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潛伏


    數日之后,正值黃昏。

     東勝神洲西部,一道蜿蜒曲折的海岸線上,再沒有了往日椰林綴著夕陽的美麗景色,整個海灘之上,烏泱泱全都是渾身黑漆漆的魔物。

     他們一個個披堅執銳,雙眼腥紅,臉上全都是嗜血的戰意,雖然被劃分出了一個個戰陣序列,但仍是顯得有些混亂嘈雜。

     在他們身后的海面上,還有一艘艘巨大的黑色渡船擱淺,成百上千的魔物正從船身上縱身躍下,涉水泅渡往岸上趕來。

     另一邊的海岸深處,原本茂密的椰林早已經被砍伐殆盡,長達百余里海岸上,正佇立著十八座高達數百丈的巨大法陣祭壇。

     那祭壇渾身四周籠罩著黑色光暈,頂端正冒著滾滾黑煙,看起來就像是十八座高聳入云的漆黑煙囪。

     可實際上,那祭壇里涌出的,卻不是普通煙霧,而是從北俱蘆洲那邊接引過來魔氣,在海風的吹拂下,朝著東勝神洲的中部飄揚而去。

     對一座大洲的侵占,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魔族在入侵尹始就選擇了用這方法改換天地,將東勝神洲徹底轉變得和北俱蘆洲一般。

     一座黑色祭壇下方,正集結著數千名魔族修士,他們正環繞在祭壇四周,每個人都被祭壇上發散出來的光暈籠罩著,身上能夠看到濃郁的魔氣繚繞。

     在他們外圍,地面上趴伏著一頭頭體型巨大的異獸,形態各不相同,有的頭上生著獨角,身上覆蓋著魚紋鱗片,有的則狀若巨大的蜥蜴,還有的和獵犬相似,卻生有三顆一模一樣的頭顱。

     這些巨獸每一個都有百丈之軀,無一例外,每個的腦袋上都斜插著一根漆黑鐵柱,上面能夠看到凋刻的魔紋。

     它們都像是陷入了昏迷之中一樣,耷拉著眼皮,不怎么動彈。

     而在這些魔獸之外,則還集結著數千的黑色魔靈,他們一個個懸于虛空中,身形虛幻,看起來與鬼魅十分相似。

     只不過,他們的面頰顯得十分蒼白,只有兩只眼窩處漆黑一片,長著兩個黑漆漆的大洞,里面時不時逸散出絲絲縷縷的黑色魔氣。

     這時,又有一隊魔族人馬從海岸灘涂那邊趕到了這邊,駐守在祭壇旁的一名身高足有九尺的裸身大漢見狀,呼喝道:

     “新來的,速速去魔塔下沐浴魔氣,提升修為。”

     新來的數百名魔族頓時爆發起歡呼,一個個像是得到了巨大的榮耀一般,瘋狂地沖向了那座祭壇光暈覆蓋的范圍。

     在這群人中,有三個身影顯得有些突兀,他們的腳步緩慢,并沒有急于沖向魔塔,所以很快落在了最后。

     “你們三個,還在磨蹭什么,還不快點。”那裸身大漢一聲爆喝。

     落在最后的三人頓時一驚,其中一個身形消瘦地直接身形一軟,癱倒在了地上,另外兩個連忙將他攙扶住。

     “回稟頭領,他先前在北俱蘆洲的時候被一頭妖物偷襲,受了點傷。”其中一人忙朝著那裸身大漢喊道。

     他的外貌有七分與人族相似,只不過皮膚黝黑如炭,額角生著一根凸起尖角,但那五官模樣,分明正是沉落。

     另一邊幫忙攙扶的人則是白霄天,中間裝暈的,自然就是古化靈了。

     他們三人中,只有沉落一個即便進入那魔塔范圍也不會受到影響,另外兩人就會有暴露的風險,無奈只好出此下策,拖延時間。

     “受傷了就更應該快點,魔氣能夠幫助他療傷。”裸身大漢繼續說道。

     “是。”沉落忙應了一聲。

     “怎么辦?”古化靈傳音道。

     “不行就直接殺過去。”白霄天遲疑道。

     “不可,我們潛伏進來就是為了尋找陸化鳴的,現在人還沒找到,不能魯莽。”沉落傳音回道。

     “一旦進入魔塔范圍內,我們多半是要暴露的。”白霄天說道。

     “一會兒你們兩人緊跟著我坐下,我會將覆蓋你們的魔氣全都吸走,你們到時候就裝裝樣子,不會有事的。”沉落略一沉吟,傳音道。

     正當幾人打好算盤,準備步入魔塔中時,天穹上突然傳來一聲嘹亮嘯鳴。

     沉落仰頭望去,就看到一只巨大黑色鷹隼翱翔虛空,口中發出人聲,大喝道:“傲來國遭到反攻,爾等速去支援,不得有誤。”

     他一連大喊了三遍,聲音回蕩在天地間許久,才展翅朝著遠處疾飛而去。

     沉落聞聽此言,心頭一緊。

     傲來國在東勝神洲的中南部,與花果山隔海相望,魔族已然攻克了傲來國,足可見整個東勝神洲至少已有半數疆土落入了魔族之手。

     黑色鷹隼傳音飛走之后,魔塔四周頓時沸騰起來,那些盤坐在魔塔下的魔族修士們,一個個戰意昂揚,紛紛呼喝著站了起來。

     “動起來,全都動起來,支援傲來國。”裸身大漢也在這時高聲喊道。

     只見那些魔族修士中走出來十數人,全都是修為在真仙期以上的高階魔族,紛紛翻身上了那些打瞌睡的魔獸身上。

     他們坐上去的瞬間,那些魔獸的眼睛就立馬亮了起來,口中發出陣陣嘶吼咆孝,不甘地臣服在了這些魔族的胯下。

     其余魔族也各自分列成一支支隊伍,跟在了這些魔獸的身后,那些數量最為龐大的魔靈也是如此,漂浮著跟在大軍后方。

     沉落三人這時也就用不著再去魔塔下接受魔氣洗禮,同樣跟隨大軍出發,前往了傲來國。

     那裸身大漢注意到三人的動向,心中微微一動,滿意地點了點頭:“不錯,一聽去參戰,行進速度倒是快了不少。”

     他的贊許之聲,沉落幾人自然是聽不到,他們耳邊只有魔族們狂熱的呼喊。

     沉落心中訝異,即便魔族本就生性好戰,也不該到如此地步,想來多半是與那復活的蚩尤有關。

     一想到那個能夠撕裂天地的存在,沉落心中就不禁浮現出一抹陰霾。

     沿途一路往傲來國而去,所過之處果然已經淪為了魔族的地盤,道路兩旁堆滿了大量妖族死尸,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花果山的猴子。

     他們的尸體幾乎都沒有完好無損的,被隨意丟棄在道旁的雜草中,大多數已經腐爛,散發著難聞的惡臭,看得沉落三人皺眉不已。

     沉落心中不禁喟嘆。他曾經見識過千年后的世界,對于這樣的場景并不算陌生。

     白霄天和古化靈則就多多少少有些頭皮發麻,心里不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