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楔子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姐,小姐。”

     柳兒站在屋子里,臉色煞白的看著自己的小姐。

     小姐比她大不了多少,十四五歲的年紀,此時正站在一張繡凳上,踮著腳扯房梁上垂下的白綾。

     柳兒仰頭看,小姐本就瘦弱的身子,此時看起來更加的瘦弱。

     “小姐,咱還是別玩這個了。”她結結巴巴說道,伸手抓住小姐的裙角。

     “那怎么成!”

     小姐喊道,低下頭對著小丫頭怒目,大大的杏眼這一瞪幾乎占據了半張臉,她很快就抬起頭,繼續看著白綾,只留給柳兒一個小小的尖尖的散發著如瓷般光澤的下巴。

     但她嘴里的話并沒有停下。

     “….外祖母不替我討回公道,我只有自己討回公道了…”

     她顯然很生氣,但因為聲音甜美怎么聽都是柔聲細語,只不過略尖細了點。

     柳兒圍著她轉個圈,神情惶惶。

     “可是,小姐,也許,也許只是傳言呢,林小姐的話也未必可信啊。”她顫聲說道。

     這句話讓小姐又低下頭,柳眉倒豎。

     “傳言?半年前倒是還能說是傳言,但現在都過去這么久了,大舅母已經往寧家跑了多少趟了,結果呢,傳言不僅未消,反而連與楊家五小姐定親的事都傳開了,瑾兒與寧家的十七小姐最要好,她的話怎么能不可信。”

     她說到這里,眼里的淚水滴滴答答的落下來。

     “他們寧家就是背信棄義不肯認我這門親事了,給十公子另說了親事。”

     說到這里抬手掩面。

     “如果我祖父父親還在,他們寧家哪里敢這樣做,不過是欺負我無父無母罷了。”

     父如山,如今祖父父親都不在了,山倒了,也沒有嫡親的兄弟姐妹,留下小姐一個孤女,再不復以前了,可不是任人欺負嘛。

     柳兒想到以前過的日子,再想到今時過的日子,雖然只是一個丫頭,但也感觸頗深,便也跟著哭起來。

     “外祖母怕他們寧家,我不怕。”小姐收了哭,一甩袖子,抓住白綾,漂亮的小臉緊緊繃著,“我今日就上吊,背信棄義逼死我,看他們寧家還有什么臉面,就不信世間沒了公道人心!”

     她說罷就再不遲疑,將頭探進白綾里。

     柳兒嚇得伸手抱住她的腿。

     這一動作讓二人都一陣搖晃,小姐腳下踩著的秀凳都差點倒了,幾聲尖叫響起。

     “你現在別抱著,好歹我也吊一吊,勒住印子了再抱著。”小姐帶著幾分惱怒斥責道。

     卻原來只是做樣子還并不想真的死。

     柳兒帶著幾分惶惶松開手。

     “你站開點。”小姐又說道。

     柳兒只得再退后幾步,白著臉兒看著她。

     小姐這才滿意,深吸一口氣再次探頭進了白綾。

     “你記得先去告訴外祖母,跟大舅母說是沒用的。”她又叮囑道。

     柳兒連連點頭。

     “寧家,看這次你們怎么辦!”小姐恨恨的說道,咬著細牙伸手抓住白綾一腳踢開了繡凳。

     窒息,窒息,痛,痛。

     一點都不好受!

     她的腳不由連連的踢,不玩了,不玩了。

     啊啊的叫聲讓柳兒嚇得忙撲過來,卻因為瘦小,根本就抱不住小姐亂踢的腿。

     “小姐,小姐,你別動。”她不由喊道。

     好容易死死的抱住了,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力氣抱起大小姐。

     怎么辦?怎么辦?

     柳兒咬著牙顫抖著死命的往上推。

     但漸漸的小姐不掙扎了,不喊了,身子也軟了下來。

     她不由抬頭去看,看到原本嬌艷如花的小姐面色鐵青,雙目爆瞪,舌頭吐出來……

     “來人…來人….”

     柳兒跌坐在地上喃喃,旋即連滾帶爬的沖了出去。

     “快來人啊,快來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