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情敵見面


    第15章 情敵見面()

     沐紅鯉從進入上海外國語第一天起所有課程都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間,大學有個定律,你坐的位置決定你在大學的成績,這個定律未必適用所有人,但大體來說**不離十。今天是俄語文學名著的口語訓練課,那位講師是在上外很有爭議性,一名鋒芒畢露的青年教師。

     沐紅鯉今天依然坐在第一排中間位置,離上課還有五六分鐘,她翻開一小本17世紀宮廷詩人西密翁-波洛茨基的文集,看得津津有味,要想學好一門外語,不投注熱情就是件煎熬的苦差事。

     俄語系在上外一直是地位特殊的科系,因為上外的前身就是上海俄文專科學校,所以俄羅斯語言文學學科通常被稱作是上外奠基石。沐紅鯉考進上外俄語系后,就一直很有人氣,因為身為俄語系學生,她還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法語和德語,幾乎全部到達正規翻譯水準,加上她屬于潔身自好的類型,家教嚴格,一個淑女該有的氣質在她身上都不缺,大學三年一直形單影只,沒有哪位幸運兒成為正牌的護花使者。

     大學里其實不存在什么公認的校花,別說北大清華這類名牌學府,就是上戲中戲北影這類也極少有能服眾的美女能摘得頭魁,在一個咨詢爆炸幾乎可以讓一頭牲口褻瀆任何一位女明星臉孔的時代,大家都視覺疲勞了,口味也刁鉆許多,不過沐紅鯉不敢說上外校花,在俄語系內卻無人能撼動她頭號美女的地位,大學三年,加上原先的三屆學姐,加上后來的兩屆學妹,她就跟擂主一樣八風不動,沒有一位女俠可以將她打下擂臺,在整個上外,沐紅鯉都有極高的人氣。

     長有一張娃娃臉的講師羅鶴相貌很年輕,進入上外才兩年不到的時間,年輕到走在上外校園與普通大學生一般無二,但他卻是貨真價實的北京外國語博士生,講課激情昂揚,旁征博引,一口流利的俄語,第一次登上講壇,便是朗誦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騙了你》,抑揚頓挫,讓臺下一大幫美眉驚為天人,尖叫連連,當時沐紅鯉就坐在第一排,那恰好也是她第一次上羅鶴的課,她對這位緋聞不斷的男老師沒什么感覺,清清楚楚劃出一條界線。

     羅鶴在有沐紅鯉出現的課堂上總能夠迸發格外的熱情,望向沐紅鯉的眼神也含蓄中孕育著掩飾巧妙的炙熱,他在學院辦公室里旁敲側擊過俄語系紅人沐紅鯉的背景,北京人,父母都是外交部官員,家族成員也多半獻身與外交事業,雖并不顯赫,卻是當之無愧的傳統書香門第,羅鶴認為沐紅鯉就是她生命里的真命天女,可他并不是愣頭青,知道循序漸進,在確定沐紅鯉周圍并沒有值得重視的競爭者后,愈發鎮定從容,今天他心情不錯,基本上能夠在沐紅鯉面前表現深厚俄語功底的日子里,羅鶴都有一種滿足感,唯一的瑕疵恐怕就是他看到教室后排有一張陌生臉孔,羅鶴敏銳察覺那個男學生眼光時不時會瞥向沐紅鯉那個方向,羅鶴第一時間確定又是一個不自量力的追求者,對待這一類蒼蠅,他有不失風度的方式讓他們知難而退。

     羅鶴今天要拿托爾斯泰開刀,主講那位文學家的兩部作品,他先賣了一關子,用流暢的俄語說道:“一位俄國評論家說過,整個十九世紀還不曾有過這樣一部作品,它高于《悲慘世界》,因為在這里沒有一點幻想的、虛構的、編造的東西,全都是生活本身。同學們,知道這部作品的請說出來。”

     坐在最后面的陌生學生在白紙上寫下《復活》,幾乎同時,沐紅鯉自信道:“是托爾斯泰的《復活》。”

     羅鶴滿意道:“不錯,就是《復活》。這部作品是托爾斯泰三部代表作中‘最高的一峰’,它不同于《戰爭與和平》的史詩磅礴,也不同于《葉卡特琳娜》波瀾下的騷動,它是一種垂暮卻不腐朽的悲憫。我很早就閱讀《復活》,感覺托爾斯泰確實很了不起,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他筆下有一個女性角色,叫瑪絲洛娃,給人一種圣潔之感,而太多小說精心雕琢的圣潔女性形象卻只能給人卑瑣之感,這就看出大師與普通作家之間的境界差距了。”

     “讀《復活》,必須有為不幸者撒一掬淚的覺悟。”

     “至于《戰爭與和平》,一千多個人物,栩栩如生,那就是一部百科全書,讀懂了它,就等于讀懂了那個時代的俄國。”

     ……

     羅鶴開始娓娓道來,將《復活》和《戰爭與和平》不斷拆開和重組,通過一些對比來闡述托爾斯泰的文字技巧和文學意境,一節課很快就不知不覺在羅鶴充滿渲染力的講解中飛快流過,黑板上只寫有零星幾個關鍵詞語。

     下課期間羅鶴在教室略微走動了一下,與崇拜他的學生聊一些時下最流行的話題,顯得他并不迂腐刻板,一些個女生也很親昵地跟他套近乎,唯獨主角沐紅鯉有些漠不關心,繼續欣賞那本宮廷詩人的生僻文集,上課鈴響后,羅鶴瞥了眼堅守陣地的陌生學生,笑了笑,有毅力是好事,不過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賣力就越離題萬里,他接下來會教那個不在一個數量級上的“情敵”這個深刻道理。

     羅鶴在黑板上流暢寫出一長串俄語,然后放下粉筆,拍了拍手,環視一圈,笑道:“我找一位同學來讀一遍,然后翻譯一下,這不困難吧?”

     最終,羅鶴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地“發現”了后排角落的男生,指了指,一臉意味深長的微笑,“就由這位同學來朗讀一下。”

     沐紅鯉敏銳察覺到一絲陰謀氣息,猛地轉頭,結果看到一張絕對意想不到的臉孔,那個家伙憨憨厚厚地站起身,撓撓頭,欲言又止。

     羅鶴用俄語“友善”笑道:“是有哪個單詞不熟悉?還是語法上有問題?”

     外貌并不特殊的男生用并不怯弱也不理直氣壯的聲音道:“我不會口語。”

     他當然是用中文解釋自己的窘境。

     羅鶴毫不生氣,繼續用漂亮的俄語淡定說道:“那隨便說一個單詞也行,這應該不是一個太刁鉆的要求。我一直不排斥喜愛俄語的外班學生來旁聽,應該說是很歡迎,但如果只是試圖來找個地方打瞌睡,我實在想不出有什么能說服自己的理由讓你繼續呆下去。”

     沐紅鯉一臉錯愕,因為站在那里的家伙,就是她弟弟所在學校的“盲目”追求者,一個自稱趙甲第的男生。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上外的俄語系課堂,這讓她覺得很戲劇性,也很天方夜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