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我去找我小師弟


    每個地區,都有別人家的單位,越是小地方,這種情況越是明顯,當然了,首都魔都大漁村這一類的地方,讓人羨慕倒不是單位,而是收租婆或者收租的拖鞋大爺。

     茶素的房價還沒到讓人羨慕的地步,2013年的時候,除了茶素醫院周邊的房價上了四千多以外,其他地方的房子還不是太值錢,就連政府周邊的房價也不高,張凡腐敗路上別墅,好是好,不過這玩意不能買賣。

     而茶素醫院,就是茶素地區,甚至是整個邊疆地區讓人羨慕的單位。

     每當有人拿著話題問張凡的時候,張凡一般都是笑一笑,實在被問著急了,就會說,不是我們醫院厲害,是邊疆地區其他企業不努力,玩煙草玩到倒閉,玩釀酒只能在自己家自斟自飲。

     其實,邊疆有好些個企業盈利比茶素醫院強,可他們沒茶素醫院這么有底氣。比如礦業石油之類的,他們真不敢想茶素醫院這么發福利。

     13年的年底,張凡因為最近受了點刺激,所以在福利上沒把關。老陳腦袋禿了好幾成才擬定好了福利。

     這玩意看著是權利,其實挺費神的。首先不能超過往年張凡的水平,這玩意就如同和領導進飯館吃飯一樣,領導說一人一個菜,人家點了一個三十的紅燒肉,下屬再嘴饞,也不能點個31的排骨。這玩意說起來是什么歷史垃圾,可你不遵守試試。

     不能超過領導,但也不能讓群眾不滿意。去年的時候,張凡因為去了一趟斯坦,大發橫財。醫院的福利直接讓滿茶素人民憤憤不平。

     海鮮,空運的海鮮,一人一百斤,當福利發下來的時候,感覺整個城市都是冒著酸氣的,各個出租車司機一邊搶著到茶素醫院拉人,一邊拉完人不停的罵娘。

     “最新款的缺了口的果子手機,一人一部,沒顏色可挑,分給誰是啥就是啥!普通科室每人三千元的勞務津貼,評上優秀科室的每個科室沒人多發一個月的工資,今年就不發其他東西了,你們一點都不省心,發點年終獎勵,恨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樣不好。”

     老陳一邊給按照科室發東西,一邊碎碎叨叨的囑咐。

     茶素國際醫科大的后勤主任也來領年終獎了,他聽說過茶素醫院的福利好。可沒想到這么好。他算是新人,來了以后很客氣,人家發什么就拿什么。

     可沒想到,一群護士長們不樂意了。

     各個科室的護士長湊在老陳辦公室里,嘰嘰喳喳的。本來大家挺高興,今年終于不發貨物而發錢了,可當聽說評選上多發一個月工資,這就弄的大家一下有點酸澀了。

     茶素醫院的工資,基本工資差不多三四萬塊錢。

     “去年大家都一視同仁的,今年為啥就區別對待了啊。”資格老一點有編制的護士長,不樂意的和老陳抬杠。

     年輕一點的沒有編制的護士長,雖然也不滿意,但不敢和老陳這么光明正大的頂牛,而是站在一群老護士后面不言不語的加油。

     國際醫科大的后勤主任都看傻了,茶素醫院的這群娘子軍太虎了吧,人家可是進班子的副院長啊。

     老陳翻了翻眼仁,“不高興啊?不高興你們就努力讓科室選上啊,這個是領導集體通過的,楊秀梅我給你說,你少在這里不講道理,以后啊,這會成為常規,科室醫生拿提成收紅包,直接一票否決優秀科室的資格。”

     呼吸科的護士長楊秀梅資格比較老,而且人家在內科護理方面也比較優秀,可今年眼看著到年底了,科室從上到下讓張凡給批了一遍,以前年年的年終優秀獎什么時候缺過呼吸科啊。

     “這是醫生們的事情,和我們護士有什么關系。”

     “你這個思想要不得,科室是整體,同事既家人,你連這個覺悟都沒有,還好意思說是茶素十大護士長呢。”

     楊秀梅論嘴上的功夫,真不是老陳的對手,幾句話說的楊秀梅都快急眼了,錢拿不到不說,還在這么多人面前丟人。

     關系好的護士長們拉著楊秀梅,楊秀梅氣鼓鼓的拿著東西走了。

     這一天,茶素醫院的各個科室里,罕見的是護士長當家而不是主任當家。

     平日里,護士長和主任的關系很明確,主任老大,護士長老二。可今天倒好,幾乎所有的科室,都是護士長老大,主任老二。

     “你們一年到頭拿提成,或許比一個月工資多,但劃得來嗎?現在優秀科室優先進修,優先審批科研經費。你拿一點提成,讓領導抓住挨批評不說,還會被一票否決。科室是大家的,不是某一個人的,也不是我護士長的。

     我和主任也商量了,從14年開始,誰因為提成砸了我們科室的優秀獎,我們直接讓他離開科室,不管你有多優秀。我們護理部和藥學部已經決定聯合監督了!”

     而往日里,被邊緣化的科室,沒什么藥物的科室,當年終獎發下來的時候整個科室從上到下,胸膛都挺的比平時高了三分。

     比如傳染科、病理科、核醫學、檢驗科、精神病科、甚至連茶素醫院的保衛科都被選入優秀科室了。

     就是因為人家沒拿回扣。

     特別是傳染科,老黃看到護士長帶來的年終獎,激動都快流淚了,“我說什么來著,我說什么來著,人在做天在看啊!大家繼續努力,爭取14年仍舊多拿一個月的工資!”

     本來張凡沒想著這個措施有什么效果,沒想到竟然形成了一波監督潮,辦公室里,張凡聽著王紅的匯報,都有點驚喜了。

     “這難道就是發動群眾?”

     不提張凡這邊,醫科大都轟動了。

     因為年終獎到手后,直接讓本來不太愿意離開首府的老師,直接認投了。

     “鳥市也不是什么大城市,一到冬天,污染重的如同天空上有個硫磺蓋子,茶素多好,茶素的天藍的讓人心情都好了幾分。”

     “你是見錢眼開吧!”

     “你不喜歡?不喜歡,有本事把爛果子手機給我?”

     年輕老師一邊搗鼓著新手機,一邊心情愉悅的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我媳婦吵吵了好久了,一直想要個這樣的手機,當初一個月的工資啊,舍不得啊,沒想到,來茶素竟然當福利給發了。哎幼!”

     “你這算什么,知道微生物和生化組嗎?就是因為人家今年的考試,學生們成績突出,直接是優秀科室,多發一個月工資,小五萬塊錢啊,湊吧湊吧,一輛車出來了。我算是明白了,茶素這邊不差錢,只要你努力。哎,老王你去干嘛啊?”

     “有幾個學生今年沒回家,我去跟進一下,這幾個都是好苗子,我覺得我的細胞生物學明年怎么也能出來個前十強。”

     “等等,尼瑪,我也去。”

     茶素醫院是高興了,不過茶素地區這幾天是真鬧心。

     “我們怎么能和他們比啊,人家又沒有走財政,人家的收入也不是看病賺的錢,我們今年還是發粉條,給同志們說一說,粉條廠效益不好,我們總不能看著人家倒閉吧?”

     茶素政府里,這幾天除了領導,都不高興。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以前政府的人,總覺的在茶素算是高人一等的,不管天上下不下刀子,反正工資月月按時到手,而且還有人求著幫忙辦事。

     可現在不一樣了,自從茶素醫院進入張凡時代后,醫院的福利好的讓人發指。

     特別是鳥市和茶素市設立在茶素醫院的綜合辦公室,雖然工資沒有和人家茶素醫院看齊,可年終基本獎還是有的,一人一部手機,讓茶素政府的普通科員羨慕的口水都止不住了。

     茶素老大也無奈,更不敢給張凡表示不高興,深怕黑買買江翻狗臉。

     實驗樓里,趙燕芳這幾天有點難受。拿著滴管,剛吸了一點定型液,就想嘔吐。

     “趙主任,不行你去看看吧!”實驗室的同事看著趙燕芳有點慘白的臉,關心的說了一句。

     趙燕芳點了點頭,收拾了一下,就出了實驗樓,一邊走,一邊給路寧打電話。

     “你在哪呢,現在怎么辦?你爽了,老娘現在麻煩了!”

     路寧被趙燕芳罵的一愣一愣的,這又怎么了。“我怎么爽了,我現在都害怕,甚至都偷吃止吐藥了!”不過這話路寧沒敢說。

     “我現在去婦產科!”

     這話一說,路寧忽然明白了,掛了電話從肝膽中心就朝著婦產跑。

     婦產科里,趙燕芳悄悄的拉著呂淑顏,“我可能有了?”

     “額!這個……”呂淑顏都不知道該說什么。

     說恭喜吧,趙燕芳目前還單身。

     說不恭喜吧,趙燕芳都三十多了,也真的是喜事。

     趙燕芳也在糾結,到底要還是不要。

     稍微一檢查,真有了!

     路寧趕到的時候,看著檢查結果,瞬間變成里小路子,兩個手圍成圈的護著趙燕芳。

     “怎么辦?都怪你,你說怎么辦?”

     趙教頭平日里的英姿颯爽不見了,現在都快哭了。

     “結婚,馬上結婚。”

     “什么都沒準備,怎么結婚啊,連個酒店都沒預定,現在去找個酒店都找不到!”趙燕芳說埋怨不算埋怨的,身為女人誰不想有個風光的婚禮啊。

     “我現在送你回家,我馬上去找我師弟!你放心,什么事情都會搞定的!”路寧一臉紅光的給趙教頭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