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收服鬼王


    空中高高飄浮著一面血色的幡旗,大量的鬼氣源源不斷的從里面溢出,凄厲的鬼叫傳來,似是萬鬼齊鳴,有什么破幡而出,原本浩月當空,此時已烏云滿布,陰風四起。

     四周的鬼氣濃郁的看不清,一個巨大猙獰的黑影出現在前方,看不清具體樣子,周身圍繞著全是濃郁到快要化成實質的鬼氣。

     羿清心下一緊,早看出噬魂幡有生出鬼王的趨勢,所以他才急著送上玄天宗,沒想到偏偏是在這個時候。想必是剛剛魔修放出的陰氣,加速了它的成長。

     鬼王只有養幡人可以驅使,那魔修就是被反噬而死的。也就是說,這是一只無主,只知道殺戮的鬼王!

     “鬼王出世,離開這!”羿清轉身高聲提醒,鬼王就算元嬰都無法消滅,何況是他們。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對方已經完全凝結成了實體,下一刻一聲鬼叫破空而來,那聲音尖稅刺耳,分不清是男是女,明明只有一聲,卻仿佛萬鬼齊嗚,直接在腦海中炸開一樣。四周更是帶起一陣陰風,掃蕩方圓方里,連著地面都是一陣晃動。

     羿清只覺得氣血翻涌,腳下一沉,張嘴就吐出一口血,連著金丹都隱隱有炸裂的趨勢。而那邊的姓陸的修士,已經直接被叫聲中的氣息震得趴在了地上。

     羿清拼命調動靈氣抵御,剛布下防御的結界。又是一道鬼叫響起,他再次吐出一口血,跪了下去,結界傾刻碎裂,全身沉如千斤,鬼王的威壓之下,再不能動彈。

     怎么辦,鬼王面前,化神以下完全沒有回手之力,下一次攻擊怕就……

     對方已經張口了血盆大口,眼看著下一波叫聲就要響起。羿清一咬牙,握緊手中的劍,如今只能拼了。

     突然……

     “吵死了!”

     一道熟悉的女聲,先一步響起,帶著滿腔暴走般的憤怒。瞬間就把鬼王到口的吼聲給壓了回去。

     全場頓時一靜。

     這聲音……師父!

     (⊙_⊙)

     只見一直低著頭打呼的某人,已經抬頭瞪向前方那個巨大的鬼影,正一字一句中氣十足的大聲道,“閉、嘴!”

     鬼王都頓了一下,半會似被惹惱了,于是一聲更大的吼聲發出,同時四道黑色的似是利爪一樣的東西,從黑影直射而出無限伸長,速度極快,電光一樣直射向場中唯一一個站立的人。

     羿清一急,想要過去卻動彈不得,“師父,小……”

     他提醒的話還沒說完,卻看到沈螢輕輕抬手一抓,那來勢洶洶的鬼爪瞬間就停在了她的胸前。

     抓……抓住了?!

     (⊙ o ⊙)

     鬼王再次吼了一聲,整個身影都有些急躁的動了動,似是想把爪子抽出來,努力了半天,對方抓爪的手,卻紋絲不動。

     沈螢抬頭直直的看向那團高大的鬼影,眼睛輕輕的瞇起,似是有什么恐怖的東西,正從身上源源不斷的散發出來。

     殺氣!好濃厚的殺氣!羿清忍不住抖了一下,為啥他突然覺得師父的樣子……有點可怕?!

     嗷……

     鬼王躁動得更加厲害,再次急吼了一聲。

     沈螢眼神卻瞇得更細,空氣中隱隱有什么崩斷的聲音傳來,只見她一字一句的開口,“吼什么吼,知不知道,有、人、在、睡、覺!”

     她抓爪的手突然一揚,那巨大的如山岳一般的鬼影,頓時被舉得離地十幾丈,緊接著她直接往下一摔,大地一陣震顫,嘭的一聲砸到了地上。然后再次舉起砸下,舉起砸下,舉起砸下……

     一時間,整個林內都是地震一般嘭嘭嘭的砸地聲,和她那一句句憤怒質問,“知道不知道在睡覺,知道不知道,知道不知道……”

     羿清:“……”

     陸某:“……”

     Σ(°△°|||)︴

     陸修士猛的一顫,好……好可怕!居然可以把鬼王當錘子輪。這樣的人真的只是修士嗎?

     羿清都懵了,突然明白修房子那天,兔王緊張兮兮拉著他說的那句話了,“千千萬別吵她睡覺!不然后果很嚴重。”現在他知道了,嗯……真的很嚴重。

     原本他還有以為,兔妖們所說的,師父一人滅了九大妖王的事,其中定有別的原故。加上原本拜師,也并不是因為對方修為高而已,所以也一直沒問師父修為到底什么境界。但沒想到,師父竟然……竟然真的如此厲害!

     不愧是他的師父,他果然拜對了師門!

     o(≧v≦)o~~

     “羿道君,你這師……”暗挫挫挪到了羿清旁邊的陸修士,剛想開口問問,卻發現對方正雙眼放光看著前面的人。咦?你這是興奮慶幸加崇拜,似乎控制不住想滿世界得瑟的眼神是腫么回事?他到底找了兩個什么護衛啊喂!

     沈螢這場單方面的摔打砸,足足進行了半個小時,強大的鬼王完全無法反抗,原本的聲音攻勢也從一開始的:嗷嗷嗷……到吼吼吼……到喵喵喵……最后只剩嚶嚶嚶了……

     ╮(╯▽╰)╭

     每砸一下,鬼王身上的鬼氣就散去一分,身形也薄一厘。原本山高一樣的鬼影,此時已經小了三分之一了。之前還震耳欲聾的鬼叫,現在只余氣音了。

     “那個,道……”連陸姓修士都有些不忍的開口求情。

     “干哈!”沈螢猛的轉頭過來,殺氣(起床氣)四溢ing……

     “沒……沒事,您繼續!”他默默的把話又吞了回去,嗯,他啥都沒看見。

     沈螢這才回過頭,繼續打砸摔!一下比一下響。

     沒由來的,羿清突然想起,自己被芮糜算計的那晚,師父好像也是這么出招的。區別只是一個是左右摔,一個是上下砸而已。師父不會……只會這一招吧?

     不不不,羿清立馬甩開了這個可笑想法,師父這么強大,怎么可能只會這種小孩打架的招式,不可能的?!

     一個小時后……

     鬼王已經徹底叫不出聲,沈螢才終于停下了這場單方面的毆打,因為……她又睡著了。

     -_-|||

     見對方確實不動了,已經小了一半大小的鬼王,瞬間化作一股黑氣鉆回了噬魂幡里,還掩飾性的挪了挪,上面那個已經破碎得只留下幾個符文的封印陣,似是拼命想把自己藏到那個符文后面。整個幡旗,瑟瑟發抖!

     羿清:“……”

     陸某:“……”

     ————————

     沈螢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她習慣性的伸了個懶腰,一張眼就看到兩雙,直勾勾看著她的眼睛,區別只在于,一雙熱情,一雙……害怕?

     “呃,早上好!”她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打了個招呼。

     “師父早。”半會羿清才回了一句,有些猶豫的掃了她一眼,“您……醒了?”

     “嗯。”沈螢點了點頭,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隨口問道,“對了,我昨晚到底怎么睡著的?怎么一覺醒來,腰酸背疼像打了場架一樣。”

     兩人:“……”可不就打了一架嗎?

     “師父您……忘了?”羿清試探的問。

     “你們這樣看著我干嘛?怎么了?”沈螢皺了皺眉,這一起便秘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昨晚發生什么事了嗎?”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異口同聲且斬釘截鐵的回答。

     “沒有!”

     “沒有!”

     “哦。”沈螢也沒在意,晃了晃特別酸痛的左手,卻發現四周的竹林已經倒了大半,光禿禿的枝干,連葉子都見不到幾片。昨天刮大風了嗎?吹得這么厲害。她往前走了兩步,卻看到前方有一個碩大的坑,像是被什么砸出來一樣。嗯……這的風景真有意思!

     “對了,那個誰……你家還有多遠?”她回頭看向姓陸的修士。

     陸修士一抖,條件反射的往羿清背后躲了躲,“不……不遠,前面就出竹林了,不用一刻鐘便到。”

     “好!”她轉看向羿清,“廚……徒……呃,你叫什么清來著?”

     “師父,在下羿清。”

     “哦,羿清啊。我們趕緊上路,送他回去吧。”

     “是!師父。”

     羿清立馬跟了上去,順手揀起地上一個鈴鐺遞給陸修士。

     “那個……清啊,送完他,我們的路費就夠了吧?”

     “是的師父。”

     “你說那個啥宗,好客嗎?”

     “師父是玄天宗,他們是修仙大派,門下弟子眾多。至于好不好客,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覺得……他們會留我們吃飯嗎?”

     “啊?啊!”

     “我好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