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反了天了……


    這一次她算計的十分精準,再次出現時已經在洞外,外面的傾盆大雨已經變成了蒙蒙細雨,空氣清新如酒,帶著草木清香,她貪婪地吸了一口清涼的空氣,轉身向山下跑去。

     為了更加鍛煉這具身體和她自己靈魂的契合度,她在山路上頻繁使用瞬移之術,越使越順溜,越使越得心應手,速度也越來越快……

     ……

     顧惜玖離開了,山洞中又恢復了曾經的幽靜。

     洞內藍光幽幽照在那玉雕像上,微微流轉,洞內的氣溫不知道何時降了下來,越來越低,越來越冷——

     約莫小半個時辰后,一直端坐在那里的玉雕像忽然喀地響了一聲,洞內幽幽藍光竟然亮了起來,一點點的藍光如同螢火蟲紛紛向玉雕像聚攏過來,圍著它團團打轉,不大的功夫形成一個幽藍光幢,將玉雕像整個籠罩在里面……

     又過片刻,團團熒光忽然四散而開,熒光中心的玉雕像卻站起來了——

     不,那根本不是玉雕像!而是一位活生生的人!一位風華絕代的男子。

     他垂眸站在那里,滿頭的白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黑,如一瀑墨練直垂而下,披散到他的足踝,微微擺蕩。

     他在胸前做了一個收功的手勢,四周的幽光終于又回歸石壁,他也睜開了眼睛……

     睫毛也已經變黑,一雙眸子黑如墨,明如星,流轉間似有無數流光飛墜。

     他剛剛睜開眼睛,眼光就迅速在洞內一轉,眸中有冷冽的光芒一閃,洞內情景一目了然,沒有其他人的氣息,整個洞中就他自己而已。

     那個趁他修煉玉像神功時在他身上亂摸一氣的人居然逃出去了!

     這個世上的人還沒有人敢近他一丈之內,沒想到今天居然有人敢肆無忌憚的摸他!還扒走了他的外袍,這還真是開天辟地第一次!反了天了……

     他修煉玉像功時整個人進入忘我的天人合一階段,關閉了五感,只保留了一個觸感來感應來自外界的危險。

     顧惜玖進來時他其實已經感應到了,只是正在練功的緊要時刻,不能中斷,又察覺到進來的人對他并沒有惡意,所以他也沒強行醒來,只是加速運功……

     卻沒想到那個人不但脫下了他的外袍,居然還來摸他!

     他關閉了視覺,嗅覺,聽覺,味覺,唯獨沒有關閉觸覺,所以能感應到一只小手在他身上摸來摸去——

     他這輩子還沒被人這么觸碰過,那種滋味簡直無法言說。

     偏偏那個時候他正是練功最至關緊要的關頭,絕對不能停,更容不得有人來打擾,顧惜玖那玩笑似的觸摸讓他險些走火入魔,化成真正玉像!

     此刻,洞內冷冷清清,那個膽敢輕薄他的人已經不見了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