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望羲劍


    “一把銹劍”

     破舊的窗簾布被掀開,展露在三人面前的,確實是一把布滿銹跡的古劍

     盡管事先東若雪已經將這把劍清洗、清理了一遍,擔仍然無法抹去遍布在劍身每一個角落的那種銹跡斑斑

     “這把劍應該是四、五百年前的產物,由純粹的精鐵打造而成,算得上是一件古董了,若說收藏價值也是有的,只是現在這個年代不比以前,并沒有什么有名的古董收藏家,要想將他賣出個好價格,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云羲的目光在落到這把銹跡斑斑的古劍上后,目光就被這把劍上那種傳來的熟悉意念所吸引了

     走到這把古劍前,他輕輕的伸出雙手,仿佛捧著某件絕世珍寶,將這把古劍緩緩捧了起來。

     “等等東方,你該不會是想將這把劍當作你的佩劍,用來與魔獸作戰吧?現在人們雖然也有不少使用古武器作戰的,但那一般都是那些高階武者,他們的動作迅疾如風,快如閃電,比那些熱武器更好的能夠殺傷目標你一個四階的中級武者,槍械才是你的最佳選擇況且,即便你想選冷武器作為戰斗兵器,也不應該用這把古劍他,這把劍哪怕用的上好的精鐵千錘百煉,也比不過現在大家使用的合金劍,合金的強度完全不是鋼鐵、精鐵所能比擬的”

     東若雪說的自然是有她的道理,只是此刻,云羲已經完全無法聽清楚她到底在說些什么。

     在他將這把劍正式拿起來的剎那,一種無比熟悉,久別重逢的奇妙之感,頓時自古劍上傳來,那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觸,直讓他心中神動難以自已

     “錚”

     清脆的劍鳴,驟然自這銹跡斑斑的古劍上響起,在這個安靜的夜晚,傳遍了客廳中的每一個角落

     “哇哇……這是?”

     趙婉君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睜大著漂亮的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盯在那把古劍上,眼中充滿了驚奇:“小雪小雪,你快看呀,這把劍,居然自己在動耶咦咦咦這些銹跡先前你不是擦不掉嗎?現在它居然自己掉下來了”

     在一陣陣劍鳴當中,古劍的整個劍身,無不輕微的顫動了起來,在這種輕微的顫動中,原本布滿在它渾身上下的斑斑銹跡,這一刻,全部自行脫落,一柄身如皓月,刃似銀河般的青鋒古劍,緩緩的在三人的面前顯露出它的真容

     在那劍身之上,“望羲”二字,散發出淡淡皎白色的光輝,仿佛月光灑落,典雅高貴,一塵不染

     “這把劍,不止會自己動,還會發光這種光芒,好漂亮啊望羲?望羲?是這把劍的名字嗎?”

     看到這種堪稱神異的現象,向來冷靜的東若雪也是一臉驚奇,看向這把褪去銹跡,脫胎換骨的“望羲”古劍,眼眸中也有一絲歡喜的神采。

     “難道……這把劍……是一把寶劍?”

     輕輕撫摸著褪去銹跡,顯現出冷厲劍身的望羲劍,云羲眼中精光一閃,體內的八極真氣,砰然流轉,與這柄古劍上散發的劍光相映交輝。

     “老朋友……久違了”

     這把劍,不是什么神劍,也不是什么古劍、寶劍,這把劍正是當年在公元時期,從他有意識之初,就一直跟隨在他身邊,經過他意念淬煉了整整二十四年的望羲之劍

     時隔四百多年,重新將這柄望羲劍拿在手中,隱藏在劍內的劍意頓時被他激活,與他的精神意志產生了相互共鳴

     在這股精神的共鳴下,一個人,一把劍的精神意志,同時產生了共振

     望羲劍通過這種共振,直接褪去了它身軀上那非外力難以驅除的斑斑銹跡,顯現出了他那凝光似月的無暇劍身,而云羲,更是借助著與望羲之間的共振,成功的將劍中劍意引入了八極真氣當中,使得八極真氣當中蘊含了古劍望羲那沉睡四百年的望羲劍意,正式的由八極真氣轉化為八極劍氣

     “八極劍氣已成,何懼區區穴道阻隔給我開”

     “嘭嘭嘭”

     一陣無聲的輕響,不斷的在云羲的體內擴散

     八極劍氣一出,體內那原本不是真氣所能夠打通的三百六十一大穴竅,這一刻同時被蘊含著凌厲劍意的八極劍氣沖開,一時間,那種輕響聲不斷的響起,連成一片,不一會兒,渾身上下百脈俱通,百竅俱開,體內劍氣運行渾然如一,行云流水,再無任何停滯

     “呼”

     云羲口中長長的吁出了一口氣

     體內穴竅鼓蕩,百竅全開之下,這一口氣,竟然如同一陣小型旋風,直接在大廳當中席卷而過,將那些比較輕便的書籍、木制飾品、絲制飾品、畫卷,全部吹飛,那個掛在窗戶口上的一個風鈴,也是“叮鈴鈴”的不斷作響

     若是以往,云羲在家中如此大搞破壞,東若雪和趙婉君肯定要同時發飆

     但是這一刻,在云羲長長吁出這口氣,將客廳弄得一團糟糕后,她不止沒有生氣,臉上反而露出了無比驚喜的神色

     “一氣呵成風,百脈俱已通百脈俱通這……這是武者五階,百脈俱通的征兆”

     “真的耶真的是武者五階……只有武者五階體內穴竅、經脈皆已打通,才會有如此悠長的氣息……天呀,東方,你該不會告訴我,你剛才就這么莫名其妙的突破了武者四階,成為了一位五階武者了吧”

     云羲的目光在手上的望羲劍看了一眼,心中也是頗為感慨

     他怎么也沒想到,時隔四百年,這把本應該隨著他身死時就已經失落的望羲劍,居然重新的回到了他手中

     如果沒有這把望羲劍,他要重新凝練出劍意,將體內的八極真氣轉化為八極劍氣,至少還需要花費一年的時間……而且,這還是因為他有著充足經驗的緣故

     若是換做不明真意的普通人,要讓一把劍,產生劍意,別說一年,就算是三年、五年,每一年拿自己的心血喂養此劍,以自己的精神淬煉此劍,也未必能夠成功,喚醒隱藏在劍中、劍訣的劍意

     “東方……你……你真的……”

     云羲收斂了一下心緒,對上東若雪那飽含期待、驚喜的目光,微微點了點頭:“不錯我現在,確實已經打通了渾身穴竅,相當于武者五階的修煉者了。”

     “可是,可是怎么會這么快……你不是才突破到武者四階不久嗎?”說話間,東若雪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望羲劍上:“難道是因為這把劍的緣故”

     云羲點了點頭

     “這把劍,真的有如此厲害?”

     “對我而言,確實如此”

     “那,我們可不可以也借助這把劍的力量,突破到武者五階呢?”

     云羲搖了搖頭

     “為什么?”

     “為什么……”云羲看著滿懷期待的二人,有些不知道如何解釋

     想了片刻,組織了一下語言,他才道:“這把劍中,蘊含了一股劍意依靠這股劍意的力量,我才得以沖開渾身穴竅,晉升到武者五階的層次而你們若真想借助它的力量沖擊到武者五階,就必須領悟到這把劍的劍意”

     “劍意?”

     東若雪和趙婉君有些茫然,從小接受星耀學院機械填鴨式教育的她們,根本就沒有接觸過這個領域。

     “每一把劍一生當中,都只會有一個主人每一把劍一生當中,都只會有一股劍意這股劍意,就等同于是他的生命,是他存在于這個世界的方式這種方式,和我們人類的生命不同……就好像一個合格的鐵匠,他的畢生追求,就是為了打造一柄絕世神兵,就好像一條河流,它的存在意義,就是奔向大海還有頭上的太陽,月亮,我們腳下的土地,星辰,他們都有自己的生命方式,盡管有些生命方式根本不是我們所能理解,所能想象的,但是,他確確實實是存在的。而一把劍,他的畢生意義,就是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劍意,擁有劍意的劍,才算是一把活著的劍,就好像一個擁有理想,擁有目標的人,這種人的人生,才會過得充實,過得有意義”

     茫然……

     無盡的茫然

     哪怕是聰慧如東若雪,一時半會,也無法理解云羲這個理論。

     “簡單的說,除非你們能夠感應到劍中蘊含的劍意,否則,無法借助它的力量,沖開穴竅,晉升武者五階”

     聽云羲這么一說,兩人基本上就不打這個念頭了

     單單是剛才他說的那個劍意理論,已經讓二人暈頭轉向了。

     “我們還是早點學會裂空九擊,沖擊月神界第一層吧有月神界第一層轉化的元氣幫助,我們體內的真氣自然會漸漸壯大,只要真氣足夠強大了,一個穴竅一個穴竅的沖過去,要達到武者五階,還不是手到擒來”

     東若雪也是點了點頭

     這這時候,輕輕撫摸著望羲劍劍身的云羲忽然問道:“你們說,當時發現我時,這把劍就和我在一起了?”

     “是呀你當時死死的握著這把劍,怎么都不肯松手,我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它從你手上拿出來呢。”

     “當時的我,應該是在夜血森林吧”

     “是呀,怎么……”

     “我要去一趟夜血森林”

     ————————————

     (夜血森林,第一個副本開啟求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