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這樣嗎?


    第27章 這樣嗎?

     一般人的生活是什么,就是身邊擦肩而過n位身懷批量版《九陰真經》《葵花寶典》《辟邪劍譜》的高人,都得不到一句“小兄弟我看你根骨清奇,拯救世界的艱巨任務就交給你了”,而虎人的人生是什么,就是被這些高人哭著喊著抱大腿,聲淚俱下,祈求虎人收下他們做便宜師傅,怎么打罵都攆不走。這是瘋婆娘胡璃的著名論調,這個已經去四川某偏遠山區做志愿者老師的“良家婦女”經常這么稱贊趙甲第,當然,她覺得自己就是滅絕師太那一類高人,才死皮賴臉纏著小八兩,趙甲第對此一向視作無福消受,不過胡璃他扛不住,一個180度變臉的司徒堅強應付起來還綽綽有余,女人不理解男人之間莫名其妙的不打不相識,那是因為她們不懂男人的江湖,司徒堅強自詡當世游俠,并不覺得自己走迂回路線曲線救國就是孬,他揉著肚子,一臉好奇望著重新坐回椅子幫他設置補習大綱的大虎人,問道:“趙哥,你懂武術?有沒有秘籍,送我幾本啊。”

     “幾本?幾本就想做高手?怎么也要幾十套才能做大俠吧。”趙甲第笑道。

     “這么狠?”司徒堅強訝異道,他跟一般富家小孩和敗家子有不小區別,因為湊巧見識過一些東西,所以對武術這門神秘兮兮的學問格外向往。

     “你真信啊,腦袋瓜進水了?怪不得天天考試墊底,就你這天賦悟性,就是真有秘籍,你也是七竅通了六竅,完全看無字天書。”趙甲第很不客氣打擊道,到小區是晚上6點半,吃飯加做兩套考卷花去兩個半鐘頭,打算再花半個小時給這個不靠譜的學生制定一份詳實的“戰略大綱”,然后就閃人。

     “七竅通了六竅,不是天才也是響當當一號人才哇。”司徒堅強迷糊道。

     “你果然是一竅不通,無可救藥。”趙甲第絕望道,這學生也忒沒天分了。

     司徒堅強撓著頭,嘿嘿傻笑,玩文字游戲,他的確不擅長。

     半個鐘頭后,趙甲第把密密麻麻寫滿一張草稿紙的計劃書交給司徒堅強,“你別急著讓我給你補習具體知識,先把這個大綱背下去,先做到心中有數,這叫磨刀不誤砍柴工。既然做家教拿工資,我也不好昧良心賺錢。”

     “別,趙哥你教我兩手能掀翻人的把式就成,學習這東西隨便混著就差不多了,要是蔡姨不給你工資,我自己掏腰包給你。”司徒堅強豪爽道,不過趙甲第的計劃書還是老老實實接下,身邊一個惹他不高興,自己就又被放翻了,在學校里比較跳的那一類貨色,基本上都是打嘴仗比動手厲害無數倍的渣,司徒堅強見多了兩幫幾十號人分成兩批美其名曰干仗,先是一頓跳腳大罵,搞得聲勢浩大,最后還不是和事老一出現就拍屁股閃人,無趣的緊,司徒堅強這才走游俠路線,打架從不廢話,直接干翻一兩個再說,反而爺就爛命一條,打一個就扯平,打一雙就是賺,上了高中他就開始跟社會上底層混混不對眼,這群人里頭還是有狠人的,所以司徒堅強眼力勁不錯,知道趙甲第那幾腳不是靠蠻勁就可以耍出來的私貨,很干脆,沒有半點拖泥帶水,還有分寸,就像,蔡槍那批人,這讓被人刻意排擠在那個世界之外的司徒堅強很興奮。

     “能賺兩毛錢干嘛只賺一毛錢?”趙甲第笑道,“書我一定要教,你要成為單挑無敵的高手我沒轍,但讓你少吃點虧,應該還是沒大問題。”

     “真的假的,說話算數?”司徒堅強兩眼冒光。

     “算數。”趙甲第點頭道。這個世界沒有踏雪飛鴻飛檐走壁的輕功,沒有隔山打牛飛葉傷人,沒有讓人一夜之間天下無雙的丹藥,再猛的好漢要害挨了槍子,除非極少數大猩猩級別的猛人,都得翹辮子,他能教給司徒堅強的東西不是秘籍,不是任何捷徑,只是讓他每天早晚去跑10圈操場,俯臥撐,單杠都按計劃搞一些,最多就是傳授幾個不太內行的站樁,說到底,還是打基礎,走滴水穿石這條最笨的路線,當然論打架技巧偏門,趙甲第還是有很多寶貴實戰經驗的。

     “好,我這就端茶去。”司徒堅強喊道。

     “干嘛?”趙甲第沒能理解這孩子天馬行空的想法。

     “拜師學藝啊。”司徒堅強理所當然道。

     “拜你妹,你以為我是混江湖的,我是一名野雞大學畢業后就得為房子妻子孩子打拼奮斗的良民,上海的房價又喪盡天良,要是純粹靠自己買房,我估計每晚做鴨賣屁股都買不起。”趙甲第笑罵道。

     “簡單,我找個留學的富二代美眉給你,保準少奮斗幾十年,我認識不少,她們在國外包養小白臉都玩膩了,就中意趙哥你這么爺們的漢子。我只保證她們可以跟你上床,能不能結婚還得趙哥自己的手段,畢竟她們不少人的家庭還比較看中門當戶對,鳳凰男什么的現在也不靠譜了,一旦出息了就做陳世美,還有些更過分,做白眼狼,里應外合,這種事在我身邊就發生過,趙哥你別誤會,我可沒說你。”司徒堅強一本正經道。

     “這番話總算有點含金量。”趙甲第笑道。

     “我又不傻,只不過不喜歡讀書而已,怕讀成書呆子,太傻-比了。”司徒堅強煙癮上來,又跟趙甲第要了根香煙,是玉溪,抽的不多,邊抽煙邊旋轉椅子,一臉略顯稚嫩的茫然,苦笑了一下,“就像趙哥英語考鴨蛋一樣,肯定有難言之隱不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哪個男人沒點說不出口的痛。”

     “別裝深沉,你跟我不是一個性質。”趙甲第沒有繼續抽煙,只是看著其實只比他小一兩歲的家伙。

     司徒堅強抽著煙,沒有反駁也沒有承認。

     偶爾,趙硯哥那個不招人待見的紈绔也會獨自抽著煙,這么沉默。

     等房間煙味消失,趙甲第就離開書房,跟蔡姨打招呼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很可愛的小蘿莉窩在她懷里睡覺,她在看一部叫《紅鏡頭》的紀錄片,是一系列**領導人“紅墻攝影師”的照片和影像,聲音很輕,她看得也很專注,茶幾上煮了一壺普洱茶,趙甲第之所以知道《紅鏡頭》,是因為趙三金看了無數遍。蔡姨見趙甲第走出來,因為抱著小果兒,她就沒有故作姿態地起身,微笑道:“路上小心點。”

     趙甲第離開這個似乎沒有男主人的家庭,如釋重負,那個蔡姨的氣場太詭異,總讓他不能無所顧忌,趙甲第理解為是她太漂亮的緣故。

     “姨。”司徒堅強畢恭畢出門后敬喊了一聲,屁股沒敢整個坐在沙發上,只有一半。

     “去漱個口,抽二手煙對小果兒身體不好。”蔡姨低頭喝了一口茶。

     如獲大赦的司徒堅強立即跑去廚房刷牙,回來繼續正襟危坐,今天蔡姨似乎心情不錯,時不時給小果兒哼哼兒歌。

     “姨,這次我一定不搗蛋,把成績拉上去。”司徒堅強承諾道,之前幾任家教女的運氣好點,你說什么他就聽什么,反正成績就是雷打不動,班級倒數第二,男的就悲劇了,你說你的,他玩他的游戲,偶爾還看一下某島國的床上文藝片。

     “怎么突然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蔡姨笑道,沒怎么當真,她對這個孩子一直是不放棄但也不過度上心的態度,畢竟18歲的男孩子,自己要是不肯長進,她懶得去說教。她跟司徒堅強沒血緣關系,就跟小果兒一樣。

     “因為趙老師跟那些人不一樣,不讀死書。”司徒堅強笑道,臉色自然許多。似乎提起趙甲第,就能添加他跟蔡姨說話的底氣和籌碼。

     “因為他給你煙抽,還能讓你被打了還說好話?該不會是你們兩個已經談好某種不正常交易了吧?”蔡姨漫不經心卻一語道破天機。

     司徒堅強漲紅著臉,拼命解釋道:“姨,我是真想好好讀書,不說名牌大學,最起碼考上本科,我想做趙老師的校友。”

     “過程怎么樣,我不在意,反正我只看結果,趙甲第的額外工資就是這么計算的,你的零花錢也一樣,想多買幾包煙,多開幾公里車,除了跟你那幫狐朋狗友借錢,提高成績排名的確也是個途徑。”蔡姨微笑道,破天荒倒了杯茶,遞給司徒堅強。

     受寵若驚的孩子愣是沒敢喝,端著茶杯。

     蔡姨瞥了眼不敢動彈的男孩,問道:“他打架比你還厲害?”

     司徒堅強臉紅道:“不是一個級數的。”

     蔡姨溫柔拍著小果兒,笑道:“還真瞧不出。”

     司徒堅強使勁點頭,“他最后還讓我調整生活作息,把生物鐘調整過來,每天都鍛煉身體,說這也是學習的基礎之一,還說華爾街上那群穿著休閑的大佬食肉動物啥的都是運動員出身。”

     蔡姨點頭道:“沒錯。”

     蔡姨簡簡單單兩個字,卻司徒堅強心中對趙甲第的崇拜值無限拔升,要知道他跟蔡姨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已經有大概三年時光,還沒獲得過任何一次點頭認可。

     “你沒跟他討教怎么打架更厲害一些?”蔡姨輕描淡寫問道。

     “說了,他就教了我一個站樁,讓我每天無聊了別玩游戲,就站著。再就沒什么特別的了,就是跑步單杠俯臥撐。”司徒堅強突然降低聲音,道:“姨,他說他也不懂什么武功,就一門外漢,說武術什么的,不過就是兩個系數,物理上的,力量和速度,技巧就跟公式一樣,是解題關鍵,像武俠小說里高手手里的兵器,說到底,還是打好底子,我聽著挺有道理。他最后演示了一下,就是對著墻壁伸出手,握緊,拳頭離墻面只有10公分,然后他一拳揮出去,我感覺墻面都狠狠震了一下,我試了一下,跟他差了十萬八千里,他說這種寸勁,不神奇,就是力量和速度結合后的產物,姨,這就是所謂的爆發力吧?”

     蔡姨沉思了幾秒鐘,笑道:“差不多。”

     司徒堅強沒耽誤蔡姨看那部《紅鏡頭》,跑回書房對著墻壁打了一通,直到拳頭紅腫后才去背誦計劃書,很勤奮。

     “這樣嗎?”

     蔡姨伸出一只手,握拳,離厚實茶幾只有5公分,砸下。

     砰。

     整套茶具被震得跳離茶幾表面好幾公分。

     小果兒聽到聲響后睜開眼睛,一臉平靜的蔡姨縮回安然無恙的手,揉了揉小蘿莉臉蛋,神色依然溫柔似水,像一位提不動籃子的纖弱蘇州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