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異世 第2章 殺機


    見他一臉茫然,楚初顏淡淡地說道:“不管你從哪里知道的,以后不要追問與之相關的事情,否則會有殺身之禍。”

     祖安暗暗咂舌,我滴乖乖,看樣子這不可知之地不得了啊。

     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這鍵盤不是坑我么?連打聽一下都會有殺身之禍,他哪里去找什么秘典來解鎖鍵盤啊。

     算了,就算沒金手指,身為穿越眾在哪混不出頭啊,更何況開局就送這么漂亮的老婆,還要啥自行車。

     至于這個老婆似乎和他有些生分并不是問題,以他之前在網上見識的那些手段,有項少龍、韋小寶、宋青書這樣的榜樣在前,冰山都能給你捂化了。

     想到晚上可以和這樣天仙般的女子同床共枕,他便覺得有些心跳加速。

     莫激動,口水擦一擦,注意素質!

     擔心引起懷疑,祖安便沒有再追問,對方顯然也沒有再和他說話的興致,他便透過窗戶打量沿途的景色。

     沒過多久便遠遠看到前方的城墻,從城墻的規模來看,放到中國古代也算得上一座大城了。

     路過城門的時候,他注意到上面寫著明月城幾個大字,心想找個機會買份地圖來看看這城到底在大陸哪個位置,這身體原本的主人太廢柴了,連這些基本地理常識都不知道。

     沿途觀察城內風貌,雖然比不上前世那些現代都市,但也稱得上街市繁華,人煙阜盛。不過讓他最稱奇的就是這馬車一點都不顛簸,平穩得仿佛是坐在前世那種頂級豪車里。

     他注意到車廂內部有一些藍色的線條隱隱發光流轉,看著像電路板一樣。

     祖安暗暗心驚:這是傳說中的法陣么?竟然用在馬車里,當真是奢侈。

     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一座大宅院面前,入眼處便是兩個巨大的石雕,也不知道雕刻的什么動物,似獅非獅,似虎非虎,有一股莫名的氣勢。

     馬車停下,白衣女子步步生蓮下了馬車,直接從大門走了進去,祖安偷偷掃了一眼,見到牌匾上楚府二字,不由暗暗吐槽,這輩子的自己未免混得太慘了吧,竟然住在女方家里?豈不是上門女婿?也難怪剛剛那些人指指點點。

     下意識想跟上去,卻被雪兒一把攔住:“正門是你能走的么?自己去側門。”

     祖安一愣:“我為什么不能走正門?”

     雪兒撇了撇嘴:“這正門是給楚家人走的,你一個上門女婿哪有資格,走了也不怕給家里帶來晦氣?”

     祖安靜靜地望著她:“你嘴巴這么毒,你男朋友一定有尿毒癥吧?”

     雪兒雖然聽不太懂其中的內涵,但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話,不禁大怒,一把抓住他衣領作勢欲打。

     誰知道她拳頭還沒落下,祖安已經先倒在他腳下了,哎喲哎喲叫喚了起來。

     “我還沒打呢?”雪兒一臉懵逼,這個世界哪見過碰瓷的伎倆。

     楚初顏回過頭來:“你也是沒大沒小的,他再怎么樣也是府上姑爺,你以后不許這樣對他。”

     雪兒一臉委屈,卻不敢反駁:“是。”

     楚初顏看了祖安一眼:“你現在可以起來了吧。”

     祖安一溜煙爬了起來,嘿嘿笑著說道:“還是你知道心疼我。”

     楚初顏皺了皺眉頭,下意識后退一步拉開了和他的距離,直接轉身往里走,淡淡的聲音傳來:“父親和母親還在里面等著,別耽誤時間了。”

     “你昨晚做了那樣的事情,現在竟然當沒事人一樣,還要不要臉?等會兒看老爺和夫人怎么處置你!”雪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跑過去攙扶自家小姐了。

     祖安這才想起了剛剛人群中的議論,這家伙昨晚好像爬到小姨子床

     上去了?這尼瑪是地獄開局啊!

     祖安眼珠一轉,便捂著腦袋叫喚了起來:“哎喲頭好疼……”說著便往兩女身上倒去。

     誰知道兩女直接往邊上一閃,任憑他摔倒在地上。

     祖安痛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可又不敢叫出來,看來同一個伎倆使兩次就不行了,這里的民風一點都不淳樸啊,這么快就學壞了。

     “你怎么不接住他?”楚初顏沒好氣地看了一眼雪兒。

     雪兒小嘴一撅:“小姐不也沒接么,而且我看他多半是裝的。”

     楚初顏低頭看了祖安一眼,最后說道:“聽說他今天被雷劈了,也許身子真的有些不好,你先把他帶回房休息,另外給他梳洗一下,我去和爹娘說一聲。”說完便飄然遠去。

     雪兒無奈,只好吩咐兩個小廝找來個擔架將祖安抬了起來往另一邊走去。

     擔架上的祖安暗暗奇怪,自己新婚之夜爬到小姨子床上去,楚初顏竟然一路上都沒有開口責問,甚至眉宇間也看不到什么怒意?

     “這妹妹怕不是親的吧?”祖安不無惡意的揣測。

     一路上經過垂花門、又路過一大段長廊,經過一堆假山,來到一個亭子邊,繞得七暈八素,雪兒忽然說道:“先把他放在這里,你們跟我去打點水來給他梳洗一下。”

     聽到腳步聲離去,祖安悄悄睜開眼,發現自己被放在池塘邊一個涼亭里,見四下無人,便爬了起來,在水邊看到一個倒影,這才發現自己頭發沖天散亂,面目焦黑,也難怪那便宜老婆之前看向他的時候一臉嫌棄。

     忽然他覺得后背傳來一股大力,然后整個人直接掉到了池塘里。

     “救命,救命~”

     從小在河里游泳的,這點水自然淹不死他,但剛剛背后似乎被人踢了一腳,他摸不清楚狀況,自然要裝出溺水的樣子。

     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苗條的身影站在水邊冷笑著望著自己,祖安心中一驚,雪兒為什么要殺我?難道是那個便宜老婆勾搭了什么西門慶?還是楚家覺得出了這么大丑聞,用一場意外來弄死這個姑爺?

     一瞬間他腦海里冒出各種可能,同時也假裝溺亡一動不動浮在了水面。

     “這么快就死了?真是便宜你了。”岸邊的雪兒咦了一聲,手一揚一條絲帶從衣袖中飛出,將水中“浮尸”勾到了岸邊。

     祖安心中一驚,這小娘皮竟然還會武功,看來要更加小心了。

     雪兒在水邊蹲了下來,伸手去查探對方頸部脈搏。

     就在這時,躺在水中的祖安眼睛倏地睜開,一股水箭噴在她臉上,趁她本能閉眼之際,一把將她緊緊抱住,順勢重新滾到了水里。

     雪兒哪還不知道中了他的奸計,下意識便要運氣打他,誰知道一張開嘴便猛地喝了一大口水。

     “咳咳~”她雖然會武功,但這個時代的女子,幾乎沒幾個會游泳的,眨眼間便嗆了好幾口水,她掙扎著想去抓岸邊的東西,可哪里夠得著?

     慌亂之間小手一抖,一條白色綢帶便卷住了水邊的欄桿,正要借力飛上去,誰知道祖安仿佛八爪魚一般死死將她身體抱住,讓她根本無法使力。

     被對方這樣緊緊貼著身體,雪兒又羞又怒,拼了命的想掙扎,可對方水性太好,抱著她不停地往水底沉,也不知道嗆了多少口水,眼前越來越模糊。

     感受到她身體反抗的力氣漸漸消失,祖安知道差不多了,便將她從水里拖了上來。

     雙眼緊閉,睫毛微翹,秀氣的鼻子配上櫻桃小嘴,明明看著是一個靜謐的美少女,可惜一開口嘴巴太損了些,心也有點毒,嗯,要是個啞巴就好了。

     “接下來該咋辦?”

     祖安快速思索著

     ,這個府上有人想殺他,留下來太危險。可如果跑出去,想到進門時的高門大院,且不說出不出的去,就算出去了,自己身無分文,對這個世界也不熟悉,恐怕扛不了兩天就會餓死。

     更何況昨天剛做了那樣的丑事,今天要是又背上一條人命,官府也會通緝他吧。

     等等,對方既然用這種制造意外的方法,顯然幕后主使也不敢公開殺他,嗯,那就賭一把。

     低下頭將耳朵貼到雪兒胸前,發現聽不到心跳聲了,不由嚇了一大跳,急忙準備給她做心肺復蘇急救。

     剛解開她胸前的衣裳,一大堆瓜子糖果之類的零食掉了出來,看得他一愣一愣的:“這家伙這么能吃為什么還這么瘦?”

     不過顧不得那么多了,雙手按在他胸口開始急救。

     連續按了二十幾下,發現她毫無動靜,俯下-身正打算做人工呼吸的時候,背后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你在干什么?”

     祖安回頭一看,只見楚初顏正一臉寒霜站在不遠處,他下意識看了看身旁的雪兒,只見她釵松鬢亂,衫垂帶褪,隱隱可見里面鮮艷的肚兜與雪白的肌膚,自己的手正按在她胸前。

     “呃,我說我在救她你信么?”祖安一本正經地答道,說的時候下意識地又按了一下。

     楚初顏一臉漠然地走了過來:“走開。”打量了雪兒一眼,然后十指纖纖在她身上快速點了起來,只留下一道道殘影。

     祖安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我的乖乖,沒想到這便宜老婆也是個武林高手啊。不過想到雪兒那丫頭就有一身武功,也就釋然了。

     想殺自己的是不是她呢?

     “老婆,你的武功有多高?”祖安試探著問道。

     “哇~”就在這時雪兒猛地咳嗽起來,連續吐了幾大口水,顯然已經被救回來了,楚初顏一邊輕輕拍著她的背一邊回過頭來看著祖安:“你叫我什么?”

     “娘子?”祖安心中一凜,急忙改變口風。

     楚初顏神情一冷,淡淡地說道:“成親之前就和你說過,以后喊我楚小姐,或者喊我初顏也行,那兩個字不許再提。”

     “好的娘子。”祖安滿口答應道,“你武功到底多高,能在天下排第幾?”

     “武功?你是說修為吧,”楚初顏黛眉微蹙,不過還是答道,“天下何其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排名。”

     祖安哦了一聲:“那就是不入流了。”

     楚初顏呼吸一窒,還沒來得及回答,祖安又說道:“不過都是一家人我也不嫌棄你,這樣你教我武功吧,有沒有那種練一年等于人家練十年的神功秘笈?或者什么速成的招式之類的也行。”

     這府上有人要殺他,讓他充滿了危機意識,而且學點武功,將來找那些不可知之地也方便些嘛。

     “沒有那樣的功法,”楚初顏冷冷地說道,“而且就算有你也學不會。”

     “怎么可能,”祖安立即跳起來了,“我這種骨骼清奇萬里挑一的資質怎么可能學不會,是你不愿意教吧。”

     楚初顏答道:“世人修煉都是從小開始淬煉身體,這樣都需要耗費大量元石,成年后身體骨骼成型,沒人會浪費資源,而且你的資質勉強只能算丁字下等……就算從小練也沒什么希望。”說著微微搖了搖頭。

     丁字下等是什么級別?

     一聽就不是什么好詞,不過祖安并沒有當回事,要知道那些小說里的主角哪個一開始不是廢材體質啊,只是沒找到合適的功法而已,說起來自己已經有了男主角開局廢材的特質,某種程度上也算成功了一半嘛。

     楚初顏見雪兒蘇醒過來,懶得再搭理他:“雪兒,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