吧。”

     “好!”聽說要去詩月閣談新的生意,林芝瑤立馬就喜笑顏開。

     她也想見詩姐姐了,而且她聽說了,每次詩姐姐提出的新買賣都很掙錢!

     之前七王爺到東宮拜訪,總想著避嫌。

     現如今,反正他已經和康王黨斷絕了關系,也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兩人到了東宮后,說明了來由。

     正好今兒休沐,太子就在東宮。

     守門的侍衛稟報了太子,太子就讓人把七王爺、林芝瑤迎進了前院書房。

     又差人去詩月閣,把蔣詩詩叫到了前院。

     蔣詩詩到了前院書房,就見七王爺、林芝瑤坐在書房外的茶室喝茶,太子則在書房內批閱公文。

     她先是同太子見了禮,然后才在茶室落座。

     “詩姐姐,上次在溫泉山莊時,你還病著了,如今身子好些了么?”一見面,林芝瑤就關心起蔣詩詩的身體情況。

     “回東宮后不久,我的身子就好得七七八八了。”蔣詩詩笑回:“后來又收到你讓人送的補品,吃過后,身子調養得更好了。”

     林芝瑤:“那就好......”

     眾人說著說著,就說到了新買賣這個事上。

     七王爺:“這幾日我忙得焦頭爛額,也就沒及時找你商量買賣的事兒,今兒好不容易解決完事情,便想問問你有什么新買賣?”

     蔣詩詩:“之前你不是同我說,東梁國以瘦為美,那秋褲既保暖又修身,很受東梁國女子喜愛。我便想著夏天到了,咱可以織造一種輕薄修身的絲褲,夏天穿了既涼快又修身。”

     即便是炎熱的夏天,東梁國女子會在里面穿長褲,再在外頭套長裙。

     尋常人家沒有皇室那樣好的條件,既沒有風扇,也沒有避暑莊子,還要穿那么多衣裳,實在是遭罪。

     所以,尋常百姓家,每年都會有數不清的男男女女中暑而亡。

     絲褲既符合東梁國女子的審美要求,還輕薄涼快。

     反正東梁國女子夏天都是穿長裙的,不管里面穿什么,全都會被罩住,也不會有違和感。

     說話時,蔣詩詩把絲褲的織造方子遞給了七王爺。

     其實絲褲就是后世的絲襪,分裹腳的、踩腳的、以及褲筒版三種。

     七王爺接過方子,和林芝瑤一起看。

     看完后,林芝瑤連連贊嘆,“詩姐姐,你這絲褲方子真好,肯定會像秋褲那般大受當朝女子喜愛的!”

     七王爺看了后也說好,當即讓人擬了契約。

     蔣詩詩和七王爺合作多次,經過多次磨合,兩人在生意上基本能達成共識,很快就簽字畫押。

     簽完了契書,七王爺語氣誠懇地說:“蔣良娣,不管怎么說,我和瑤兒能走到一塊,首先要多謝你介紹我們一起做生意。再就是這幾日發生的事,幸好你兩次無意間幫我們避禍。”

     此話一出,書房內的太子微微一頓,男人透著竹簾,眸光幽深地看了蔣良娣一眼。

     “這有什么的。”蔣詩詩云淡風輕地說:“不過是無心之舉罷了,我根本沒想到會幫到你們,說到底,還是你倆冥冥之中有緣分。”

     昨兒夜里她沒什么胃口時,就知道林芝瑤應該已經安全避禍了。

     如今看見林芝瑤安然無恙地坐在身旁,蔣詩詩算是徹底放心了。

     林芝瑤作為原書中的炮灰女配,蔣詩詩幫林芝瑤避禍,劇透懲罰是極輕的。

     可對于林芝瑤來說,卻是改變一生命運的大事!

     書中的林芝瑤本該是七王妃,卻因為康王黨給七王爺下了迷藥。

     次日清晨,康王黨帶人闖入房間,逼七王爺對尚薇寧負責。

     七王爺是個有責任的男人,既然睡都睡在一起了,人家姑娘沒了名節,他自然要負責。

     以尚薇寧的家室背景,要么不進王府,一旦進了七王爺府,自然是正妃之位。

     建元帝得知此事后,直接給七王爺和尚薇寧賜婚,尚薇寧順理成章的成了七王妃。

     至于林芝瑤,正妃之位沒了,但七王爺許了她側妃之位。

     然而康王黨仍然不肯罷休,還派人綁走了林芝瑤。

     雖然綁匪沒對林芝瑤做什么,可一個女子被綁匪綁走了整整一個晚上,甭管有事沒事,名節也被毀掉了。

     好在七王爺說是不嫌棄,還是要讓林芝瑤做他的側妃。

     可皇家和榮妃都接受不了一個有污點的女子,七王爺身不由己,只有將林芝瑤養為外室。

     林芝瑤是個自尊心很強的女孩,從王妃到側妃,她都能夠想得通。

     直到淪為沒名沒分的外室,又被人傳她丟了名節,她實在想不通,最后一條白綾自我了斷,已死證明清白。

     書中的林芝瑤臨死前,都沒見到原主和宋才人一面。

     因為書中的原主不得寵,根本沒有機會與太子一起出宮。

     這一世,蔣詩詩常出宮陪侍太子,還能有回娘家的機會,便和林芝瑤見了面,還幫林芝瑤帶禮物給宋才人,才化解了這場危機。

     “詩姐姐,雖然你可能是無心之舉,卻足夠改變我倆的一生。”林芝瑤清楚的知道,若不是詩姐姐的無心之舉,她現在早已深陷輿論,怎么可能和七王爺出現在這。

     “對,你既是我們的媒人,也算是我們的恩人。”七王爺頗為義氣地說:“蔣良娣,往后有什么困難,你只管開口,只要我能辦的,我一定盡全力幫忙!”

     蔣詩詩鮮少見七王爺這般認真,“既然你這么想報恩,那就把我分得的盈利改為五五分利吧。”

     在這之前,她和七王爺一直都是六四分成。

     七王爺分六成,她分四成。

     “此話當真?”七王爺豪情萬丈地說:“別說是五五分利,便是分你六成,我得四成都行!”

     蔣詩詩知道七王爺是個財迷,然而這個財迷居然愿意多分兩成利益給她,足夠證明他想要感謝她的心意有多誠懇。

     別小看這兩成盈利,七王爺名下產業遍布全國,兩成盈利加起來也是個小金庫了。

     “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當真了。”蔣詩詩笑說:“我就是出出主意,鋪子里的事,主要都是你一點一點經營起來的,便還是照原來的六四分利吧,你六成,我四成。”

     “另外,將來我要是真遇到困難了,說不定還真得麻煩你,到時候你可不能不認賬。”

     她做這些,本就是為了幫林芝瑤,沒想過讓七王爺回報她什么。

     不過,如果七王爺非是要還她人情的話,興許留著這個人情還有用呢?

     七王爺:“那不能夠!”

     林芝瑤:“詩姐姐,他若是這般言而不信,我便不和他過了!”

     三人聊了好一陣,七王爺才帶著林芝瑤出宮。

     林芝瑤的馬車就在宮門外,車夫和丫鬟見她和七王爺一同出宮,便將她倆迎進了馬車。

     兩人出宮才不久,就各自收到了建元帝賜婚的圣旨。

     好不容易等到皇帝賜婚,這才短短幾日,就經歷了重重波瀾,七王爺是怕了。

     一般情況下,皇子大婚,籌備婚事起碼得好幾個月的。

     七王爺怕夜長夢多,當天就到蔣府拜訪蔣重錦,讓蔣重錦幫忙在當月選個良辰吉日,準備當月完婚!

     反正上個月時,他就讓林芝瑤寫信回江南,林家長輩已經快要抵達京城了。

     當天,七王爺和蔣家商議一番后,將婚事定在月底,也就是二月二十六日。

     婚事定好后,他就馬不停蹄地籌備,給眾人派發請帖。

     又花銀子征收了大批打手,保護林芝瑤安全。

     **

     七王爺的婚事是定下了,其余皇子們娶妻的娶妻,納妾的納妾。

     有些皇子由母妃做主,有些皇子看上了誰,直接跟皇后說一聲就行。

     只懷王想要納的這個妾吧,難度比較大。

     關于郭雪芙的去處,暫時也還沒定下來。

     可她才在京城呆了一個多月,便已經遭到了三次刺殺。

     而刺殺她的,似乎就是去年的那伙人。

     若不是蜀王早有準備,求建元帝加派侍衛保護安危,恐怕她早已經香消玉殞。

     眼看著秀女大選即將落下帷幕,蜀王見太子那頭仍沒動靜,實在有些等不住了。

     可作為女方,雪芙也不能太過主動。

     蜀王身為義兄,只好給太子下了拜帖,親自前往東宮拜訪太子,探探太子的口氣。

     這一日,蜀王帶著禮品到東宮拜訪太子。

     此刻,兩人坐在書房外的茶室說話。

     蜀王用杯蓋拂了拂茶葉,看似隨意地問:“眼看秀女大選快要結束了,聽聞東宮的太子妃之位一直空缺,不知殿下是否有了人選?”

     “孤對太子妃的要求頗高,目前尚未遇見能夠堪當太子妃的女子。”裴玄凌低頭抿了口茶。

     蜀王一聽,并沒有氣餒。

     在他看來,說不定太子故意這么說,就等他主動拋出條件。

     就像前陣子,他也一直在等太子找上門。

     如此,蜀地便能掌握主動權,與太子聯姻時能夠少吃點虧。

     可是太子是真沉得住氣,他只好主動登門,蜀地便只有吃點虧,多讓太子占些便宜了。

     蜀王抿了口茶,將茶杯放在一旁的茶幾上,“正好雪芙對未來郎君的要求也高,她的婚事至今都沒著落,讓我這個做兄長的頗為發愁。”

     “猶記得從蜀地離開時,家母囑咐我一定要為雪芙擇一門好婚事,眼看著就要動身回蜀地了,若是雪芙的婚事還沒著落,我這個做兄長的實在無顏面對家母。”

     裴玄凌隨意把玩著扳指,聽著蜀王說話。

     說到這,蜀王看向太子,“在我看來,太子殿下精通文韜武略,英武非凡,俊朗無雙,是萬千女子心中的最佳良配,若是可以的話,蜀地想與東宮聯姻。”

     “只要雪芙成為太子妃,蜀地將是您強有力的后盾,若是您有需要,蜀地隨時聽候您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