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怎么破?


    李丟丟其實也沒能睡著,他躺在那翻來覆去的,腦子里想到的事情太多。

     師父說今天上山來有些不妥當,可是不上山來的話,第一是可能失去一個將來對大家有很大幫助的朋友,第二是他不放心莊無敵。

     說實話,人心里都有遠近親疏,虞朝宗視李叱為救命恩人,可兩人還并不熟悉。

     此時此刻的李丟丟,更為在意的是莊無敵,在虞朝宗追下山的那一刻,李丟丟立刻就有了判斷,莊無敵回燕山營也許會有些危險。

     “九齡,睡著了嗎?”

     “沒呢。”

     余九齡聽到李丟丟說話,立刻翻身坐起來:“我覺得今天晚上會不太平。”

     李叱嗯了一聲:“大當家行事太光明,心眼上就比不過那個二當家,今天咱們兩個上山來,那個二當家極有可能會趁機搞事情。”

     余九齡問:“他會搞什么?”

     “我懷疑他會對莊大哥動手,可是莊大哥沒出門。”

     李丟丟起身,走到屋門口往外看了一眼,院子里有幾名當值的燕山營士兵,看到李叱出來后紛紛俯身行禮,他們都是虞朝宗的親信,虞朝宗那么敬重李叱,不因他年少而有絲毫輕慢,這些親信士兵自然也都對李叱更加尊敬。

     “莊大哥睡在那兒?”

     李叱問了一句。

     其中一名士兵回答道:“七當家和大當家住在一起,今夜沒有回他營里去。”

     李丟丟這才放心,點了點頭:“那沒事了。”

     話剛說完,正屋那邊的門吱呀一聲開了,莊無敵披著衣服出來,急切的問道:“怎么了?”

     李叱搖頭道:“沒怎么,心神不寧的。”

     虞朝宗也披著衣服從屋子里走出來,沉默片刻后說道:“看來今夜大家都睡不著了,不如再喝兩杯?”

     他吩咐手下人說道:“去弄些酒菜來。”

     手下人立刻應了一聲,轉身出去準備了,虞朝宗笑道:“先都來我房里,咱們接著聊會兒。”

     李叱和余九齡對視了一眼,倆人同時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候,山下忽然傳來一陣陣的嘈雜之聲,虞朝宗大營高處的瞭望手也吹響了號角,號角聲很快就把整個寨子里的人全都驚醒,士兵們抓著兵器開始往外沖。

     “這是出了什么事?”

     莊無敵看向高處,有兩名斥候從上邊跑下來,氣喘吁吁的。

     “大當家!”

     其中一名斥候說道:“下邊的寨子里都有兵馬調動,看火把人數不少!”

     莊無敵怒道:“這是要造反了嗎!”

     虞朝宗大聲吩咐道:“下令各營戒備,沒有我的命令不準放箭,不準動武,等各寨的當家上來之后,我且先問問什么情況。”

     大當家這寨子里的人開始行動起來,士兵們動作迅速的登上木墻,弓箭手開始列陣防御。

     余九齡嚇得夠嗆,李叱倒是沒覺得有什么可害怕的,白天的時候他就觀察過虞朝宗大營的位置,算不上是最好的,比起二當家那邊的營寨稍遜一些,不過也算易守難攻。

     虞朝宗部下兵力雖然不是很多,萬余人,可那是整個燕山營中最能打的一萬人,晚上不利進攻,他們又居高臨下,還有城墻可守,深夜之中地勢又不利于兵力展開,山下就算六萬人全都反了,想攻破這也沒那么容易。

     況且李

     丟丟覺得,那個二當家未必就真的敢這么打上來,如果敢的話何必等到今天?

     畢大彤今天夜里有動作,一半是朝著虞朝宗來的,一半可能是朝著李叱來的。

     李叱想著,自己在一年多前壞了人家殺虞朝宗的好事,再加上虞朝宗說了一句李叱是官府中人,這些人有借口要動手。

     可是李叱一時之間還沒有想清楚,二當家畢大彤的突破口是什么,七當家在這,不殺老七的話那是誰?

     突然之間,李叱腦子里亮了一下,他反應過來,立刻對虞朝宗說道:“三當家的騎兵隊伍大營在什么地方?”

     虞朝宗道:“在我營地左側,緊挨著,怎么了?”

     李叱道:“大當家,趁著山下的人還沒有上來,你立刻親自去三當家的營里,把所有兵馬都召集到你寨子里來。”

     虞朝宗一時之間有些不解,他剛要問為何如此,忽然間醒悟過來:“老三可能出事了?”

     說完之后哪里還顧得上那么多,立刻就沖了出去,莊無敵害怕他出什么意外,也跟了上去。

     余九齡道:“咱們也跟上去看看吧。”

     李叱搖頭道:“咱們兩個哪兒也不能去,就在這里......”

     他看了看火把照耀最亮的地方,指了指:“去那邊,讓所有人都看到咱們就一直都在這,九齡,不要胡亂走動,就在我身邊。”

     余九齡應了一聲,他還沒理解為什么不跟上虞朝宗,但李叱說的一定對。

     兩個人移動到最亮的地方站在那等著,因為他們兩個是大當家貴客,所以有不少虞朝宗的親信在他們身邊布防戒備。

     只兩刻不到,虞朝宗就臉色難看的回來了,眼睛都已經微微發紅。

     他低低的說了一句:“老三可能已經出事了。”

     三當家營里的隊伍開始陸續進入虞朝宗的營地,連戰馬都牽了過來。

     “多謝你提醒。”

     虞朝宗看向李叱說道:“剛剛老二的人去了三弟的寨子,下令騎兵出營,可是騎兵營的人沒有老三和我的軍令絕對不會擅動,不過如果我再晚一點過去,他們可能也按捺不住要派人去找老三了。”

     莊無敵道:“你猜得沒錯,三哥失蹤了。”

     就在這時候,山下的隊伍也洶涌而來,那匯聚起來的火把很快就形成了一片火海,順著山坡往上蔓延,沒多久就把虞朝宗的寨子出路堵死。

     六當家高赫帶著人在最前邊,他大聲朝著虞朝宗的寨子里喊話。

     “大哥!出事了,你快出來!”

     虞朝宗登上木墻,站在高處問:“老六,這大晚上你的不睡覺,帶人到我這里來做什么?”

     高赫道:“大哥你還不知道吧,你的那貴客,剛剛把三哥殺了!”

     虞朝宗臉色一變,他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把李叱牽扯進來了。

     老六高赫繼續說道:“吃飯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那官府的人怎么會和大哥你交心?原來是上山來殺人的,還好四哥在三哥身邊,不然的話連兇手是誰都不知道!”

     他看向老四吳雄奇道:“四哥,你來說。”

     虞朝宗手扶著木墻往下看著,見吳雄奇上來,他心里的悲傷更重。

     不等吳雄奇說話,虞朝宗大聲說道:“李兄弟他們兩個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我營地,今夜我們促膝長談,從沒有離開過我眼前,老四,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吳雄

     奇被虞朝宗這一聲暴喝嚇得不敢說話,把老六氣的夠嗆。

     老六上前道:“大哥,你怎么還執迷不悟?你那貴客偷偷去殺四哥,結果沒有想到三哥也在四哥寨子里吃酒,三哥為了保護四哥死了,四哥一把抓下那黑衣人的面罩,竟然是大哥你那貴客李懟!”

     余九齡驚訝的看向李叱,李叱卻依然臉色平靜。

     余九齡想著李叱如此平靜,大概是覺得李懟和他李叱有個毛的關系?

     余九齡壓低聲音說道:“這人證都有了,看來是奔著弄死你來的,不死不休的那種。”

     老六在營寨下邊繼續喊道:“咱們燕山營的人誰不知道,四哥和大哥你關系最親近,三哥也是,他難道還能說謊?!”

     虞朝宗沉聲道:“老六,你的意思是我在說謊?我今夜一直都在和李兄弟喝酒,他就沒有離開過,你是說我瞎了嗎?”

     老六使勁兒推了吳雄奇一把:“四哥,你倒是說句話啊,總不能讓三哥死的不明不白!”

     吳雄奇抬起頭看了看虞朝宗,又看了看身邊的老六,下意識的還低頭看了看自己身邊三哥的尸體。

     他艱難的咽了口吐沫,感覺嗓子里都是火辣辣的疼。

     “我......大哥......”

     吳雄奇抬起手,結結巴巴的說道:“那刺客來的時候,確實是要殺我,多虧了三哥手疾眼快替我擋了幾刀,不然的話今天夜里就是我死了。”

     虞朝宗哼了一聲:“老四,你真的是讓我沒想到。”

     吳雄奇一咬牙,應該是覺得反應已經如此了,就算是此時打退堂鼓也難以活命,老二畢大彤是不會饒了他的。

     “大哥!”

     吳雄奇大聲說道:“我親手把那刺客的面罩抓了下來,眼睜睜的看著那人就是李懟!”

     虞朝宗道:“看來你們今天就是要硬生生把假的說成真的,把黑的說成白的......”

     他提高嗓音大聲說道:“兄弟們,我虞朝宗是什么樣的人你們不清楚?李兄弟一直都在我房里喝酒,你們難道覺得是我說謊了嗎!”

     他這大聲喊了幾句后,下邊的士兵們全都面面相覷,一個說親眼所見,一個說人從未離開,一個是四當家一個是大將軍,他們也都有些懵了。

     那些頭目們當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士兵們都不知道,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顯得猶豫起來。

     “大哥他說謊了!”

     就在此時,虞朝宗的一名親信站出來說道:“我親眼看到李懟他們出去了,足足半個時辰才回來,還騙大哥說是去茅廁,但我看到他們根本沒有去茅廁,只是當時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是殺害了三當家。”

     這個人的話一說完,所有人都驚呼了一聲。

     虞朝宗猛的轉頭看向那個人,那人已經跟著他多年,是生死與共的好兄弟,叫牛長利。

     “長利,你怎么可以說謊?!”

     虞朝宗努叱了一句。

     “我沒有說謊,大哥,三當家慘死,我不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牛長利大聲說道:“我確實親眼看到那三個人都出去了,除了大哥之外,連七當家也出去了,至于大哥是不是知道他們去做什么了,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眼睜睜看著人出去的,難道還有錯?”

     一下子,場面就變得詭異起來。

     余九齡看向李叱,壓低聲音問了一句:“這種場面,你打算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