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膽小鬼


    第9章 膽小鬼()

     趙甲第童年時代是一個很喜歡哭鼻子的小男孩,主要是天天被王半斤欺負,那個最喜歡惡作劇的姐姐不是彈他小雞-雞就是扒他褲子,趙甲第對王半斤的心理陰影也就是那個時候落下的,照相前幾分鐘小八兩就被王半斤一句你雞-雞要飛走了給嚇得半死,然后就哭得稀里嘩啦,他一哭,善良的齊冬草也跟著哭,大人哄了半天兩個孩子才停住嚎啕大哭,王半斤則一直在邊上沒有心肝地捧腹大笑。

     趙甲第望了眼手上的手表,會心一笑,它是王半斤出國前花光了所有私房錢托趙三金訂購,等了很多年才送到他手上的禮物,5959p,黑白色,一點都不花哨。也許戴在馬小跳手上,很多普通拜金女會去刻意研究一下patekphilippe是什么個意思,不過戴在一件t恤不到一百塊錢的趙甲第手腕上,很多人也就自動忽略了,趙甲第對奢侈品一向一知半解,也沒**去深入了解,本來也不想天天戴著它招搖過市,但王半斤發話了,敢一天不戴它,就剁**一公分,趙甲第迫于淫威只能屈服,威武不能屈在王半斤高壓手腕下純粹是美好而荒誕的理想。

     凌晨1點左右趙甲第上床睡覺,他的睡眠質量很好,對睡覺環境也不苛求,即便馬小跳在游戲中被虐后經常性爆粗口,他也能睡得很香。

     大概凌晨兩三點的樣子,趙甲第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他第一時間接通電話,生怕吵到李峰和沈漢。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無比妖嬈嫵媚的嗓音,絕對是迷死人不償命的那一類,“八兩,好幾天沒**了,想你的漂亮姐姐沒?”

     “王半斤,我明天早上還有課,沒空搭理你!”趙甲第咬牙切齒道。

     “負心郎,該不會進大學第一天就找到馬子,就把你獨守空閨的姐姐給拋棄了吧?”電話那頭聲音無比幽怨。

     “讓我踏踏實實睡覺好嗎,王姑奶奶?”趙甲第睡眼朦朧哀求道。

     “先視頻個呀,姐姐最近對肚皮舞和鋼管舞無師自通了,給你表演一段,保準你流鼻血,所以趕緊準備餐巾紙去。”王半斤聲音嫵媚得驚心動魄。

     “王半斤,想男人想瘋了吧你,你要禍國殃民別找我啊,你隨便禍害別人去。”趙甲第壓低聲音怒道。

     “姐是傳統的東方女性,矜持得很,就對自己男人放蕩,絕對是上得了大床下得了廚房的完美女人。”王半斤繼續對可憐的八兩兄放浪著,嬌滴滴的聲音,太狐貍精了。

     “我掛了,你再煩我就關機。”趙甲第怒道。

     “你敢?!你敢關機老娘就打電話去你寢室,你再拔電話線,我就打你隔壁寢室電話,說你嫖了雞不給錢!”王半斤尖叫道。

     尖銳聲音讓馬小跳都忍不住轉頭望向上鋪。

     趙甲第一點都不懷疑她會按照她說的去做,她就是這么個不可理喻的瘋婆娘,于是繳械投降道:“姐,你說吧,咋樣才滿意。”

     電話那頭停頓了幾秒鐘,笑嘻嘻道:“不跟姐姐視頻也可以,跑去陽臺喊十遍,超級無敵青春美少女王半斤,趙八兩愛你一萬年。”

     趙甲第崩潰道:“王半斤,你還是殺了我吧,我幫你準備刀。”

     “膽小鬼,一點都沒情調。”那邊嘟囔道。

     “有情調我還能處男到今天?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時候被你害慘了,留下不可痊愈的創傷,對臉蛋漂亮的女人一直有心理陰影,都認為她們是蛇蝎心腸。”趙甲第苦笑道。

     “唉,苦命的八兩。”王半斤貓哭耗子式嘆息道,“放心吧,姐姐會對你負責的。”

     “別,我沒那福氣,我就一農民,您可是老北京城里的金枝玉葉,不自量力的趙三金被你們王家埋汰白眼了二十幾年,我就算過了心理陰影那關,也過不了你們家那一關。”趙甲第笑道,睡意已經蕩然無存,現在大概是王半斤下課的時間,估計正呆在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外邊的單身公寓里百無聊賴,每到這種時刻王半斤就會想起可憐的弟弟,趙甲第除非手頭有要緊的急事,一般都會任由她發神經,王半斤是那種看上去做什么都不正經也不用功的家伙,可令人費解的是她最后都能夠達到目標,就像她高中時代突然說要去帝國理工玩,成績一般的她還真就考了進去,要知道帝國理工在thes排名中高居世界排名第五,當然,thes青睞英國大學是出了名的,但帝國理工入學的苛刻和淘汰的嚴格毋庸置疑,趙甲第一直沒弄明白仿佛整天都在逛街化妝參加晚會的王半斤怎么就沒被踢出工程院,他只能用奇跡來解釋這一切。

     “庸俗,弱小!”王半斤恨恨道。

     “我就是庸俗,咋了,你咬我?”趙甲第輕聲笑道。

     “少得瑟,等姐回國,看我不弄死你!”王半斤陰笑道。

     “來啊,看奶奶到時候護著誰,小心我一怒之下就真把你給就地正法了,到時候看誰一把鼻涕一把淚,我可不會對你負責,養不起啊。”趙甲第好不容易脫離趙家村,上海沒多少王半斤的氣息,所以氣勢上也就破天荒強大起來,要放在從前,就是給他十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如此狂妄,直到他被丟到ts市一所偏遠寄宿學校前,他都扮演著被王半斤調戲后不敢聲張的凄慘角色,后來上了中學日子稍微好過一點,畢竟王半斤也開始收斂一點,更多是語言上的挑釁欺負,起碼終于不再把趙甲第的小**當玩具耍了。

     王半斤在電話那邊抓狂了,叫嚷著要立即回國把趙八兩給強暴了。

     趙甲第望著相對陌生的天花板,回憶童年和少年時代的點點滴滴,突然有所感觸,輕聲道:“姐,以后找到順眼的牲口了,帶回家前記得先讓我鑒定一下,省得你踏上賊船都不知道。”

     那頭的王半斤也安靜下來,用稍微正常一點的語調自嘲道:“早說了,30歲去做尼姑,所以別看姐長得比交際花還交際花,其實是貞潔烈女,放古代,姐就是能拿貞節牌坊的娘們啊。這不沒幾年就30歲了,趕緊給你找媳婦才是頭等大事。”

     趙甲第也沒回話,聽著王半斤聲音,內心充實而溫暖。

     “不跟你扯了,今天這筆賬先記下,等姐騙到手畢業證,回國好好跟你談談心,你就等著欲哭無淚吧。”王半斤今天出奇大度地放過了趙八兩。

     趙甲第微微一笑,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當年是一個叫王后的倔強少女帶著一個叫趙甲第的懦弱弟弟,輾轉到陌生地區的陌生學校,陪著他一起上學,他上課的時候她就蹲在教室外托著腮幫發呆,只是為了不讓那個愛哭鼻子的小男孩逃回家。

     整整一個月后,她才離開那里,也是那一天起,膽小鬼趙八兩才開始不再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