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門也沒有!


    他心中一動,將匕首拔下,將信箋握在手中湊近燈光一看,一張臉黑沉下來——

     整封信看完,他猛然一掌拍碎了案幾:“來人!請宗人府扈大人,八王爺容徹入府一敘!”

     仆從們領命去請人了。

     顧惜玖躲在暗影處,眸中有暗芒閃過,唇角輕輕勾了一勾。

     容言,你敢算計本姑娘,就要承擔應得的后果!

     想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門也沒有!

     該做的事已經做的差不多,接下來她只要等待一個結果就成了。

     顧惜玖仰頭看了一眼頭頂那彎勾月,時候不早,她也該回去了,身邢一轉,瀟灑消失。

     這皇叔府雖然守衛森嚴,但顧惜玖擁有一身瞬移功夫,再加上她極為擅長夜行之道,所以她能在這皇叔府來去自如,沒有任何人發現她。

     因為那一場搜查風波,顧謝天畢竟對顧惜玖有愧,基于補償心理,他答應了顧惜玖所提出的所有要求。

     譬如給她一棟幽靜的不被人打擾的華宅,給她四名侍女,四名做粗活的仆婦。顧惜玖終于過上千金小姐的生活。

     冷香玉把持將軍府中的事務已久,派來的八個人中自然有冷香玉的眼線,負責盯著顧惜玖的一舉一動。

     顧惜玖當然明白這一點,而且她也清楚知道這眼線就在四名貼身侍候她的侍女之中,而且肯定不止一個。

     她是殺手,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查找內奸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她不過略使小計就讓其中一位眼線侍女露出了馬腳,在那侍女向外傳遞消息時當場抓了個現行。

     顧惜玖也不客氣,當眾命人將那侍女打了個半死,不顧那侍女哭求,找來人牙子將那侍女賣掉。

     因為顧惜玖證據確鑿,又將此事告到了顧謝天那里,就連冷香玉也不能阻攔她,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侍女被人抬走。

     顧惜玖這一出殺雞駭猴的戲效果很不錯,成功震住了其他侍女,仆婦。

     她們原本還有些不服顧惜玖,經過這一次之后,終于知道這位平時懦弱的顧六小姐原來并不好惹——

     而到了關鍵時候,冷香玉也保不了她們……

     要想徹底收服這些人為自己所用,只靠殺威棒是不夠的。

     所以顧惜玖專門將剩余的七個人叫到一起開了一個小會,定出了鮮明的賞罰規則。

     并隱隱暗指那眼線侍女只所以被發現是因為有人向她暗中報告,她會重賞那位忠心之人……

     再然后她就將這七個人分別叫進屋內,有時是詢問一些事情,有時只是關她們片刻就放出去——

     這樣以來,這些人誰也不知道哪個才是被重賞之人,不由人人自危,一舉一動都十分小心謹慎。

     顧惜玖真的賞罰很分明,誰如果真心為她做事,她立即當著所有人的面重賞。

     其實這里面冷香玉的眼線不止那一位,但經過這一系列的事之后,其他眼線也終于認清了誰才是她們該效忠的主子,鼓足勇氣向顧惜玖說了冷香玉派她們前來的使命,并向顧惜玖表了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