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純潔的孩子


    第10章 純潔的孩子()

     趙甲第起床的時候是6點整,發現沈漢已經洗臉刷牙完畢,在預習《基礎會計學》,

     而猛人馬小跳則剛剛關掉電腦,撲倒在床鋪上就跟死人一樣。趙甲第洗漱妥當后就拿上微積分課本準備出門,大一還必須參加早晚自習課,坐在靠門位置的沈漢提醒道:“趙甲第,早上除了微積分還有英語,你忘拿英語課本了。”

     “沒事,英語課我都逃的。”趙甲第解釋道。

     “那你這么早出去干什么?”迷迷糊糊起床的李峰問道。

     “去操場跑步,守株待兔等美女。”趙甲第笑道。

     “想法很好,313寢室批準了。”抓鬮出來的寢室長李峰大手一揮,昨天他跟沈漢兩個人爭著做313寢室的老大,結果從學習成績比到身高體重,再從氣質相貌比到酒量,最后趙甲第提議抓鬮,結果李峰手氣好一點,于是沈漢只能淪為313的副寢室長。

     趙甲第去操場跑了十圈,然后買了早餐就拖著自行車走向教學樓,把車停好后找到自習室,只有零星幾個同學,都是女生,趙甲第對她們很失望,她們顯然也對趙甲第很失望,就這么各自產生瞬間的失望后不再感興趣。

     趙甲第在最后一排挑了一個靠近窗戶的位置,翻了一下微積分實在覺得沒有挑戰性就拿出新買的筆記本,攤開后,開始繪畫“提爾皮茲號戰列艦”的平面圖,趙甲第是一個偽軍事迷,因為他只對海戰和戰列艦感興趣,早自習鈴聲響起后,班級除了馬小跳已經全部到齊,除了沈漢這類打算在大學期間好好“深造”的乖學生,大多數男女都在套交情,趙甲第獨自坐在最后排角落,繪圖期間稍微觀察了一下班級女生,很不幸地沒有找到一個能上70分的美女,就只能苦悶地繼續打造他那艘最鐘愛的戰列艦,輔導員黃志強出現過一次,對于馬小跳的缺課一點都不驚訝,反而對趙甲第的準時出現有些出乎意料,當時趙甲第正在聚精會神繪制戰列艦指揮塔,沒發現身后瞪大眼睛欣賞了好幾分鐘圖案的黃志強。

     大學第一堂課開始后,沈漢坐在第一排,李峰坐在女生比較靠攏集中的中間位置,趙甲第孤苦伶仃坐在最偏僻位置,先前一節自習課已經讓他畫好“提爾皮茲”,現在已經開始憑借記憶準確無誤地繪畫一艘英國獵戶座級戰列艦,至于微積分老師講什么,依舊聽在耳朵里,他時不時還會抬起頭一臉虔誠學習的模樣,讓授課老師很受用,因為這個躲在角落的學生總能夠在他自認為講解精辟的段落抬起腦袋,這種合拍的學生才是好學生啊。

     第一節課下課期間李峰去趙甲第旁邊坐了會兒,趙甲第合上筆記簿跟他聊了下,李峰已經迅速收集完畢班級幾位準班花級女生資料,現在班里最值得稱道的男生就是八面玲瓏的班長和神出鬼沒的馬小跳,前者靠的是成績和“受命于危難之際”的狐假虎威,黃志強顯然很鐘情這個心眼多也聽話的學生,至于馬小跳,當然是靠臉蛋和家境,現在整個金融學院都在議論紛紛,討論這個開著寶馬來學校的有錢人。李峰給趙甲第點了點班上幾位他認為綜合臉蛋身材氣質三方面排名靠前的女生,趙甲第有周小蠻珠玉在前,覺得還是周小蠻順眼一些,她的氣質更淳樸,不做作,而班上的女生今天就跟孔雀開屏一樣爭芳斗艷,因為是正式上課頭一天,大家也都深諳第一印象的重要性,所以個個都或多或少有點“端著”。

     第二堂課開始后趙甲第就不打算繪畫戰列艦,開始埋頭那本微積分,開始做每一章每一節后面的習題,偶爾不順暢他才會去翻翻概念,趙甲第之所以喜歡數學,是因為喜歡數學的精準,這不是一門渾沌的學科,就像畢達哥拉斯說數學統治著宇宙,懷德海則更直白地道出一個真理:這是一個可靠的規律,當數學或者哲學著作以模糊深奧的話寫作時,他是在胡說八道。

     下課鈴聲響起后,他們就要轉移教室去上英語課,已經做完半本微積分習題的趙甲第就直接去圖書館,打算在那里找本《有閑階級論》,不過在尋找《有閑階級論》的過程中接觸到一本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就決定用學生證借一本,經濟學書架這幾排人煙稀少,顯然遠不如一些通俗小說暢銷,趙甲第就坐在地上看了兩個鐘頭,也沒誰打擾。

     在下課鈴聲響起前,掐好時間離開圖書館去食堂買午飯,趙甲第的平凡生活并沒有因為手里多了本《通往奴役之路》而變化,依然是沒什么關注和回頭率,坐在2樓靠窗位置吃了頓6塊錢的午餐,趙甲第終于在午餐尾聲尋覓到幾位看上去比較舒服的美眉,不過不是護花使者英俊帥氣,就是被一群閨蜜死黨環繞,根本不給趙甲第下手的機會,就當趙甲第準備放棄掙扎的關鍵時刻,一道希望的曙光從天而降,四棵水靈靈小白菜向他走來,趙甲第剛想擺出一個深邃滄桑的吃飯姿勢,就當看清白菜中有周小蠻,立即泄氣了,那妞都看到他鬼哭狼嚎的一幕,對他也算知根知底了。

     如果這四棵白菜都被栽種在一個寢室,那只能說明這個寢室素質已經幾乎站在金融系巔峰,高處不勝寒,除了清純周小蠻,還有兩個初看就能讓牲口發情的美眉,一個高挑,可能比周小蠻還要搞出十公分,不穿空姐制服實在是讓趙甲第很遺憾,就是臉蛋太冷艷了,從頭到尾都沒正眼瞧過趙甲第,典型的公主病。

     另外一個則很像綽號妲己的王半斤的徒子徒孫,走妖嬈媚人路線,放在金融系也的確算一朵鮮花了,該凸的地方凸得厲害,該翹的地方也格外圓滾嫩白,剩下一個則戴一副黑框眼鏡,斯斯文文,比較中性,單獨放一地方也挺能吸引眼球,不過對比后專一的趙甲第覺得還是周小蠻舒服,因為狐貍精類型和女神類型,他家很早就都有了,一個天字號狐貍精,一個如同仕女圖中走出來的神仙姐姐,她們還都是小時候就跟趙八兩睡一張床上至今已經處了20多年的那種,所以趙甲第對這兩個類型的免疫力比較高,偷偷摸摸打量了半天還是中意坐在他對面的周小蠻。

     其余三棵白菜都坐在隔壁位置,周小蠻則壯起膽子脫離大隊伍,“重色輕友”地跟趙甲第面對面,她介紹了一下,她們都是她室友,跟趙甲第寢室一樣成員來自天南地北,就那個高挑女是上海本地人,因為趙甲第既不風流倜儻也不幽默風趣,而周小蠻也是一個不擅長與男孩子打交道的乖乖女,從小到大還沒有過晚于11點回家,所以兩個人面對面也沒什么話,最主要還是有太多高瓦數電燈泡礙事,否則趙甲第也能搗鼓出一些小伎倆,畢竟那么多兩性藝術品不是白看的,不過顯而易見周小蠻的室友們對趙甲第并沒什么好感,大概是覺得八兩兄實在配不上天真無邪的周小蠻,一個女人能讓另外的女人都覺得是真單純,那她就是真發自肺腑純良了,畢竟女性相處太多磕絆和摩擦,就像趙家里王半斤不否認齊冬草是個好女人,但她就是一直不喜歡齊冬草,而齊冬草也一直看似淡泊明志,骨子里卻要狠狠壓王半斤一頭才善罷甘休。

     宅男趙甲第有些時候被王半斤拉著看那些花癡劇,看到姐妹相稱的閨蜜們仿佛一生一世都恨不得掏心掏肺,或者說原本情敵身份的兩妞相親相愛,就忍不住把她們拖出來扇兩耳光。他餐盤里本來就沒多少食物,吃完后也就不好意思賴著不走,他剛起身就聽到那三個電燈泡開始明目張膽地審問起周小蠻,周小蠻似乎不好意思揭趙甲第老底,支支吾吾,難免有些欲蓋彌彰的味道,女人的八卦火焰一旦熊熊燃燒是很可怕的,就連冷艷白菜也開始“嚴刑拷打”,周小蠻尋思著總不能說是趙甲第這家伙在馬路上亂吼亂叫,害她把他當成歐美恐怖片里的精神病患者,然后她撒丫子跑路的時候給跌倒了,然后就有一場不驚天動地更談不上**的尷尬邂逅,所以她只好掩飾道:“我跟他是很一般的高中同學,沒什么聯系。”

     “不像哦。”曲線最風騷的狐貍精室友微笑道。

     她叫胡淑雅,浙江寧波人,卻是一點都不淑女典雅,徹頭徹尾的早熟-女人,初中剛畢業那會兒就把初夜給一個不上進的校友了,那男的就是很多花癡在少女時代一致零智商的類型,學習成績最多一般,或者干脆是像小痞子一樣廝混日子,臉蛋是肯定要帥氣的,籃球是肯定要會耍兩手的,家里老子腰包也是必須沉甸甸的,都說初戀是最難以忘懷的青澀時光,可胡淑雅現在已經根本記不起那王八蛋什么模樣,甚至連姓名都給忘了。對她這類女孩來說,感情不是必需品,鈔票才是,不過畢竟還生活在象牙塔內,也不至于太精明勢利,對一些對胃口的女性朋友還是很關愛的,就像對誰都不構成威脅的周小蠻,胡淑雅幾乎第一時間就涌現了泛濫的保護欲,剩余兩個室友也差不多,只能怪周小蠻這小妮子實在太可愛了,報道的時候搬了一大堆宮崎駿的動畫碟片到寢室,她是第一個到,所以把寢室打掃得干凈到一種境界后,就開始看《千與千尋》,然后胡淑雅她們到寢室后就看到一個哭的一塌糊涂的孩子,桌面上小山一樣的濕潤紙巾,之后她們就發現這小妮子太無害了,桌上小玻璃魚缸養著一尾小紅金魚,是她坐在老媽車里雙手捧著從江蘇南京到學校的,陽臺上也擺放了四盆修剪精致的蘭花,說是寢室一人一盆,她還準備了一只大藥箱,專門應付流感等小毛病,咖啡茶葉也一應俱全,那感覺就像是她要一個人照顧整個寢室,把缺心缺德很多年的胡淑雅也給感動了,冰山一樣的上海美女張沙沙也破天荒笑容燦爛,而來自江西景德鎮的金融學院數學女王眼鏡妹江夏也很喜愛毫無城府的周小蠻,當然,寢室里胡淑雅和張沙沙之間的暗流涌動也是不公開的事實,在沒有男人直接上場的戰場上,女人之間的捉對廝殺往往殺機四伏啊。

     “明顯不是同學,昨天還特地讓我去找學院花名冊,真是同學,總不可能連手機號碼都不存一個吧?”江夏是班里的團支書,所以有這個特權,很快就揭穿周小蠻的蹩腳謊言。她瞥了眼趙甲第并不偉岸也不瀟灑的背影,笑道,“剛開始見到名字的時候挺期待,還以為是能跟小蠻金童玉女的男生,沒想到這么普通。”

     “平凡有什么不好的。”周小蠻微笑道。

     “是平庸的普通,平凡和平庸還是有差別的。”江夏一針見血,她說話很直。

     “說不定是扮豬吃虎的主呢。”胡淑雅嬌笑道,不過她自己就第一個不相信。

     “我又不是要跟他談戀愛,做朋友就已經足夠了,不是壞人就好。”周小蠻還是知足者常樂的心態。

     “小蠻,我有很多在同濟和外國語上大學的同學,回頭給你介紹幾個。”張沙沙笑道,她吃飯動作無比優雅,加上有一張精致的御姐臉孔,對小男生的殺傷力興許比胡淑雅還要大。

     “不了,我不打算在大學談戀愛,也跟我媽保證過。”周小蠻很認真地搖頭道,如果是一般人可能會笑著應酬下來,但她就會很當真地當場拒絕。

     三個室友相視大笑,多純潔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