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打賭


    莜小染見母親堅持要讓林天佑試試看,便不再說話,而是氣鼓鼓的拿眼睛狠狠瞪他。

     而林天佑望著莜小染那被氣的紅撲撲的雙腮,卻是在心里大呼可愛。

     “小姐姐,要不這樣吧,咱們打個賭,如果今天我幫你們將那只鬼捉住了,你就必須跟我做朋友,還要把名字、生日以及星座都告訴我。”

     當然了,如果能告訴三圍,那就更好了,但林天佑見莜小染的母親站在邊上,不好意思說出口。

     此言一出,母女倆都愣了一下,尤其是站在邊上的那個男青年,更是拿懷疑的目光看著林天佑。

     他感覺這個年齡不大的道士,該不會是借著捉鬼來泡莜小染的吧?

     他越看越覺得像,因為那個小道士看自己表妹的眼神,就像惡狼看到了羔羊一般,都在發光了。

     “我表妹是學校里的三大校花之一,這小道士眼光倒是不錯,知道我表妹好看,就想到用這種方法來追她,挺有新鮮感的。”

     男青年倒是不反對表妹談戀愛,關鍵是這個男孩有沒有實力追到表妹。

     “喂,行不行啊?”

     林天佑見她在發愣,就催促了一句。

     “好!但如果你捉不到那只鬼怎么辦?”

     莜小染見林天佑說的如此有信心,倒也有點相信他了,如果林天佑真的可以將公寓里的鬼捉住,把自己的生日名字告訴他又何妨?

     要知道,那只鬼可已經嚇跑了她們家好多房客了,這使的家里少了很多收入來源,跟這些收入相比,就算打賭輸了也沒關系。

     “捉不到鬼,那我就把我的名字告訴你,包括生日、喜好以及我的小秘密。”

     “誰要知道你的名字呀,你輸了,就要向我道歉,還要承認自己是騙子!”

     “沒問題,就這么說定了!”

     林天佑終于搞定了眼前的女孩,然后轉頭看向女房東:“阿姨,你帶我去看看鬧鬼的地方吧。”

     女房東有些猶豫:“小道長,鬧鬼的地方就在六樓,要不你自己上去看看吧,阿姨也不怕你笑話,阿姨有點怕。”

     林天佑笑道:“其實鬼并不可怕,它們反而怕人,這樣吧,我先上去看看,待會再下來。”

     “這是六樓的三個房間鑰匙,小道長,你可以打開房門進去看。”

     女房東從包里取出一串鑰匙,遞到林天佑的手里。

     林天佑不客氣的接過鑰匙,便朝公寓六樓走去。

     “我也要跟過去看看。”

     莜小染擔心林天佑耍花招,所以也跟了上去。

     到了六樓,林天佑并沒有打開房門,而是在樓道的四周觀察了一會。

     “沒道理啊,你們這棟公寓樓設計的非常符合風水學,一般來說是不可能招惹到臟東西的。”

     林天佑皺了皺眉頭,仔細在想這其中的原因。

     “對了,聽你們家看大門的老頭說,六樓曾經有個裁縫,他住在哪個房間?”

     林天佑問道。

     “你說話真難聽,那是福伯,居然說他是看大門的老頭,你一點都不懂的敬老。”

     莜小染嘟著小嘴,為福伯抗議道。

     “難聽?要那么好聽做什么?能聽懂就行了唄,再說了,他本來就是你們家看門的老頭,我沒說錯啊?”

     林天佑從小在山里長大,根本不懂城里的這些講究。

     “真是被你打敗了。”

     莜小染嘆了口氣,不再糾結這些,她指著左邊的房間,說道:“那個房間就是阿貴裁縫曾經住過的房間。”

     林天佑將目光移了過去,然后伸出手,按在房門上。

     很快,他感覺到房門上有一絲陰氣隱藏其中。

     當下微微一笑,對著莜小染揮了揮手,說:“走,咱們下去。”

     莜小染不解:“你不打開門進去看看嗎?”

     “不用,我已經搞明白了。”

     “搞明白了?”

     莜小染跟著他一起上來,也不見他有做過什么,這就搞明白了,實在太假了。

     “且看看你等一下如何編故事。”莜小染哼哼的想道。

     二人來到樓下,林天佑胸有成竹的說:“阿姨,我已經弄明白了,這公寓里的鬼不是你家風水的問題,而是有人故意在搞你,你好好想想,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女房東一聽,眼睛頓時睜的滾圓,看向林天佑的表情都變了。

     之前她讓林天佑捉鬼,不過是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并不認為他一定能將鬼捉住。

     而現在,她卻十分肯定,這個小道士是個貨真價實的高人。

     于是她開口說道:“我一向都與人為善,從不得罪任何人,不過,前一陣子,志海集團的一個經理找到我,說要買下我家的公寓,我當時直接拒絕了,因為這是小染的爸爸留給我們母女倆的,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賣,結果那經理臨走前,對我說了一些威脅的話。”

     “什么威脅的話?”林天佑問道。

     “他說會在兩個月內,讓我家公寓里的房客全都走光,以后別想再有任何一個房客來租房子。”

     女房東說到這里,臉上的表情顯得很傷心。

     莜小染叫道:“志海集團怎么能做出這樣不要臉的事情來?虧他們還是中州市四大財團之一,原來有錢就這樣亂欺負人!”

     林天佑見到莜小染生氣,連忙說道:“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能搞定,這樣,晚上我會睡在六樓左邊的房間,只要那只鬼敢出現,我定讓它有來無回。”

     莜小染聽他語氣說的輕松,不禁扭頭看了他一眼:“你們道士捉鬼不是要設壇作法的嗎?怎么還要睡在房間里捉鬼?”

     林天佑不屑的笑道:“開壇作法那都是些小兒科的東西,既浪費時間,又浪費金錢,而且還不一定能捉到鬼,我兩歲的時候就不玩了,真正的高手,捉鬼就兩個字,干它!”

     “干、干它?怎么聽著像打架一樣,道士捉鬼不都是靠掐訣念咒之類的東西嗎?”

     林天佑的話,讓莜小染和女房東深感意外,這跟她們印象中的道士完全不一樣。

     林天佑擺了擺手,說道:“行了,我如何捉鬼,你們不用太在意,對了,那個一直盯著我笑的兄弟,晚上你陪我一起捉鬼。”

     此言一出,莜小染表哥的笑臉頓時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