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異世 第8章 信春哥


    米老頭臉色這才緩和了幾分:“之前還奇怪你為何能抵抗哀嚎之鞭的威力,現在看來你是以極大毅力忍著,這份心性實在是難得。”

     祖安此時心中卻是罵了娘,這富婆快樂球是假冒偽劣產品么,不是說免疫疼痛么,現在是怎么回事?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那個球有一個小時的功效期,如今已經過了一個小時,雖然免疫了之前楚還招哀嚎之鞭造成的十倍痛覺,但鞭子留下的傷勢仍在,效果消失后,傷口正常的疼痛感還是免不了的。

     “也算你小子運氣好,那丫頭再多打你一鞭子你就沒命了。”米老頭一邊給他檢查傷勢一邊嘖嘖稱奇,“你這弱不禁風的身子,竟然還能承受這么多鞭子,真是奇怪。”

     祖安這才想到“富婆快樂球”另一個功效,好像是富婆造成致命傷時會有殘血鎖定功能,咦,這樣豈不是以后和比自己有錢的女人打架會有很大的優勢?

     呸呸呸,沒志氣,和女人打算什么本事,關鍵是種種限制下這實用范圍未免太窄了。

     米老頭拿出一瓶藥來,只見他袖子輕輕一拂,里面的藥粉均勻地灑在了他傷口之上:“這兩瓶藥拿著,一瓶外敷一瓶內服,這些天好好養傷,可別把命弄沒了。”

     祖安感覺到傷口上一股清涼之意,整個人要好受許多,不由心中感動:“老爺子,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謝你了。”

     米老頭嘿嘿笑了兩聲:“放心,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的。”留下一個瘆人的笑容,便佝僂著背離開了房間。

     祖安并沒有多想,而是開始盤點自己的收獲。

     剛剛前前后后從楚還招那里收獲了1444點的憤怒值,算下來可以抽14次獎了,想到這里,對那小妮子的印象大為好轉。

     這丫頭以后有做取款姬的潛質啊。

     躺在床上閑著也是閑著,祖安決定開始抽獎了。

     幸好鍵盤完全使用意念來操作,不然以他如今的狀態,恐怕連拿鍵盤的力氣也沒有了。

     意念中按下開始抽獎鍵,看著光標迅速在鍵盤上轉了起來,期待著這次能抽出什么好東西。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這次抽獎光標只在數字鍵和空格鍵上來回轉動,并沒有移到字母區去,他這才想起之前好像有過提示,抽獎系統只是部分開放,而前三次抽獎作為新手禮包獎勵是沒有任何限制,想來再抽字母區的恐怕要等后續功能解鎖吧。

     等等,我記得前三次抽獎還提到了大幅增加中獎概率,可當時還是抽中了個謝謝參與,那如今正常中獎概率豈不是……

     結果絲毫不出意外:

     “謝謝參與!”

     祖安一頭黑線,不過這也是意料中事,并沒有太過在意,繼續花費100點憤怒值開始抽獎。

     “謝謝參與!”

     “謝謝參與!”

     ……

     他一連點了八次,全都是謝謝參與!

     我尼瑪!

     祖安差點跳起來將這破鍵盤砸了,可惜鍵盤并不能收集自己的憤怒值,否則此時的憤怒值一定相當

     爆表。

     他打算像之前那樣洗個臉換換手氣,可惜受傷太重,他現在連動都動不了了,哪里還有力氣起來洗臉。

     他并不知道此時窗外有雙眼睛正冷冷地看著他,若是他看到了,一定認得出這個嬌俏的身影是楚初顏的貼身丫鬟雪兒。

     “這家伙是瘋了么?”看著祖安神情扭曲,一會兒抬手一會兒蹬腳,雪兒美麗的眼眸之中多了一絲疑惑之色。

     仔細打量了一番,看到他身上血跡斑斑的傷痕,雪兒一驚:“哀嚎之鞭?”

     她自然認得府上二小姐大名鼎鼎的兇器,一時間臉色極為古怪:“死在二小姐手里也好,免得我親自出手露出什么馬腳。”

     她知道以這廢物姑爺體弱多病的身體,是絕對挨不了哀嚎之鞭這么多下的,注定只能在床上等死了。

     想到這里她便轉身離去,一路回到自己房間,確定周圍沒人了,方才一邊嗑著瓜子一邊拿出紙筆以特殊的暗語快速寫到:

     “公子親啟:楚小姐依舊白璧無瑕,兩人并沒有同房。另外請公子放心,我會盡快除掉祖安,想來要不了多久公子便能聽到好消息。”

     她一開始寫了祖安不行的事情,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刪掉了,因為她很難解釋前因后果,潛意識并不想公子知道她被別的男人碰過身子。

     想到祖安那混蛋今天在水塘邊對她亂摸,后來在房中又對她做那樣事情,她便恨得牙癢癢,狠狠地嗑了幾顆瓜子,心想讓他死在二小姐手里,實在是便宜了他,本來今晚過去是打算讓他生不如死的。

     腦海中又浮現出今晚楚初顏讓她侍寢的事,她貝齒緊咬嘴唇,在密信上補充了一句:“另外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總感覺楚小姐似乎有些懷疑我了,還請公子抓緊時間實施計劃。”

     寫完后她將這封加密了的信封好,然后召喚來一只漂亮的小鷹,將信放在腳環里:“快點帶去給公子吧。”

     那小鷹似乎通人性,撲了撲翅膀,很快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房中的祖安并不知道自己剛剛躲過了一次殺機,他所有注意力都在抽獎上面,直到抽到第十次的時候,光標終于沒有停在空格鍵上,而是落在了數字“1”上。

     虛擬屏幕上多了一個紅色的藥瓶,只見上面寫道:信春哥(小)。

     簡介:萬古宇宙中,一直流傳著一句話“信春哥,得永生”,此瓶可快速補滿生命值,只要你不是當場死亡,再重的傷都能讓你滿血復活。

     “信春哥?”祖安此時深深地懷疑,這鍵盤的創造者是他那個世界的人,可那個世界科技雖發達,但也造不出這東西吧。

     選擇提取,祖安拿在手里研究起來,看著和游戲里補血的瓶差不多,想到如今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他不敢耽擱直接一飲而盡,萬一手一哆嗦沒拿穩掉地上那就坑爹了。

     瓶子里紅色液體下肚,他感到一股暖流流過四肢百骸,身上那些被哀嚎之鞭造成的恐怖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痂,連之前被雷劈后有些焦黑的地方也重生出了一層新的嬌嫩皮膚。

     “我去,效果這么好?”祖安一下子便坐了起來,再也沒有之前那種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的感覺,如今的他身體已經恢復得跟正常一樣,完全沒有受傷的感覺。

     這玩意簡直神藥啊,有這個藥補充,那自己豈不是殺不死的存在?

     咦,信春哥(小),后面這個小是什么意思?

     祖安尋思了一下,應該和游戲中差不多,這個藥也是有治療上限的,如果自己等級太高血量太多,它也未必補得回來,就是不知道它的上限可以滿血復活多少品,這坑爹的說明也不說清楚一點。

     下地活動了一下筋骨,之前重傷垂危感覺不到,如今恢復健康他馬上感覺到渾身充滿了一種力量感,應該是二品三階的效果。

     經過一番試驗,他發現如今自己的力量應該相當于四個正常成年男子的力量,要知道之前這副弱雞身體連一個正常成年男子的力量都沒有。

     不過祖安并不是很滿意,感覺這二品三階說得多難達到,但沒感覺多厲害嘛,至少和正常人沒有什么質的差異。

     其實這是他缺乏這個世界的常識,在這個世界以修行者實力決定個人的身份地位,皇帝地位最高,修為也是當世最強,乃地仙境界;大宗門的掌門、一些大家族的隱世老祖是大宗師;接下來諸王、三公、大將軍、驃騎將軍等等是宗師;九卿以及諸將軍乃九品修為;接下來州牧、郡守、公爵以及一些侯爵是八品修為;大城城主這個級別的是七品修為;以此類推。

     最基層鄉里面的官職“有秩”“三老”需求的修為等級也不過二品,以他如今的修為,完全有資格擔任國家的正式地方基層官員領朝廷發放的俸祿以及修行資源,多少普通人家一輩子辛苦奮斗也未必能達到這個境界——畢竟第一階與天地元氣共鳴就可以排除掉百分之九十的人了,后面修煉又需要消耗大量元石,普通人家哪里負擔得起。

     適應了新的身體,祖安重新開始抽獎,這次他已經沒有任何期待能抽出什么好東西了,只要能抽出東西就行,哪怕是類似富婆快樂球那種坑貨,要知道他剛剛花了1000憤怒值方才抽到一瓶紅藥,如今剩余憤怒值還能抽4次,不全落在謝謝參與就不錯了。

     其余3次,毫無意外都是謝謝參與,只有第三次的時候光標最后落在了數字0上,祖安精神一震,急忙去查看屏幕。

     只見一枚朱紅色丹藥出現在屏幕中央——洗髓丹。

     簡介:為什么你每日勤學苦練結果卻依然比不上有的人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一句話說得好,天才等于百分之一的靈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靈感往往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來的重要。服下此丹,可以易經伐髓,大幅提高個人資質,讓你修煉起來事半功倍。

     祖安想到了之前楚初顏還有后來的米老頭,都提到過他的資質非常差的事情,如今有了此丹,豈不是很快就能升職加薪贏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了?

     ---

     每天更新時間大概是上午9點和下午14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