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和離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們是娃娃親,你不想成親……人家姑娘還等著呢!”謝云初以為元寶是不好意思,笑著說。

     元寶起身將箱籠歸置好,拎起爐子上的銅壺,往謝云初泡腳的湯藥中加上熱水,而后就坐在踏腳上,低著頭道:“奴才要是成親了,肯定就不能與六郎住在一個院子,得帶著妻室在外院住!我不想離開六郎!晚上就算六郎不想讓奴才在屋子里歇著,那我在廊下……六郎要喝口熱水,我還是能聽到動靜的!”

     這是規矩,成家立業之后,即便是再親近的仆從也沒有同主子住在一個院子的道理。

     謝云初瞧著這個比她大不了幾歲的忠仆,抬手摸了摸元寶的發頂,心中雖然感動,還是笑著說:“你能聽到什么動靜啊!我有時候出去了你都不知道!”

     “那奴才以前是長身體,所以才睡得熟一些!”元寶反駁,“現在奴才都成人了,自然更加警醒!”

     “好了,這件事沒有商量的余地,等回汴京,我就請魏管事將你的婚事操持起來,在汴京給你買個小院子,再給你和你的妻室找一個營生,好好過日子!”

     “六郎,你是不要元寶了嗎?!”元寶頓時警覺起來,跪在踏腳上瞧著謝云初,“六郎要讓元寶出府?我不成親行不行?”

     “怎么還跟個孩子似的!”謝云初在元寶腦門上敲了一下,“放你和你妻室良籍,日后你們的孩子就能科考了。”

     謝云初真的有為元寶的日后打算。

     元寶一腔忠心,她遇刺的時候,不會武功的元寶明明怕得眼淚鼻涕一大把,卻是真敢上前用肉身將她護住。

     接下來回汴京,與三皇子和蕭知宴的明爭暗斗將會更加兇險,一直讓元寶留在身邊,誰知道什么時候小命就沒了。

     元寶的父親就是為了護謝家大郎而死,母親也沒了,不論如何謝云初也不能讓元寶跟著她再涉險。

     見元寶還要說什么,謝云初又道:“把你放出去是因我最信任的人只有你,你跟我的時間最久……知道當初咱們在偌大的陳郡謝氏是怎么走過來的,元寶……我得把你放出去,讓你替我做一些,不能讓陳郡謝氏知道的事情,你愿意嗎?”

     “元寶愿意!”元寶幾乎沒有猶豫一口答應下來,可又有些擔心,“可六郎,我……我笨的很,我只會服侍六郎,我能替六郎辦好差事嗎?”

     “那怎么辦呢?”謝云初故意皺眉看著元寶,“旁人我實在放心不下!”

     “那我做!我不會就學!”元寶再次挺起胸膛。

     謝云初露出笑顏,抬手在元寶頭頂拍了拍:“好……那回汴京之后這件事就著手操辦,突然將你放出去旁人定會懷疑,可若是成親了放出去,就顯得順理成章!”

     “元寶都聽六郎的!”元寶說。

     見謝云初拿過擱在一旁的擦腳布擦腳,元寶也起身端起裝滿湯藥的木桶:“行李都已經收拾妥當了,六郎就早些歇息,明日一早咱們還得早起出發呢!”

     “好!”謝云初應聲。

     元豐十九年十月二十九,謝云初的馬車慢慢悠悠總算是進了汴京城的城門。

     梁向春頭一次來汴京,看什么都覺得新鮮,騎在馬背之上四處張望,

     與梁向春并肩騎馬于謝云初馬車后的銀寒看了眼梁向春,滿目不高興。

     誰知梁向春,竟伸手扯銀寒的衣袖:“銀寒姐姐,你瞧你瞧……你瞧那邊兒有買糖人兒的小攤!”

     一向不愛說話的銀寒一路被梁向春糾纏的煩燥無比,皺眉說了一句:“你在杭州都沒見過賣糖人?”

     “見過是見過!可我爹爹都說汴京最為繁華,也是最該謹慎小心的地方,我以為……汴京買糖人兒的小攤都不允許出來!畢竟是國都,管的肯定很嚴格,都是要開店面的!”梁向春高興道,“銀寒姐你以前來過汴京嗎?汴京還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兒的,我要給我爹娘還有弟弟送一些回去!”

     銀寒扯著韁繩,一夾馬肚,上前跟上馬車,不搭理天真的有點兒蠢的梁向春。

     梁向春也不介意銀寒的冷臉,高高興興提韁上前,在馬車車窗前喊道:“恩公,一會兒我能出來買一些好吃的好玩兒的嗎?我還沒逛過汴京城呢!”

     歪在馬車內看書的謝云初聞聲,翻了一頁,道:“一會兒叫個人陪你一同出去,汴京有名的酒樓你想去也可以去,早些回來。”

     “好嘞!”梁向春一臉高興,“我最高興的事情,就是跟著恩公了!我娘管我管的太嚴格了,不讓我做這不讓我做那!還是恩公好!”

     “玩兒高興了回來,要把給你的書盡快看完,你父親希望你能好好讀書……”謝云初又說了一句。

     “恩公放心!”梁向春語聲清脆。

     只要讓她玩兒,她就能看書……

     而且,恩公說了,看就好了也不抽查!恩公還說人本就是各有所長的,她武藝天賦高,恩公便讓夜辰哥哥指點她武功,而且每能背誦一本書,就讓夜辰哥哥教她一招。

     梁向春覺得自己自從跟了恩公之后,自己可長進了,下次回去能嚇娘親一跳。

     還不知道梁向春下一次回去能不能嚇自己娘親一跳,梁向春就被謝云初的娘親和長姐嚇了一跳。

     站在謝府門前,陸氏拉著謝云初左看看右看看,左摸摸右摸摸,牽著謝云初的手往里走。

     還有陸氏身旁那位和恩公長得十分像,漂亮的跟仙女一樣的恩公長姐,也是一個勁兒的哭,梁向春還是頭一次知道,女孩子的眼淚能這么多。

     謝云初讓人將梁向春和銀霜安頓在一起,想著這一路這兩個人也都熟悉了,有都是女孩子,一個活潑,一個寡言,湊在一起也不會寂寞。

     在回來的路上,謝云初就接到了母親陸氏的信,陸氏已經做好準備要同謝二爺和離了,就等著謝云初回來。

     陸氏先是將謝云初檢查了一番,又哭著說謝云初瘦了。

     ------題外話------

     對不住小可愛,本來說今天就恢復正常更新,可禿頭作者君一會兒拿起手機看一看消息,一會兒看一看消息,越是沒有軍演的消息越是著急!不過今天又成了我們外長的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