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起航賽【22】一切以霍斯眼里的正當防衛為準


    “你打算怎么過生日?”

     墨傾有點意外。

     夾面條的動作一頓,墨傾微側著頭,跟江刻視線撞上半秒后,才低頭把面條送進嘴里。

     她不疾不徐地說:“出門玩兒。”

     “去哪兒?”

     “這你不需要提前知道。”墨傾攪拌著碗里的面條。

     “行。”

     江刻盯她片刻,唇角彎起的弧度,一直沒落下來。

     ……

     下午時,墨傾跟谷萬萬回了趟藥園。

     路過后院的藥園時,墨傾往里面瞥了眼,里面空蕩蕩一片,都被清理了。

     “一點都沒留下?”墨傾回過頭。

     “陳光雖然是受人指使,但肯定對我恨之入骨。”谷萬萬一想起這事,眉眼就耷拉下來,涼涼道,“無一幸存。”

     墨傾多少有點惋惜。

     谷萬萬的藥園,什么都種一點,比她家院子里的種類豐富得多。

     她平時有需要的,隨手就能摘了。

     “話說回來,戈卜林究竟什么來頭?”谷萬萬悄聲問,“他不是孤兒嗎?”

     “他應該有家,但回不去。”

     “他說種植技術都是小時候看到的,順便就記下了。”谷萬萬凝眉猜測,“他家是什么隱世家族嗎?聽起來挺厲害的。”

     “你不如自己問。”

     “他又不說。”

     “總比你自己瞎猜來得靠譜。”

     谷萬萬覺得墨傾說得有道理。

     他開始思考用金錢跟戈卜林搞好關系的可能性。

     “你說我現在收購他所在的公司,再給他升職加薪,會讓我跟他關系有進一步提升嗎?”谷萬萬認真地發問。

     往前門走的墨傾,聞聲差點被地上的石頭扭到腳。

     她驚愕地回了下頭。

     谷萬萬一本正經。

     良久,墨傾問出一個剛在心里升起卻揮之不去的念頭:“你不會沒朋友吧?”

     “……你怎么能說出這種瞎話的?”

     谷萬萬皺著眉,頗為不滿地說。

     墨傾心里已經有數了。

     見到墨傾的表情,谷萬萬更不爽了:“你什么意思?”

     墨傾瞜了他一眼,淡淡道:“別急,我隨便說說。”

     谷萬萬極輕地哼了聲。

     他沒再解釋了。

     省得欲蓋彌彰。

     不過,墨傾的猜測……多少有些準。

     這些年,谷萬萬一直被毒困擾,身體不好,加上家里的重度保護,他很少跟同齡人來往。

     在神醫村,倒是沒什么約束,他一門心思都在草藥種植上,唯一一個算得上關系不錯的夏雨涼,現在也沒了。

     因為隨時都面臨死亡,他從未想過維系什么友誼。

     大學期間,同門師兄弟也有,但多數……

     都像陳光一樣。

     維持著表面關系,心里卻不知對他有什么想法。

     “有人啊。”

     來到前門的玄關,墨傾一眼看到一雙運動鞋。

     谷萬萬瞥了眼,臉色立即冷下來。

     這時,客廳傳來腳步聲。

     不一會兒,顏勁知就堂而皇之地現了身,見到兩人,眼里笑意加深,嘲弄和不屑也更明顯。

     “我剛路過,來藥園看看。”顏勁知悠悠地說,“谷萬萬,現在這藥園都毀得什么都不剩了,你還要繼續弄嗎?”

     顏勁知一臉的幸災樂禍。

     連掩蓋都沒有。

     因為陳光沒有顏勁知指使他的證據,所以墨傾干脆讓谷萬萬先別打草驚蛇。

     省得顏勁知到時平安脫身,還得到處給他們潑臟水。

     白費勁。

     所以,到現在顏勁知都不知道,谷萬萬是知道內情的。

     顏勁知只當陳光嘴巴嚴實,以一人之力,扛下了所有。

     谷萬萬的拳頭緊了又松。

     他涼涼地看著顏勁知:“藥園你也參觀了,打算什么時候走?”

     顏勁知一副欠揍樣兒:“我記得這地兒屬于學校,并不是你家啊。”

     本就一肚子怒火的谷萬萬,聞聲臉色沉了沉,身形向前。

     墨傾倏地側過身,擋住了谷萬萬。

     谷萬萬看著墨傾,遍布血絲的眼里,充滿了憤怒。

     墨傾朝他挑了挑眉。

     “不想走是吧?”

     墨傾緩步向前,視線落到顏勁知身上,漫不經心地開口。

     顏勁知見她就皺起眉:“有你什么事?”

     “呵。”

     墨傾低笑一聲。

     下一秒,她抬手一揚,有粉末飛去,直接灑向顏勁知的臉。

     顏勁知意識到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他下意識想躲,可身體沒法反應,直接被潑了一臉。

     顏勁知立即抬手去擦,看到滿手的白色粉末。

     他怒不可遏:“你給我潑了什么?!”

     墨傾淡聲道:“你猜。”

     顏勁知心里竄起股無名怒火,抬手握拳,直接朝墨傾砸了過來。

     墨傾唇角一勾。

     這動作,落到墨傾眼里,跟慢動作似的。

     墨傾微微側身,直接抓住他手腕。

     “這可是你先動的手。”額前碎發輕揚,墨傾眼里迸射出一抹寒光,她語調依舊不緊不慢,“我現在屬于正當防衛。”

     她的力道往下一擰。

     顏勁知瞳孔猛地一縮。

     然后,他臉色扭曲,嘴里爆發出咆哮聲。

     一分鐘后。

     鼻青臉腫的顏勁知,被墨傾扔出了門外。

     緊接著,是被墨傾踢出去的一雙運動鞋。

     谷萬萬全程看得目瞪口呆,咂摸道:“你這怎么著都算防衛過當了吧?”

     “在霍斯眼里,這就是正當防衛。”

     墨傾拍拍手,氣定神閑地說。

     谷萬萬不解:“關霍斯什么事?”

     “……他以前是我監護人。”頓了下,墨傾才說。

     “……”

     谷萬萬似懂非懂。

     聽著顏勁知在外暴怒的謾罵,他又問:“你剛剛給他潑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