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無論男女,殺無赦!


    他一句話尚沒落地,一縷布條就甩到他的臉上,尊主的聲音涼颼颼地響起::“給我滾去查查這布條來歷,一個時辰內查不出來,你就可以去死一死了!”

     。“是!”沐風不敢耽擱,跳起來拎著那縷布條一轉身如飛消失。

     尊主終于恢復正常了!其他三人暗中都松了一口氣。

     “沐雨,沐雷,沐電,你三個在方圓二十里內探查一個孩子的下落,年齡約莫在十歲左右,其身上有本尊的袍服。找到后就地格殺!”

     其他三人面面相覷了一下,眼睛里都閃過驚異。

     尊主一向極度愛潔,凡是他使用過的東西就算是毀掉也絕不會給別人,他的袍子怎么會在一個孩子身上?

     “尊主,那個孩子——是男是女?”沐雨大著膽子問了一句。

     那位尊主聲音寒涼:“無論男女,殺無赦!。”

     尊主的衣服落在人家手中了,而尊主居然還不知道人家是男是女——

     難道是偷盜去的?還有人能從尊主手里盜走東西?

     太——太逆天了!

     三個人心中的好奇心已經能害死貓,不過他們也不敢詢問,答應一聲,身形一閃,分頭搜尋去了。

     那位尊主站在夜色中,山風吹得他身上衣袍獵獵飛舞,似欲乘風而去。

     那個孩子離開這山洞不足半個時辰,又沒有靈力,肯定走不快,就算是普通的飛毛腿,也跑不出二十里路,沐雨他們的尋人本領無人能比,他們應該很快就能找出那個猥瑣孩子來——

     這世上沒有任何人見過他的本貌,見過他本貌只有死!

     那熊孩子不但見過他的本貌還摸了個徹底,就更該被踹進地獄了……

     ……

     被尊主封為猥瑣孩子的顧惜玖此刻不但跑出了二十里山路,還進了城。此刻正在已經打烊的成衣店轉悠。

     她的瞬移術不受空間墻壁之類的限制,所以成衣店厚實的磚墻,緊閉的大門也阻擋不了她的腳步。

     顧惜玖做事極為細致,她在下山的過程中已經考慮清楚,萬一那私藏玉像的高人發現衣服不見了,必然知道有人進來,說不定會四處搜查,那她再穿這身衣服就太顯眼,倒不如換身普通的保險些。

     這家店規模不小,各色衣服琳瑯滿目,顧惜玖隨意一找,就找到一身適合自己穿的,片刻的功夫穿戴完畢,這才瞬移出來,又瞬移出城,將那身拉風的白袍折疊了,綁在一塊大石頭上,拋下了護城河——

     她拍了拍手,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只可惜了這一身好衣袍……

     明日還有一場大戲要唱,她也該回去休息休息,養養精神了。

     ……

     夜已深,沐雷等人已經將周圍三十里的所有山路都搜索了一個遍,不要說穿著尊主衣袍的孩子,就算野兔子也沒找到兩只!

     他們又不知道那孩子的氣息,也無法放出獵犬來循著氣味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