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活該


    消息不難打聽。

     很快,董嬤嬤就弄明白了。

     下午時候,殿下被皇上召到御書房,而后,由徐公公陪著,一道去探望順妃娘娘。

     經過御花園時,剛好遇著從淑妃娘娘那兒離開的秦大姑娘。

     兩廂打了照面,就各走各的。

     沒有爭吵,也沒有矛盾,甚至都沒有多少時間。

     在董嬤嬤看來,這就是巧了,換個其他人,根本不值一提,但是……

     偏就是秦大姑娘。

     當然,話說回來,秦大姑娘也沒有做錯什么事,或者說,壓根就沒有做什么,哪里能講對錯?

     但這事兒,落在自家皇子妃心里,八成就要生出旁的想法了。

     孕婦本身就容易想些七七八八的,皇子妃又先入為主地認為殿下反常、一定發生了什么,那么……

     董嬤嬤在心里翻來覆去,琢磨了好一會兒,下定了決心。

     “奴婢問了,就是從御書房出來,與徐公公一塊去見了娘娘,從冷宮離開就回來了,”董嬤嬤垂著眼,道,“沒了。”

     晉舒兒的眉頭緊緊蹙著,對董嬤嬤的答案并不滿意。

     “真沒有,”董嬤嬤柔聲勸解道,“依奴婢看,殿下反常,也是擔心順妃娘娘。當兒子的,肯定會心疼母親,等您肚子里的小殿下出生了,長大了,以后也一定很心疼您……”

     為人子女,都是如此。

     董嬤嬤想這么說,倏地想到晉舒兒先前那種種糟心行徑,又把話咽了下去。

     畢竟,晉舒兒若真的能心疼寡母一些,又怎么會……

     晉舒兒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肚子。

     董嬤嬤趕緊又道:“后日就是老夫人的壽辰,您不是打算回去祝賀嗎?您養好身體,精神好些,老夫人看著也高興。”

     晉舒兒撇了撇嘴。

     祖母會高興?祖母看著她就不高興了。

     不過,賀壽還是要去的。

     祖母、母親不重視她,她偏要去!

     夜幕漸漸沉了下來。

     淑妃歪在榻子上看書,得知皇上要過來,她趿著鞋子起身,取了符紙出來。

     明黃色的、薄薄的一張,細細一聞,還帶著墨香。

     淑妃前后翻看了會兒。

     怎么說呢,比樹皮總歸是香了不少。

     取茶盞、點火、燒干凈了倒水,隨便攪了攪,淑妃一仰頭就倒入了口中,就當吃藥吧。

     而后,她分了四分之一個藥丸出來。

     藥丸很細膩,用手指就能抿化了,打開皇太后賜的香料盒子里,放在角落,與部分香料拌一拌,融為一體、渾然天成。

     淑妃把盒子放在了香爐旁。

     時至近三更,皇上要歇息時,淑妃當著他的面,往香爐里添上。

     “臣妾聞著挺喜歡的,”她柔聲道,“娘娘賞了臣妾好東西呢。”

     皇上呵的笑了聲,沒有阻止她。

     晚上過來時,他就留意了下香爐。

     香爐點著,冒著細細白煙,味道與他中午聞的一致。

     他沒有讓滅,用了晚膳,下了會棋,那股白煙至始至終都裊裊著,而他沒有絲毫困意。

     可見,這種香,并無助眠的功效,僅僅就如淑妃所說,是皇太后給她寧神靜氣用的。

     皇上慢悠悠走到淑妃邊上。

     淑妃打開香爐蓋子,皇上順著一看,里頭香料燒得差不多了。

     是該添些,不然半夜就滅了。

     淑妃只當不知道皇上在觀察什么,把混了藥丸粉末的香料添進去,又蓋好蓋子。

     因著新添了,白煙比先前一下子重了些,皇上深吸了一口氣,確定與先前聞到的并無不同,心徹底落了地。

     “這種事兒,”皇上攬著淑妃的肩膀,道,“叫底下人來做,當心燙著手。”

     淑妃抬起頭,漂亮的眸子沖皇上莞爾一笑:“小事而已,叫他們進來做什么?”

     皇上跟著笑了笑。

     夜更沉了。

     淑妃側躺在床上,面無表情地看著入睡了的皇上。

     不得不說,秦鸞給的藥丸,很是實用,本身無色無味,添在香料里,根本就問不出區別來。

     至于效果,淑妃只看皇上那睡夢中皺成溝壑的眉頭,就知道了。

     不清楚皇上具體夢見了什么,但顯然,不是什么好夢。

     皇上睡得很不安穩。

     皺眉、輾轉、蹬腿,不多時,額頭上就泌出了一層汗水。

     淑妃干脆坐起身來,支著腮幫子看,等著皇上夢中失言。

     這一等,就是半個多時辰,饒是淑妃盡量打起精神來,也難免哈欠連天。

     她是真的困了。

     符紙化水喝下去,能讓她不被那燃燒的藥丸干擾,但她是個作息正常的人,大半夜她需要呼呼大睡。

     熬夜等著,對她來說,真不容易。

     淑妃暗暗嘆了一口氣。

     這一點,就是她們中年婦人與秦鸞那樣的小姑娘的不同了。

     小姑娘精力旺,一整晚不睡都能生龍活虎,不似她,熬一熬,明天皮膚都得差不少。

     誰讓她,已經走完了小姑娘的年紀了呢?

     是了,她在小姑娘的時候,徹夜不好好歇覺,又在做什么?

     淑妃胡亂想著,逼自己清醒些,忽然間,身邊的皇上發出了一聲驚呼,她被嚇了一跳,霎時間清醒許多。

     “朕要讓你們死在關外!”

     淑妃抿了下唇。

     “你們”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皇上果然是被那場大捷氣得夠嗆。

     明明是大周的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捷,只因立了戰功的先太子的遺腹子,身為大周的皇帝,就不能為此振奮與喜悅,反而只能不安、動搖,偏又無處去說,只能埋在心里……

     想想,也是慘。

     淑妃勾了勾唇,暗暗罵了句“活該”。

     誰讓這皇位,來得這么心虛呢?

     明明已經坐了二十年都多了,卻是越坐越涼、越坐越扎。

     遲早啊,把這屁股腚扎得都是血珠子。

     淑妃還想再聽更多的,噩夢中的皇上,翻來覆去就是這么一句話,再無其他。

     而后,漸漸的,他的呼吸平緩了許多,人也放松了下來。

     淑妃看在眼中,就知藥效差不多過去了。

     一個時辰,還是不夠用。

     但是,過猶不及。

     藥丸還剩三次的量,她可以繼續尋找機會。

     正好,她也困了,這下能睡了。

     皇上醒來時,有些迷糊。

     似乎是該起身的時候了,他中途好像都沒有醒過,一直睡到了現在。

     昨夜,起初似乎是夢到了些什么,但他記不清楚了,而后半夜,睡得很踏實。

     深吸了一口氣。

     他覺得很好。

     淑妃睜開眼,沖皇上笑了笑。

     她也覺得很好。

     沒把羊一下子薅禿了,很好。

     ------題外話------

     我之前那把鍵盤,用了七年多吧,也就是正常損耗,不太行了。

     于是去年雙十一換了把新鍵盤。

     算算才半年,它就粘連了,就是連擊了,真的難受。

     今天問了客服,他讓我調回出廠設置,然后感覺好了一點,但還是有幾個鍵很粘,“BNM,.”,五個排排站,全粘,也不知道是啥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