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人選已挑好


    方老太太應允了方大太太的提議,二人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既然已經決定舍棄,就不會再悲春傷秋。

     這十幾年在跟各種人各種事的相斗中,她們早已經掉光了眼淚,磨硬了心腸。

     婆媳二人說了一些票號的事,方大太太又服侍她吃過飯,看著方老太太由丫頭仆婦陪著去散步才告退。

     回到自己的住處已經亮燈,透過玻璃窗可以看到室內坐著不少人,珠光寶氣花紅柳綠。

     隨著大太太邁進去,三個小姐并兩個婦人都起身迎接施禮。

     “對賬對的怎么樣?”大太太問道,一面由兩個婦人服侍著換下衣裳,凈手,例行問女兒們的日常功課。

     “高管事說很好。”方云繡笑著答道。

     “別人說很好,自己只能聽一半。”方大太太柔聲說道,“切不可當真。”

     “母親放心,我們又不是君蓁蓁。”方錦繡插話說道。

     “你這樣說她,跟她也沒什么區別。”方大太太嗔怪道。

     方錦繡有些不服氣,但還是對嫡母敬重應聲是。

     “好了,你們都辛苦一天了,回自己院子里吃自在飯吧。”方大太太笑道。

     “跟母親一起吃飯也自在。”方錦繡說道。

     “母親是說我們鬧得她吃飯不自在。”方玉繡笑道。

     正從方大太太手上褪下玉鐲子的圓臉細眉的婦人笑了。

     “二小姐不要玩笑了,快去歇息吧,臨近過年這些時日你們要辛苦的多,太太是體惜你們。”她說道。

     這是姨娘元氏。

     方玉繡一笑沒有再說話,姐妹三個對大太太再次施禮魚貫退了出去。

     “母親,那君蓁蓁…”方錦繡問道。

     “你們姐妹們做正事,她的事我來處置,你們不要擔心,也不要跟她一般見識。”方大太太打斷她說道。

     站在大太太身邊的另一個婦人沖方錦繡擺手,這是方錦繡的生母姨娘蘇氏,與方錦繡火爆的性子相反,她木訥少言。

     方錦繡沒有再說話跟著姐妹走了出去。

     三個小姐帶著丫頭走出去,屋子里便冷清了很多。

     “當初母親給老爺納那么多妾我還不高興,現在想想,還是后悔納少了。”方大太太坐下來說道,“要是多納些,生養的子女再多些,家里該多熱鬧。”

     元氏噗嗤笑了。

     “太太,你也真不心疼老爺。”她說道,“把老爺當什么了。”

     方大太太一想也笑了。

     “我也是說的好聽,那時候老爺但凡去別人屋子里多歇一晚,我就給他幾天臉色看。”她笑道,看著兩個姨娘,“結果最后只有蘇氏一個有生養,老爺一不在,其他人都放出去。”

     說到這里又悵然。

     “只留下你們兩個跟我一起守著,也不知道是好命還是苦命。”

     蘇氏捧著厚厚的一摞賬本走過來放在桌子上。

     “命好命苦不是由男人決定的。”她說道,她本性不愛說話,說出這一句又停了半刻,“反正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

     元氏也取過算籌,展開筆墨紙硯,笑著坐下來。

     “太太,這人的命天注定,過去的事就不要想了,千難萬難的咱們不也過來了。”她說道,“老太太說了,咱們方家的女人不能怕命苦,苦也要嘗出甜來。”

     說這話手中利索的擺弄算籌。

     這是她們這十年來不間斷的日常事,當初老爺遇襲身亡,山東族里,祁縣曹家都來人鬧要分家產,說她們一群女人們有什么用,只會敗了家業,方老太太一拍桌子說就讓他們看看女人比男人也不差,從此后家里的女人們都要學做生意學算賬。

     有生養的妾室方家養老送終,沒有生養的給些錢放出去,歸家也好再嫁一處也好,蘇家一概不干預。

     當然不想走的也可以不走,元氏就是選擇留下來的,跟著大太太一起學賬,協理著里里外外的事。

     方大太太拿起賬冊。

     “我讓你找的人家可有眉目了?”她問道。

     元氏放下手里的賬冊,臉上笑意更濃。

     “太太,老太太答應了?”她問道。

     蘇氏也抬起頭停下手。

     方大太太點點頭。

     “這都是她自己做出來的,不能怪別人不護著她。”她說道。

     元氏笑意濃濃。

     “護什么啊,再護女孩子都是要嫁人的,老太太不讓她嫁人才是不護著呢。”她笑道,“太太吩咐我之后我就上心的挑了好些,最終選定一家。”

     “說來聽聽。”方大太太帶著興趣問道。

     “是一個趙州的讀書人。”元氏說道。

     趙州?

     方大太太眉頭微皺。

     “那邊不是不太平嗎?”她說道。

     遠是夠遠,但卻不是太平的地方,她可不想落人話柄。

     趙州屬于北地河北路,金人和大周交戰多年,這北地來來去去的被爭搶,那邊的日子可不好過。

     “太太,有成國公在,北地已經太平很多年了。”元氏笑道。

     雖然不是北地人,但對于朝廷來說同屬北方的諸人,對成國公都不陌生。

     成國公朱山是從金人手中收復北地的功臣,出身武將世家,一路戰功無數,深受先皇看重,晉封公爵。

     如今成國公已經鎮守河北路六年了,北地的確太平的很。

     方大太太松開眉頭。

     “而且這是一個讀書人。”元氏接著說道,“家中田產豐厚,只有一點,是要找續弦。”

     方大太太的眉頭再次皺起,撫著賬冊略一思索。

     “這么說家中有子。”她說道。

     元氏笑著點頭。

     “所以不在乎女方能不能持家傳宗接代,只是要找個貼心可意的人。”她說道。

     說白了就是要找個年輕漂亮的可供把玩的,所以對于女方的出身品行都不在乎。

     嫁的遠,這能夠應付寧家,讀書人,能夠配上君蓁蓁的身份。

     “好,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方大太太說道。

     元氏笑著應聲是,蘇氏對此沒有任何意見,話到此就打住,似乎這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大家都低下頭繼續忙碌不再提及。

     丫頭們在一旁安靜的侍立,偶爾過來捧茶,冬日的夜晚三個女子對坐的室內也并不顯得寂寥。

     君小姐并不知道自己的終身大事就這樣被敲定了,知道了也并不會驚訝。

     對于目前的處境她心里很清楚。

     二門上接到消息嚴防死守的仆婦們并沒有等來君小姐的再次到來,君小姐的活動范圍改在了后院。

     花園里沒有得到消息避之不及的丫頭仆婦們誠惶誠恐。

     君小姐并沒有理會,她雖然不像君小姐那般對方家的人不屑,但她不至于見人就笑。

     “小姐,這么冷的天,為什么要來逛園子啊。”柳兒縮著頭揣著手爐問道。

     而且小姐還走得這么快,又累又冷。

     因為這具身子太弱了,需要多活動讓身子變的結實,就算達不到她騎馬射箭的本事,至少保證能夠長途跋涉。

     京城離這里很遠,路途也不會好走。

     “這樣多走走對身子好。”她說道。

     柳兒剛要點頭,一個沙啞的聲音陡然從頭頂上傳來。

     “老天爺真是不厚道,不想活著的人竟然還能好好的活著!”

     君小姐停下腳抬頭看去,就在她剛走過的假山上出現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

     這少年面容俊秀,雙眼明亮,但可惜的是骨肉如柴削弱他原本該有的翩翩少年風姿,而且他不是站著也不是坐著,而是幾乎癱軟在一張輪椅上,一條厚厚的毯子遮蓋了他有些扭曲的身形。

     這就是方家的那個活不過十五歲的癱子少爺啊。

     ************************

     這本書如同嬌娘一樣,依舊遣詞造句一詠三嘆,內容蘇且裝,不適應不喜歡這個的讀者及時避雷。

     還是那句話,看小說是為了開心,不要勉強,否則你憤怒嘲笑,我困惑不開心,何必何必。

     謝謝大家的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