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這是個無賴


    寧大夫人直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臉上還蒙著一層寒霜,一句話不說坐下來就吃茶。

     寧云燕已經帶著姐妹們退出去了,寧三夫人和寧四夫人還在等候著,看到她的神情驚訝又不安。

     她們當然知道寧大夫人不是外表那般菩薩模樣,但做妯娌這么多年還真沒見過她在人前流露這般情緒。

     很顯然那君小姐把寧大夫人氣的不輕。

     “大嫂,我看過了,那婚書是真的。”寧三夫人沉吟一刻說道,“她現在也在我們家中,不如我讓人毀了它。”

     “你要搶?”寧四夫人心里一跳問道。

     “丫頭們倒茶倒水的,萬一不小心濕了婚書。”寧三夫人說道,“或者君小姐心中憤憤不平,故意嚇人,其實拿來的并不是婚書,我們也從來沒見過,反正君小姐在我們家鬧騰也不是第一次了,上吊的把戲都玩過,這樣鬧起來,也沒人信。”

     寧家這么家大業大,無賴的事自然也做過,但對付一個小姑娘又是這么明明白白的耍無賴還真是頭一次。

     寧四夫人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

     寧大夫人放下茶杯。

     “不用了。”她說道,“她的確是要錢。”

     原來是已經談好了?

     “大嫂,她是真的嗎?”寧四夫人忙問道。

     寧大夫人吐口氣,神情恢復如常。

     “是,她說了,既然我們家不同意結親,那就給她些錢。”她說道,“她如今孤女一個,有些錢傍身也是好的。”

     她說到這里又停頓下。

     “婚書她已經給我了。”她說道,伸手將婚書拿出來扔在桌子上。

     竟然真的成了?

     寧三夫人忍不住伸手拿過婚書。

     “是真的嗎?別是拿假的糊弄。”她說道低頭仔細的看。

     寧四夫人輕咳一聲。

     寧三夫人卻不以為意。

     “大嫂是正人君子菩薩心腸,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人家給什么就接什么,但那君小姐可指不定是個無賴。”她說道,“還是看仔細的好。”

     這話讓寧大夫人心情好了很多,寧四夫人笑了笑不說話了。

     “我看過了,是真的。”寧大夫人說道,一面站起來,“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我去跟母親說一聲,從賬上支了錢打發她走。”

     “大嫂先去說,我們去賬房安排。”寧三夫人說道,“二千兩銀子不用等母親的對牌。”

     寧大夫人腳步停頓下,原本變好的神情再次陰沉。

     “是五千兩。”她咬牙說道。

     五千兩?

     寧三夫人和寧四夫人愕然。

     怎么大夫人去見了這君小姐一面,二千兩就變成五千兩了?

     “大嫂到底是心慈。”寧三夫人搖頭說道,“見不得這孤女可憐。”

     “那就是個無賴,大嫂可用不著可憐。”寧四夫人說道。

     只不過她們妯娌這次一唱一和,寧大夫人神情沒有好轉,反而更難看。

     “但現在看到大夫人對這門親事的極其反對,我才明白我還是低估了,寧十公子比我想象中更貴重。”

     她想起那君小姐說的話,雖然這話說的極其客氣,而且君小姐的神情態度也很恭敬,但其中的意思卻直白的很。

     因為我對你說的話很生氣,所以我決定就地起價。

     真是個無賴。

     寧大夫人心里恨恨,但這件事她不愿意多說,畢竟是在一個小姑娘跟前吃癟的事。

     她沒有理會兩個妯娌抬腳走了。

     ……………………………………………………..

     寧云燕在屋子里來回踱步焦躁不安,終于等來了母親那邊的消息。

     “五千兩?”她驚訝的說道,旋即又憤怒,“她可真敢開口。”

     身后兩個姊妹也被這數額嚇到。

     “憑什么答應她,一分錢不給讓她滾,看她能怎么樣。”寧云燕抬腳就要走。

     大丫鬟忙攔住她。

     “小姐,大夫人不想再糾纏了。”她勸道,“鬧的久了,到底對十公子不好。”

     寧云燕咬牙恨恨。

     “怕她怎的。”她說道,“是她不好,關哥哥什么事。”

     “這不是怕她,大夫人說了,她的長輩到底是跟老太爺有舊,如今父母都不在了,也無兄弟姐妹,孤女一個,既然拿著當初長輩們交往的舊情來投靠,雖然咱們家不能安排了她的終身大事,但給些銀子讓她傍身也是應該的。”丫鬟說道,“她是個孩子不懂事,咱們寧家不能跟她一般見識。”

     “真是人善被人欺,就讓她這樣得意?”寧云燕憤憤。

     “小姐,她算個什么,跟她斗氣,她還不配。”丫鬟含笑說道,“這樣誰有理誰沒理,人們都看得到了,她就是個無賴,所以婚事也好,鬧騰也好,其實就是為了要錢嘛。”

     這樣她就是跟那些市井潑皮無賴一樣,就是訛詐。

     沒錯,她就是訛詐。

     寧云燕恨恨點點頭。

     五千兩銀子,真是個無賴。

     此時,那個被視作無賴的君小姐正看著站到面前的仆婦。

     “君小姐,這是你要的五千兩銀票。”仆婦冷冷說道,將手里捏著的銀票晃了晃,“是你外祖母家票號的,你拿著方便,我們也方便,以后也不用再跟方家票號打交道了。”

     這意思就是說以后寧家再不會跟方家來往。

     君小姐神情恬靜,看著那仆婦微微一抖的手指尖。

     “你要把錢甩在地上,就要再給我拿來一張同樣數額的。”她忽的說道。

     仆婦的手一抖,神情有些驚愕。

     什么?

     “你要做這件事還是先請示一下大夫人吧,看看她允許不允許,她也會告訴你我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君小姐說道,“別自以為是,拍馬屁拍在馬蹄子上就不好了。”

     作為大夫人身邊的得力仆婦,她自然知道大夫人現在有多生氣,也知道老夫人適才怎么給了大夫人一頓沒臉。

     老夫人對于大夫人許下的五千兩銀子大發脾氣,罵大夫人是個瞎眼菩薩亂發善心親仇不分,當著屋子里那么多仆婦的面,大夫人給老夫人跪下哭求為了十公子請老夫人同意。

     “就當是為釗兒積福了。”

     老夫人最喜歡十公子這才勉強同意。

     大夫人受了這等憋屈,都是因為這個君小姐,但凡是個有骨氣的小姐,受了這么多冷臉,就該掉頭離開絕不再提婚事,她倒好轉頭訛錢,還獅子大開口要了這么多。

     這樣一個潑皮無賴,就該把錢讓在地上讓她去撿。

     仆婦就打算這么做,沒想到這無賴竟然敢警告。

     把錢扔地上就要再拿五千兩來?

     她敢!

     仆婦神情驚疑的看著君小姐,這個女孩子神情平靜沒有怒氣也沒有冷笑,渾身上下都溫柔和順,但她卻莫名的覺得這君小姐并不是在故作威脅。

     她真的敢,也會這么做。

     這是個無賴,也許正等著機會再跟寧家鬧呢。

     只要她肯接了這錢,就跟寧家再無婚事糾葛,也沒有理由再糾纏,再糾纏就是她理虧了。

     仆婦手微微抖著,卻穩穩的捏住了銀票遞了過去。

     “柳兒拿著。”君小姐說道。

     在她身旁站著的有些傻傻的小丫頭上前接過。

     “多謝。”君小姐淺淺施禮,“告辭了。”

     她的聲音柔和,動作輕盈,神態端正,仆婦不自覺的就忙還禮,禮了一半才回過神。

     干什么要跟這個無賴這么客氣。

     君小姐越過她走了出去,衣裙飄飄,身姿窈窕如風拂弱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