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彪悍的穿越


    抬頭看看天上那從沒見過的星圖,低頭看看腳下那長著兩根犄角的老鼠型生物,再看看屁股下面那被自己壓死的不知名野獸,楚南在抽了自己兩個耳光,感到臉部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后,終于確定了一件事情,自己真的穿越了。

     作為一名經常看網絡小說的人,楚南對穿越這個詞語并不陌生。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帶著虛擬頭盔在網絡游戲里面玩的時候,竟然也可以穿越。并且是帶著游戲里面的裝備,直接穿越了。

     打開手腕上那胎記一般的空間手鐲,幾件游戲中神器級別的裝備,跟一堆各種打死怪物時得到的魔核,全部靜靜的躺在其中,訴說著它們也跟著穿越的事實。

     看著眼前這些龍晶,魔核,還有這幾把神器,楚南再一次回憶著自己穿越前的事情。

     當時魔幻世界這個網絡游戲要徹底關閉了,在關閉的最后一天之前,他花了十塊錢買了這個網游第一高手的帳號,接著進入游戲中,打算過一把網游第一高手癮,正在殺boss的時候,眼前突然一黑,就到了現在這個地方。

     一聲狼嚎從森林深處傳來,楚南打了一個寒戰,小心的看了看四周。

     穿越了,那這里就不是死掉可以復活的游戲了。楚南再次打開空間手鐲,想要從里面尋找幾件自己可以拿來防身的武器。

     楚南說著伸手去拿滅星辰,一道近似于電流的力量從滅星辰中傳到他的手上,瞬間將他的手掌完全彈開,以往可以順利拿起的第一攻擊神器,今天卻拒絕被他拿起。

     “怎么回事?”楚南吃驚的看著滅星辰,這樣的事情,這樣真實的感覺還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會拿不起來?楚南再次把手伸到了滅星辰上面,這次的電流比上次更要強大,將他的手高高彈出空間手鐲。

     “怎么會這樣?”

     楚南信邪的又去拿滅星辰,再次被電流高高的震開手掌。

     “拿不起來?”

     楚南的眼睛一亮,終于找到了另外的武器。一把刀,一根法杖。

     武尊帝刀!傳說中亞神器里面攻擊力第一的武器,竟然也在這空間手鐲中!楚南心中禁不住的又一陣興奮,連忙去抓刀柄。

     一股不遜色于剛才滅星辰體內涌出的電流,再次將楚南的手掌彈開。

     “怎么……?”

     楚南抖了抖被電的發麻的右手,只能再一次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那根他不認識的無名法杖上面。

     啪,電流涌現。

     “還不行?”楚南輕輕皺了皺眉,巨大的空間手鐲里,放著平時難得一見的的武功秘籍、魔獸晶核、魔法卷軸、龍晶、龍骨、禁咒魔法卷軸,這些東西竟然沒有一個是適合他現在用的。

     再次仔細的尋找了一翻,楚南苦笑著搖了搖頭,整個空間手鐲,唯一或許能用來防身的,就是自己不久前煉制的:赤炎火狐戒。

     “好歹也是件魔法裝備。”楚南無奈伸手摸下戒指,這次的戒指沒有發出電流反擊,竟然很輕松容易的就給戴上了。

     說來真是可憐,不但第一神兵滅星辰不能使用,就連他穿在身上的衣服:魔幻世界中第一武士服玄天戰衣!橫在腰間的武士腰帶,魔幻世界第一武士腰帶“盤龍”。震天戒指,破滅精神項鏈!全部都回歸到了空間手鐲之中。

     “不知道煉金王者靈魂之火還在不在?”

     楚南低聲的說了一句,紫色的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再次浮現在,跳動的火焰,沒有絲毫的溫度,仿佛只是虛幻的光影一般。

     看著眼前的紫色的煉金王者靈魂之火,楚南再次搖頭笑了起來。

     很難想象,一個人穿越之后,雖然失去了游戲中那舉手殺十萬,跺腳滅全軍的超級高手實力后,竟然還可以帶著游戲中這么多東西過來。特別是這煉金王者靈魂之火。

     它可是網游第一高手獨有的獨門秘籍!完成超級任務后獲得的獎勵,游戲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可以將裝備跟材料,利用靈魂之火進行合成。隨著修煉的日漸精深,煉制的裝備也更加高端。

     一個人想要在游戲中成為第一高手,并非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個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可以說是當日游戲高手的秘密武器。在別人都在為了打爆一個boss,來尋找是否有適合自己武器的時候。

     網游第一高手,卻在不停的殺死魔獸,獲得魔晶,龍晶。然后利用自己的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將魔晶跟些質量并不高的裝備融合,形成能力非常優秀的裝備,這也是為什么楚南打開第一高手的空間手鐲,發現里面除了魔晶,就是龍晶,還有一堆可以賣到店里面,能夠賣不錯價格的魔獸心臟,也叫做魔核。

     一個可以自己憑借煉金王者靈魂之火鍛煉裝備的人,最差也能很輕松的成為游戲中的一方富翁,想要成為天下第一高手,比別人來也要容易很多很多。

     楚南看著右手食指上的戒指,長長的吐了口氣。這還是他買來第一游戲高手id時,在游戲中用垃圾裝備隨便煉制的東西,到現在他還記得這件裝備的屬性:赤炎火狐戒,人級五階魔法以下冰凍魔法,冰凍時間減半。魔力加十,人級一階火球術瞬發,每日十次,佩戴無等級限制。

     楚南怎么也沒有想到,穿越后竟然把它也給帶過來了,自己手上這個一天可以釋放十顆火球術的戒指,就是當日在游戲中無聊煉制的東西,沒想到現在竟然成為了保命的護身符。

     “好。”楚南長長出了口氣自我安慰道:“只要有這個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在,再找點普通的垃圾金屬,我就能練出防身的器具。”

     身處在陰暗的森林,一陣陣狼嚎再次從遠處響起,楚南抬頭看了看天空的星辰無奈的說道:“就向北走吧!希望這是北……”

     未知的森林充滿了陰森的寒氣,楚南暫時失去了使用神器的能力,身體的靈活性更是降到了史無前例的低下。

     對未知存在的恐懼,楚南行動起來比任何時刻都更加格外的小心。

     剛走兩步,一只兔子忽然從前面的草叢疾馳而過,楚南被這兔子給嚇了一跳,還未等他完全反應過來,草叢中又跳出一只身長一米多的灰狼。

     追趕兔子的灰狼見到楚南連忙停止了追擊的步伐,一只兔子跟一個人比起來,哪個更能讓它填飽肚子,灰狼還是能夠分清的。

     楚南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以前在游戲中不是沒有殺過狼這種npc,但在現實中見到狼,跟在游戲中見到狼完全就是兩碼事情。

     地球上,動物園關在籠子里面的狼都沒有眼前的這東西可怕,特別是那一對充滿了野性的眸子,絕對不是籠子里面關上幾代以后的狼還可以擁有的眼神。

     一聲聲低沉的吼叫從灰狼的喉嚨中隱隱發出,那對充滿野性的眸子警惕的盯著楚南剛從地上撿起的石頭,野獸的直覺告訴著它,那東西對它多少有些危險。

     楚南不是小白玩家,見到怪就傻乎乎的拿著刀子沖上去跟對方比拼對方看誰的血厚。身為技術流的代表,他更喜歡一刀斬中怪物的要害,付出最小的代價得到最大的回報,只可惜現在連把最普通的鋼刀都沒有一把,手里只有一塊黑不流丟的石頭。

     灰狼盯著它的獵物半天,漸漸開始失去了耐性。在這片森林中它并非站在食物鏈的最高層,相反它的位置很低很低,它沒有那么多時間在這里繼續耗下去,每多呆一秒鐘就多增加一秒鐘變成其它怪物食物的機會。

     沒有絲毫攻擊預兆,灰狼的兩條后腿像是安裝了彈簧一樣將它的身體瞬間彈射撲了過去。

     楚南被對方的速度嚇了一跳,這速度也太快了,比電視里面那些捕獵的灰狼還要快上幾分。

     匆忙間楚南一個閃身勉強躲過灰狼的猛撲,胸前還是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剛剛的躲閃還是沒有完全躲開灰狼的攻擊,系統最初給玩家配備的布衣被灰狼的后爪給撕開幾道口子。

     楚南低頭看了一眼胸口處那被灰狼抓破的傷口,白色的脂肪顆粒向外微微翻出,眨眼間就被涌出的鮮血覆蓋,火辣的疼痛一陣陣傳來,痛的他只想咧嘴大叫。

     灰狼見到鮮血眼中兇性更盛,口中流著貪婪的口水。

     “娘的!別以為就你有料!”楚南抬起帶著戒指右手食指微笑說道:“現在,我宣布你處以火刑。”

     戒指上面那顆火紅的寶石閃出一團詭異的紅光,灰狼眼中閃出驚恐的神色轉身要逃之際,拳頭大小的火球由楚南的食指中飛出。

     一聲灰狼的慘叫過后,楚南感到一股微弱的暖流在體內轉動,森林中飄起一陣肉香的味道。

     “哦?不錯嘛,火候正好。”

     楚南壞笑著把食指上的戒指套在了中指上面,沒等他仔細考慮研究這狼的尸體,胸口處那火辣辣的疼痛提醒著他該做點什么。

     穿越……楚天皺了皺眉頭,以前看小說中的穿越經常爽的要死,但輪到自己穿越的這一刻,楚南卻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僅僅只是一瞬間,這些年的努力化為灰燼,所有的親人全部消失,整個人生擁有的一切幾乎可以說全部清零了。

     望著四周黑黝黝的樹林深處,面對十萬大山,萬里森林。不安的恐懼瞬間襲遍楚南的全身,胸口那火辣辣的疼痛又一次傳來,暫時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白色的脂肪顆粒早已經被流出的鮮血染紅,楚南四下看了下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止血材料,忽然想起了空間手鐲中的東西。

     “既然裝備都可以用,那么止血藥也應該……”

     楚南打開手鐲,從中拿出一小罐金瘡藥,快速的打開蓋子,一縷清香從中飄出。

     胸口那火辣辣的疼痛不容他有聞這股清香氣味的時間,迅速將里面的藥膏摳出一些,一股清涼感順著指頭傳遍他的全身。

     白色的藥膏剛剛摸在胸膛傷口處,火辣的疼痛頓時大減,傷口處更是傳來爽遍全身的清涼,剛剛還在往外涌出的血水霎時間停止了流動。

     楚南看著胸口的一切嘖嘖稱奇,在魔幻世界中一瓶普通的金瘡藥,來到這個地方竟然變得如此神奇,那么最高級的天級治療藥水又會有什么效果呢?

     再次從空間手鐲中拿出一瓶紅色的天級治療藥水,輕輕倒在那剛剛止血的傷口,更加神奇的事情再一次發生,那像張開嘴巴一樣的傷口,幾乎可以用肉眼看到的速度止住了流血,眨眼間胸口處幾乎恢復到了最初狀態,只留下了一條淡紅色的傷疤。

     “這么有效?可惜,天級的治療藥水只有這三捆零兩瓶,要省著點用啊。以后再受傷,就用地級或者人級的藥水算了。”

     剛剛戰灰狼時屬于高度集中精神,如今精神上一松懈,楚南感覺自己竟然真的有些累了,肚子這時又咕嚕傳來一聲怪叫。

     楚南瞥了眼地上那被火球術烤熟的狼肉,伸手從狼尸上撕下一塊烤肉,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

     明明沒有添加任何佐料,吃到嘴里面卻依然香氣十足,嚼起來跟吃牛肉沒什么兩樣。

     “這里是不能呆了,肉香味很快會引來其它的怪吧?”

     楚南拿著一根烤狼腿快速的走著,腦袋里面不停的思考著這匪夷所思的一切。在游戲中玩著游戲,竟然穿越了。

     這次的穿越竟然還帶著游戲中所有的裝備跟物品,空間手鐲中的這些虛擬物品實體化后,好像在使用的效果上也有了很大的變化。

     以往的這個火球戒指發出的火球,在游戲中最后只有嬰兒的拳頭大小,發射后最多也只是能將野狼受點傷。

     現在戒指被帶到這個世界后,威力竟然有了大大的提升,一個火球術不但把野狼給干掉了,而且還烤熟了。

     如果……空間手鐲中的其它裝備可以使用?楚南想起天地滅那種變態的超級神器法杖,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那在這個未知的世界活下去,實在太簡單了。

     楚南臉上露出一絲意淫的笑容,忽然想到如果這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類,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不會這么倒霉吧?”楚南丟掉被他啃光肉的狼腿,又看了看手中那今天還剩可以發射九顆火球的戒指嘆了口氣。

     這片巨大的森林處處透著古怪,楚南沒有自大到憑借一個戒指,就能夠在未知的森林中所向無敵,他需要找個可以供他暫時容身的安全場所,來研究如何才能夠使用空間手鐲中那些神器級別的東西,以及在目前這種情況下,自己體內的煉金王者靈魂之火,對自己到底還有多少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