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殺氣驚意


    戚橙雨用獸丹整整調息了一晚上,才讓經脈修復了一二成。當初為了躲避玄天宗的追蹤,她才特意往靈氣稀薄的地方走,卻也導致她的傷好得太慢,但好在不會繼續惡化下去。興許晚上她就可以回到冥陰山,唯一讓她有些憂心的是……

     沈螢怎么辦?

     以她這不識路樣子,要回了冥陰山,她一個人在這里,不會被餓死吧?

     她這到底是給自己綁了個人質,還是個包袱啊!

     “我說沈螢……”她剛想開口,突然耳邊傳來一道急促的風聲,心下一緊,轉手抓住人往后疾退到了十丈開外。下一刻一把陰氣四溢利劍就插在了之前站立的地方。

     “什么人,出來!”她轉頭看向右側的樹叢間。

     不到半會兩個黑影緩緩從里面走了出來,皆是一身灰袍,走在前面一個人呵呵一笑,露出半張瘦得皮包骨般的臉,“呵,原來是無常魔尊在此,畢浩打擾了。”

     “畢浩?你就是血魔禹琰的護法!”戚橙雨神情一緊,越加警惕的看著這兩個來者不善的人。

     “原來魔尊認識在下。”那人呵呵一笑,“不錯,禹琰魔尊就是我等的主人。”

     “禹琰的人,找我何事?”

     “聽聞無常魔尊容顏絕世,當初修仙之時就是三宗六派第一美人,人稱雨仙子。我等二人一直仰慕您的風采,如今路經此地,所以特意前來拜見。”

     “哼,別跟我來這套,說出你們的目的!”

     “魔尊誤會在下了……”畢浩笑得越加的陰寒,剛想解釋,身邊另一人卻忍不住打斷。

     “師兄,別跟她廢話了。瞧她這貌樣明顯就是受了重傷,就算我們想怎么樣,她又能耐我們何?”那人直直的看向戚橙雨,眼神卻越來越火熱,仿佛要將人吞吃進去一般,“聽說她可是難得一見的純陰之體。與其雙修,能讓修為大漲。以前她是元嬰魔尊,我們動不了,現在她重傷在身,你還磨嘰什么?還不趕緊采補了她!”

     “任翼師弟,如此美人,你怎么就不懂得憐香惜玉點呢?”

     “哼!你到底上不上,你不上,我可就先采了。這可是元嬰,采了她,我也可以結嬰了。”說完,還咽了口口水。

     “無恥!”戚橙雨氣得咬牙,直接想催動靈氣結印,卻不想心口一陣刺痛,如萬劍入心,全身頓時動彈不得,“灼心陣,你們……”

     “呵呵呵……想與魔尊春風一度,我等又怎會不事先做點準備。”他早在出來的那一刻就已經布下陣法。

     畢浩快步朝這邊走了過來,眼神肆無忌憚的掃過她的身體,里面的貪婪與欲望快要溢出來,“無常魔尊放心,畢浩可不似那些仙修,沒有什么采補完,還將人送與他人玩弄的習慣。從今日起你只需服待我兄弟二人就可以了。”說著,伸手就朝著她胸口伸了過去。

     戚橙雨恨得眼神充血,眼前閃過一幕幕熟悉的畫面,那些原本以為擺脫的惡夢,再一次被喚醒,噬骨飲血般一遍遍在眼前播放著,原來就算是入魔,也還是逃不開。

     她眼睛滿是絕望,眼看著那只手越來越近,突然另一只手猛的抓住了那只爪子,一道清冷無波的聲音頓時響起。

     “咸豬手是會被跺掉的!”

     “……”畢浩一驚,他居然沒有發現,魔尊旁邊還有一人。細一看卻發現對方只是毫無靈氣的凡人,頓時松了口氣。想要收回手,卻發現抽……不回來!

     (⊙_⊙)

     “還有一個女的!”到是身后的任翼上前上步,那淫穢眼神頓時移到了沈螢身上,“哈哈哈哈……太好了,師兄這人就歸我了!”

     沈螢!

     戚橙雨一急,大聲喊道,“別碰她!”居然忘了她還在!原本還想護著這個小姑娘,卻沒想到她到是受了自己的連累。自己怎么樣都無所謂,但沈螢……還是個清白姑娘,絕對不能讓她經歷那些惡心的事。“她只是個凡人,跟我沒有任何關系。你們要是敢動她一下,來日本尊修為恢復之日,定將你們噬骨練魂!”

     “哼,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想救人。”任翼根本不把她的威脅放在心上,“凡人確實不能采補,不如就做成傀儡吧!”

     說完,他直接喚出武器,似是想結印做法,畢浩卻突然大聲阻止,“住手!”

     “師兄?”任翼一愣。

     “無常魔尊今日之事是我等冒犯,還忘魔尊大人不計小人過。”畢浩突然帶些恭敬的開口,眼里早沒了剛剛的得意,反而……染上了恐懼?

     “師兄!”任翼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突然改變主意的人。

     “閉嘴!”畢浩回頭瞪了對方一眼,阻止他到口的話,更加恭敬的朝著戚橙雨道,“改日畢浩必會親上冥陰山向尊上負荊請罪。”說完他直接單手結印解開了地上的陣法,并掏出一瓶丹藥遞給她,“尊上受傷不輕,我等同為魔修該當同氣連枝,這有一瓶五品回春丹,就當是請罪。”

     “你瘋了?!”任翼更加驚訝了,卻再次被對方眼神制止。

     “你又想干什么?”戚橙雨看著他手上的丹藥。

     “只是想與無常魔尊結個善緣而已。”他呵呵一笑,似是怕懷疑,還自己吃了一顆,“聽聞尊上一直在找太虛派甘子睿的消息,我偶然聽聞,此人其實一直躲在太虛派的悟劍峰上。”

     “你說的是真的?!”戚橙雨一驚,眼睛頓時染紅,殺氣滿溢。

     “不敢欺瞞尊上。”

     戚橙雨咬了咬牙,似是想起了什么,眼中燃起瘋狂的恨意,她找了這么久,原來……原來是躲在了那里。

     “二位若是沒什么事……”畢浩抬頭看了一眼,試探性的道,“我等二人,可否先行告退?”

     戚橙雨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壓下心底的狂躁。轉手接過對方手里的丹藥,沉聲道,“滾!”

     話落,畢浩手上一松,頓時一喜,“畢浩告退!”說完拉住一邊滿腹怨言的任翼,快步飛身而去,瞬間就沒了蹤影,仿佛背后有惡鬼追趕般。

     “師兄,你到底什么意思?”剛飛出百里距離,任翼再也忍不住甩開了對方,“這么好的機會,你居然就這么放走了。以我們的姿質,錯過了這次,或許再沒結嬰的機會!”

     畢浩一停,卻突然抱著右手跪了下去,張口噴出大口的血,噴了滿地,整個右手正以詭異的角度垂在地上。

     “師兄!”任翼一驚,連忙扣住他另一只手的脈,一探之下眼睛猛的暴睜,“師兄……你的金丹!!怎么會?你何時受的重傷?”

     “若是再留一刻,恐怕不止是金丹碎裂,我倆都要死在那里!”

     “這怎么可能……”任翼滿臉的驚駭,“莫非……戚橙雨是裝的,她根本沒受傷?”

     “不是她,是另一個!”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渾身突然一抖。

     “另一個?你是說……”

     “嗯。”

     他一個五行廢靈根,能平平安安到金丹大圓滿,并在這么多魔頭中保持一席之地,靠的就是他那超人的敏銳,總是能第一時間感覺到危險的來臨。而就在剛剛戚橙雨旁邊女子抓住他的瞬間。他感覺到了從未見過的恐怖殺氣,那樣鋪天蓋地,密不透風。一瞬間他只覺得整個腦海里只余下了一個字——死!

     就自己連金丹什么時候被震碎的,都沒察覺。那個人……太可怕了!

     “可……那不是一個凡人嗎?”明明沒有靈氣。

     “我也不清楚。”畢浩緊了緊現在還在顫抖著的手,“不過那人一定不簡單。記住,若是以后再遇到此人,躲得越遠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