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再見!


    顧塵修依舊沉默著,沒有說話。

     葉真真就繼續交代著:“你我雖然共用一個身體,但是我做了什么,你其實并不知道,我現在愿意告訴你這些細節……我只希望你將來不要傷害她!”

     “即便是你活下來了,你也會永遠活在特殊部門的監視下,所以你做不了壞事,那么,我就完善我和他們相處的細節,讓你變成真正的我……”

     葉真真默默嘆了口氣:“就當是感謝你當年的出現,拯救了我。”

     當年的葉真真,在神秘組織實驗室里面,看著兄弟姐妹們都死去了,他憤怒急了,狂暴,憤怒,卻又無奈。

     這時候顧塵修出現了。

     葉真真變得不再硬碰硬,開始軟處理,不僅僅成為了唯一活下來的人,甚至得到了老king的贊賞,成為了神秘組織的少主!

     而老king當年安排他和蘇南卿生個孩子的。

     可葉真真憤怒的不想聽從老king的命令,甚至惡作劇般,找了個帥哥打算中和下胖子的基因……

     那時候的葉真真,真的只是想要反抗老king……

     葉真真的性格的確如外人所說的,桀驁、不羈、像是一只惡魔,可卻又帶著那么一點點的純。

     他從小生活在地下室里面,沒有人教給他善惡,所以他自己不明白善惡,他就是一只做錯了事情都不知道自己錯了的小惡魔。

     所以,他養出來的葉小邪也是這個性格。

     哪怕人性本善,卻也不懂黑白,不懂善惡。

     可葉小邪還有蘇南卿和霍均曜來教育,葉真真卻沒有!

     而顧塵修則是偽善的,看著笑瞇瞇的,心思卻深沉歹毒,這才策劃了這一場陰謀,靠假扮葉真真,來騙取了V16!

     甚至,他用舍棄他自己還騙了蘇南卿為他治病,讓他徹底占據了這具身體!

     葉真真想要反抗都不行。

     不……

     不是從蘇南卿給他治病開始就這樣,是他一直在偷偷吃著自己不知道的藥,慢慢的身體的掌控權漸漸失去了平衡,開始向著他那方傾倒……

     現在葉真真想要出線,根本就不可能!

     顧塵修聽著這些話,他冷笑了一下:“所以,你說這么多,想要換我讓你去和葉小邪道別?”

     葉真真還沒轉換人格,就聽到顧塵修再次開了口:“不可能!”

     他不會給葉真真換回去,說出一切真相的機會。

     所以,他不會讓葉真真去道別。

     葉真真唇角勾起:“我知道你肯定害怕,不會讓我去的,我都要死了,道別不道別的,又有什么關系嗎?”

     “說的也是,那么,兄弟,好夢。”

     說完這話,顧塵修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時,眼神里又是一片溫和。

     -

     第二天。

     葉小邪醒來的更晚了一些,他這一覺直接睡到了晚上十一點。

     他醒來的時候,天色都黯了。

     一群人陪他吃了晚飯,就浩浩蕩蕩去了顧塵修的房間里。

     房間里,桌子上放著一個扣著的東西。

     他們一進門,顧塵修就指著桌子上的盤子開了口:“小邪,這是給你準備的。”

     葉小邪一愣。

     他看向了那個餐盤,眼睛一亮:“其實,每一個對我好的葉爸爸,都是你嗎?”

     顧塵修沒說話。

     葉小邪就慢慢走向了那個盤子,伸出了手。

     顧塵修的眼睛盯著他。

     沒有人注意到,顧塵修的唇角微微勾起了起來,眼神也在瞬間發生了變化。

     盤子被葉小邪打開了……

     里面卻根本不是什么拉面,而是一份蛋炒飯!

     葉小邪笑了:“爸爸,原來你還記得我喜歡吃這個!”

     他拿起勺子,吃了兩口。

     顧塵修卻壓下了唇邊的邪獰笑意。

     與此同時,在他的腦海中,兩個人格出現了。

     葉真真:“……原來你早就知道了!”

     顧塵修冷笑:“不錯,你給我說那么多,我當然不可能信任你。如果我給小邪準備了你說的拉面,怕是現在已經暴露了什么了吧?但是你以為,這么多年來,我真的什么都沒干嗎?你每次去見這個孩子,我都知道!因為,關押著這個孩子的地方,我安裝了監控。”

     葉真真:!!

     顧塵修再次開了口:“而對蘇南卿的事情,我的確不太清楚,可似乎這也用不著了。”

     葉真真憤怒,狂暴:“無恥!顧塵修,無恥!這是我的小仆人!這是我的兒子!你無恥!”

     “葉真真,現在,無論是蘇南卿,還是葉小邪,都是我的了。”

     顧塵修笑了起來。

     他睜開了眼睛,看向了蘇南卿:“來吧。這是最后一次針灸了嗎?”

     “對。”

     蘇南卿緩緩走過來,拿起了銀針,她對顧塵修開了口:“這一次時間或許會長一些,你也會睡一覺,等到你醒過來,他就將永遠不會再出現了。”

     “好。”

     顧塵修溫和的笑著,躺在了針灸專用床上,他兩只手放在胸口處,想到葉真真即將消失,而他則會完全占據這具身體,成為一個好人……他笑了起來。

     這個笑容是如此的放松。

     然后他就感覺蘇南卿的手拿著一根根銀針扎在了他的頭上。

     耳邊是她低醇的聲音:“睡吧。”

     他開了口:“南卿,我有沒有給你說過,其實我也喜歡過你。”

     蘇南卿沉默不語,只是又炸了一根針。

     顧塵修開始昏昏欲睡。

     在睡過去之前,隱約間他聽到了腦海中葉真真的憤怒叫聲,他似乎馬上就要消散了:“無恥!無恥!”

     顧塵修唇角勾起:“葉真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