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異世 第9章 老婆閨蜜


    他并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將洗髓丹吞下,只覺得一種清涼的感覺從嘴里散開,直沖腦門和四肢百骸。

     緊接著一些黑色雜質緩緩從皮膚里滲了出來,直到半個時辰后方才停止,祖安睜開眼睛,感覺整個人仿佛輕盈了一些,看這世界一草一木似乎也清楚了些。

     之前他因為身子虛弱,一直有一種腰酸背痛的感覺,如今卻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特別是手心腳心不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冰涼,現在暖烘烘的,仿佛全身充滿了活力。

     “這玩意還真有用啊?”祖安一臉驚喜,盡管不知道資質提高了多少,但身體的變化是立竿見影的。

     要是一開始抽到這玩意該多好啊,以我之前丁字下等的資質,挨了7下哀嚎之鞭都快能填充滿3個法陣,要是當時有這個洗髓丹,恐怕至少能填滿5個法陣吧。

     丁字下等的資質,按照前世的說法應該是D-?果然是差得可以。

     他這時方才注意到皮膚上的黑泥,下意識湊到鼻子聞了聞,表情頓時非常精彩,這酸爽!

     急匆匆跑去洗了個澡,方才回到屋里上床睡覺,望著鍵盤上僅剩44點的憤怒值,心中盤算著要不明天再去提款姬那里賺點憤怒值,看還能抽到什么好東西。

     身體的記憶慢慢融合,他想起了楚家家主是當朝公爵,這個明月城就是他的封地,楚家家主有一子兩女,長女初顏、次女還招,世子幼昭。

     而這個身體原本的主人,平民出身,父母雙亡,被叔父叔母養大,是十里八鄉著名的文不成武不就,除了長得帥可以說沒有半分優點。

     祖安有些不明白,這樣的鐘鳴鼎食之家為何會招這樣一個廢物作姑爺。

     陰謀,這其中一定有陰謀。

     不過如今祖安有了鍵盤這個底牌,底氣也足了不少,不再像一開始那么惶恐,對未來越來越有信心,懷揣著美好愿景,很快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他睡得迷迷糊糊之際,被一陣嘈雜聲吵醒:

     “快起來,老爺和夫人還在祠堂等著你呢!”

     “別鬧,讓我再睡會兒。”祖安此刻還有些沒反應過來,昨天折騰到半夜正困得很,翻了個身又準備繼續睡。

     誰知道忽然一盆冷水直潑而下,他驚得一下子坐了起來,什么睡意也沒了。

     睜開眼睛一看,發現幾個家丁兇神惡煞地站在一旁,另外一個年輕武士手里拿著個銅盆,正對自己冷笑連連。

     “你潑的水?”祖安瞪著那年輕武士,身體里的記憶片段浮現出來,眼前這個人叫刁洋,是府上侍衛隊的一個小隊長,以前似乎處處針對他。

     “是我潑的又怎么樣,還真把自己當這府上的主人了,也不知道小姐看上你哪點。”刁洋冷笑道。

     祖安立刻明白過來,想必以楚初顏的美貌,不乏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人,這刁洋多半也是其中之一,雖然雙方身份差別注定他吃不到,但不意味著他能忍受別的癩蛤蟆吃到天鵝。

     呸呸呸,他才是癩蛤蟆,全家都是

     癩蛤蟆。

     注意到他眼神中的嘲弄之意,刁洋沒來由地心中火起:“瞪我干什么,想打我啊,有本事來啊?”一邊說著還一邊將臉湊了過去。

     這廢物姑爺,力氣比女人都還不如,自己讓他雙手一腳都能搞定他,前段時間又不是沒打過。對方性格懦弱,就算被欺負了也不敢聲張,這也是他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原因。

     不過這次他失算了,哪知道眼前之人再也不是以前那個人,只看到一個黑影迅速打在他鼻梁上,然后他眼淚鼻血止不住地一起流了出來。

     祖安收回了拳頭,搖了搖頭說道:“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是怎么回事,怎么都愛提這么賤的要求。”

     “混賬,我要殺了你!”刁洋大腦經過短暫的空白,沒想到竟然被這個素來瞧不起的廢物給打了,一時間不由怒發沖冠,抽出腰刀便要砍過來。

     等等,這家伙的力氣怎么突然這么大?

     “來自刁洋的憤怒值+537!”

     就在這時,一個沉穩的喝聲傳來:“怎么回事?”

     一個山岳般魁梧的男子從屋外走了進來,屋里一群人急忙向他行禮:“見過隊長!”

     祖安記得這人好像是楚家的護衛隊長岳山,這時候刁洋急忙跑去訴苦:“隊長啊,我們好心好意來喊他去祠堂,誰料到他不僅不愿意起來,還仗著自己是姑爺的身份對我們拳打腳踢,你看我鼻子都被他打斷了。”

     祖安靜靜地看著他的表演,這人臉譜變得還真快,顛倒是非的本事也是讓人佩服。

     岳山眉頭一皺,看了看刁洋鮮血直流的鼻子,又看了看身上濕淋淋的祖安以及地上的水盆,大致也還原出剛剛發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祠堂等著,你們卻在這里胡鬧?先去祠堂,其他的事之后再說。”岳山哼了一聲,他懶得管這里發生的破事。

     他對刁洋的品性也略知一二,知道他是活該;當然他也沒興趣替祖安出頭,這樣一個窩囊姑爺,他也有些瞧不上,不值得為了他得罪同僚。

     祖安眼珠一轉,忽然倒下呻-吟起來:“哎呦,我身受重傷,沒法起床啊。”

     “你受傷了?”岳山走過來查看,注意到他身上的鞭痕,一時間也有些變了臉色。

     祖安心想幸好我機靈,昨夜依舊穿著那血衣睡覺:“是啊,昨天二小姐找到我,用她那哀嚎之鞭對我一陣抽。”

     場中所有人臉色都變了,想來不少人也領教過二小姐鞭子的厲害。

     唯有刁洋不信:“胡說八道,你剛才打我可是有力氣得很,哪像受傷的樣子?”

     岳山開口了:“貴人們都等得急了,先到祠堂再說,是與不是,到時候自見分曉,來人,把姑爺抬到祠堂。”

     一邊吩咐手下去找擔架,一邊讓刁洋去看大夫。

     誰知道刁洋說什么也不干,只是簡單包扎了一下鼻子,便堅持著一起去祠堂。

     待岳山轉身之際,他湊到祖安耳邊說道:“臭小子別得意,很快你就不會是楚家姑爺了,到時候我會

     讓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祖安有些疑惑,這家伙哪里來的底氣,難道就是因為我新婚之夜爬了小姨子的床么?可看楚初顏的反應,楚家這邊應該沒太當回事啊,更何況我還搞定了苦主本身。

     懷著這樣的疑惑,他被抬到了祠堂。

     祠堂很寬廣,堂首掛著一個巨大牌匾,上面寫著“追慕堂”幾個大字,字跡沉穩剛毅,一種肅穆之意油然而生。

     牌匾下面一左一右掛著兩幅巨大的畫像,邊上有些對聯之類的題詞,看官服和落款,應該是楚家的兩位先祖。

     畫像下面則是香案和牌位,供奉著楚家列祖列宗。

     香案前面兩個位置,則坐著一對中年男女,男子面如冠玉,臉頰幾縷胡須,有一種儒雅溫和之感。

     邊上貴婦生得眉如春山,眼若秋水,頭頂梳了一個飛天髻,前面有一個孔雀金釵,尾羽四散開來和飛天髻完美貼合在一起,愈發顯得雍容華貴。

     祖安知道他們就是楚家的家主楚中天和夫人秦晚如了,接觸到楚夫人的目光,身體里不由自主傳來一種敬畏之感,想來之前這身體對她懼怕到了極點,現在都還殘留著一些本能。

     他忽然注意到祠堂里不少男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往同一個方向瞟,這才注意到楚初顏身邊坐著一位紅衣黑裙少女,她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媚,膚若凝脂的鵝蛋臉,嫵媚會說話的桃花眸子,仿佛蘊藏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男女意味,足以讓任何見到她的男人想入非非。

     “好大的邪惡!”祖安目光落在了她胸脯前,心想難怪這些人都往她那邊看呢。

     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少女并沒有動怒,反而臉上掛著一絲笑意,明媚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讓人下意識生出好感。

     記憶中這個女子是楚初顏的閨蜜裴綿曼,是京城名門裴家的小姐,近些日子來明月城游學,與楚初顏走得頗親近。

     屋中還坐了一些人,倉促之間他也很難看全,只注意到有些人陰沉著臉,有些人則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見屋子里不少人視線都往裴綿曼身上瞟,楚夫人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之色,便輕咳一聲,一旁的楚中天如夢初醒,急忙開口道:“祖安,你可知今日為何在這里?”

     “知道啊,昨天新婚之夜爬到小姨子床上去了。”祖安直接答道。

     噗嗤~

     一聲輕笑響起,裴綿曼捂著嘴小臉微紅,顯然沒料到世上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場中其他人望向祖安的眼神愈發詭異,這家伙不僅做了這般無恥事情,還讓裴家的人看了笑話,真是混賬。

     還沒等楚中天發言,楚夫人已經氣得將手里的茶杯摔到了地上:“混賬!做了這樣的事情,你很得意么?”她素來最疼愛兩個女兒,如今女兒被欺負,這畜生竟然還這滿不在乎的語氣。

     來自秦晚如的憤怒值+254!

     整個祠堂瞬間安靜下來,整個楚家誰不知道家主性格敦厚溫和,反倒是夫人脾氣厲害得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