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熊孩子——


    奇怪!他在進入此地練功時,分明在洞里洞外都設下了阻擋人出入的陣法,那個人到底是怎么進來怎么出去的?

     他雙手張開,雪白的衣袖無風自動,洞內所有雜物都輕飄飄飛起,在他眼前轉動飛舞。

     洞內其實極為干凈,雜物極少,在他眼前飛舞的只有幾縷布條。

     這還是顧惜玖辦事極為謹慎,她怕那窩贓的強盜回來發現她的行跡,所以把自己來時滾成破爛的床幔又順手帶走了。只在一些看不到的縫隙里殘留了幾縷細小的碎布條,被這男子用靈力給吸了出來。

     那男子目光在那幾縷布條上頓了片刻。

     這不像是衣服的布料,倒有些像專門做床幔銀蠶絲……

     難道那個人居然裹著一片床幔來的?

     他因為只保留了觸感,所以他沒看到那個人的容貌,也沒聽到那個人的聲音,甚至也沒聞到那個人的氣息,根本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不過他當時感應到那只摸索他的小手不大,掌心有些粗繭,應該是個常做粗活的孩子。

     他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俊臉一黑,他的身上只穿了一套內袍和褻褲……他自出道以來,還從來沒這么衣冠不整過!

     那個不知是哪個犄角旮旯跑出來的熊孩子——

     他抬手也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來一件外袍,隨意穿在身上。手在臉上一觸,臉上又多了一個亮光閃閃的鬼臉面具,將他面目遮擋。那鬼臉面具甚是猙獰,讓人看了第一眼就不敢看第二眼。

     一切弄停當,他身形一動,眨眼的功夫已經站在洞外,仰頭看了看天空,指尖一彈,一道淡白色光芒直升天空——

     片刻后,有四道身影自四個方向飛掠而至,俯首跪倒:“恭賀尊主出關!”

     那尊主瞧了他們片刻,似乎笑了,慢條斯理問了他們一句:“本尊閉關,這些日子你們幾個在哪里逍遙了?”

     他的聲音如春風化雨般溫和,那四個人身子卻齊齊一抖!一起跪倒:“屬下不敢!屬下等一直守候在寧武山外五十里處,沒敢松懈……”

     “哦……”那尊主彈了彈手指:“那可看到有什么高手進入此山?”

     “沒有。”

     他們對絕頂的高手有一種特殊的感應能力,只要有高手靠近此山,他們立即就能感應到并順利攔截,用各種法子將人引開。

     那尊主瞧著他們沒說話。

     這個時候原本是深秋,又是在深山之中,天氣早已寒涼,落葉遍地,而此時周圍的空氣卻暖洋洋起來,仿佛到了楊柳青青的春天。

     尊主怒了!

     那四人伏在地上抖的更厲害,因為他們的尊主與眾不同,別的絕世高手發怒能讓周圍的氣溫冷八度,而他們尊主卻能讓周圍暖八度的!他怒的越厲害,周圍越像春暖花開……

     這個世上能讓尊主發怒的事實在不多,那四人心驚之余又一頭霧水,其中一人福至心靈:“尊主,是不是……是不是有人闖進山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