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異世 第12章 守口如瓶


    聽到妻子的話,楚中天沉默了,大周的江山是太祖皇帝打下來的,可太祖的子嗣在統一戰爭中相繼陣亡,于是太祖的弟弟將自己的二兒子過繼給太祖,也就是當今的齊王。

     一次慘烈的戰爭中太祖在與異族強者同歸于盡,因為過繼的兒子還小,剛剛打下的江山還不穩定,于是臨終前將皇位傳給了自己的弟弟,也就是太宗皇帝。

     太宗皇帝繼承太祖遺志,一統八荒六合,可惜因為戰場上受的舊傷太多,沒過多少年也達到了大限之際,可在選擇繼承人的時候卻犯了難。

     按理說他的皇位來自哥哥那一脈,當年也是因為考慮到齊王太小,為了家族和國家的未來,才由他頂替,如今應該將皇位還給長大的齊王。

     但是人便有私心,盡管實際上齊王也是他的兒子,但已經過繼給了太祖,是另外一房的人了,自然比不上自己真正的長子晉王。

     因此他便耍了個小手段,下令兩人誰先突破地仙之境,便將皇位傳給誰。

     當時晉王本就比次子齊王年長很多,再加上太宗身為皇帝,能動用的資源肯定更豐富,他暗中相助,晉王自然率先突破到地仙境界,便順利成章繼承了皇位,也就是當今皇上高宗。

     不過當年忠于太祖一脈的老臣還有很多,太祖的妻族那一脈自然也是支持齊王的,為了安撫這批強大的勢力,太宗便模棱兩可提過讓他們兄終弟及,這才平息了一段禍事。

     可百年過去,高宗也臨近天人五衰之期,他卻立自己兒子為太子,這樣自然引起了齊王一系的不滿,再加上太子本就中庸之姿,遠遠比不上齊王驚才絕艷,很多其他朝臣也動了心思。

     但高宗畢竟當了上百年皇帝,心腹勢力也足夠強大,這些年兩個集團一直明爭暗斗。

     楚家有著鹽鐵兩大產業,可謂是富可敵國,這樣的舉足輕重的大家族自然會被雙方所拉攏,但楚中天不愿意卷入皇儲之爭,一直保持中立,前些日子皇室派系打算派人來找楚家提親,將其徹底綁上戰車。

     楚氏夫婦非常為難,因為楚家不同于一般家族,有一個天大的秘密不能被外人知曉,而楚初顏這些年又撐起了半個楚家,若是她被人娶走,整個楚家也會馬上陷入被人吞并的風險。

     楚初顏也清楚這一切,所以主動提出招婿,找了一個城里最廢物的家伙當上門女婿,匆忙舉行婚禮,徹底斷絕了皇帝、齊王兩派的心思。

     所以秦晚如才懷疑這次毀壞靈泉是皇帝或者齊王派來的人。

     “不管是哪一方,我們接下來的日子都不會好過了,”楚中天沉聲說道,“桑弘馬上要接任臨川郡太守了。”明月城便是在臨川郡的轄區內。

     秦晚如臉色微變:“大司農丞桑弘!”

     大司農是九卿之一,主管國家財政,大司農丞是大司農的二把手,桑弘此人素來監管的便是鹽鐵,是皇帝的親信,這次被派來擔任臨川郡守,擺明了是沖楚家來的嘛。

     “素聞此人心狠手辣,六親不認,這些年京城不知道多少貴族被他弄得家破人亡,這次我們楚家恐怕危險了。”秦晚如一臉擔憂。

     見素來要強的妻子露出柔弱之色,楚中天將她摟入懷中:“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楚家也不是好欺負的,他桑弘也不過是個八品,到時候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秦晚如白了丈夫一眼:“是否難對付又不是只看個人修為的,城外龍隱山的大盜陳玄不過是個六品,這么多年也沒見你滅了他?”

     楚

     中天哼了一聲:“陳玄那家伙滑得很,神龍見首不見尾,每次等我得到消息趕去時他已經消失無蹤了,所以我懷疑這城中有他的內應給他通風報信,不然這么多年,怎么可能抓不到他!”

     秦晚如眼珠一轉:“這群大盜不僅販賣私鹽,還劫殺路過的商隊,把這個問題扔給桑弘,他身為郡守,莫非還坐視不管不成。”

     楚中天眼前一亮:“夫人好主意,對了,聽說最近玉家的商隊要來明月城,得通知一下他們,免得被陳玄那批人伏擊了……哎喲疼疼疼……”

     他還沒說完,便被秦晚如掐住耳朵:“我看你是擔心人家女主人玉煙蘿吧,玉樹瓊枝作煙蘿,當年京城的第一美人兒,你還不要臉地追求過人家,可惜最后她嫁給了云中郡公。怎么,你如今還想趁機再續前緣不成?”

     楚中天急忙求饒:“夫人,人家都成親這么多年了,我哪還會有其他想法,莫要亂說。”

     秦晚如卻沒有松手,冷哼一聲:“可據我所知,云中郡公前些日子意外過世了,如今玉煙蘿可是單身哦。”

     楚中天眼前一亮:“真的?”

     他馬上感受到身旁傳來兩股殺人的目光,急忙改口道:“夫人,我連這些都不知道,證明我從來沒關注過她呀,更何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況,哪還會有什么心思。”

     見他神情黯然,秦晚如急忙松開他的耳朵:“夫君,對不起啊。”

     楚中天搖了搖頭:“是我對不起你。”

     秦晚如不欲見他如此,急忙移開話題:“對了,初顏到哪兒去了?”

     楚中天答道:“她帶裴家的小姐到城中游玩去了。”

     秦晚如眉頭一皺:“她來自裴家,應該是齊王一脈的人吧,此番忽然來明月學院讀書,總覺得她有些居心不良。”

     楚中天哈哈一笑:“放心吧,你家初顏那么聰明,心中自有分寸的。”

     秦晚如哼了一聲:“那個裴綿曼年紀不大,卻生得像個顛倒眾生的狐媚子似的,那一雙桃花眼似乎隨時都在勾引男人,我不喜歡她。”

     楚中天啞然失笑:“難道你還擔心她會跟初顏搶男人?”

     想到祖安那倒霉樣,實在很難想象裴綿曼會看上他,秦晚如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她要真把那混賬搶走,我還巴不得呢。”

     阿嚏~

     祖安狠狠地打了個噴嚏,心想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夫人小姐在思念自己。

     “姑爺,您受了風寒么,小的這就給你找件厚衣服穿上。”一個一驚一乍的聲音響起,祖安還沒反應過來,一個人影便拿著一件衣裳圍在他身上。

     祖安一愣一愣地,注視著眼前的少年,約莫十四五歲的樣子,一身藍色的衣服,頭上頂著兩個饅頭一樣的發髻,一雙眼睛倒是挺大的,看著細皮嫩肉的。

     “不是,哥們兒你誰呀?”

     “姑爺折煞小的了,小的是你的書童啊。”那少年一臉諂媚的笑容。

     “書童?”祖安先是一愣,接著反應過來應該是之前提到要去明月書院的事,不過就是去個家族私塾而已,用的著還專門配書童么?

     看來這個公爵府果然是狗大戶啊,嗯,我喜歡。

     “你叫我什么來著?”

     “姑爺?”

     “我沒聽清,大點聲?”

     “姑爺!”

     “不錯不錯,你小子有前途。”

     祖安一張臉頓時樂開了花,自從來了這個世界,

     沒碰到一件順心事,雖說是公爵府的女婿,但這府上誰把他放在眼里?更別說主動喊他姑爺了。

     難得有個小書童還這般識趣,祖安覺得渾身上下舒坦得不得了。

     “對了,你叫啥名字?”

     那小書童精神一震,急忙答道:“回姑爺,小的叫成守瓶。”

     “啥瓶?”祖安心想一般書童不都叫來福旺財什么的,大不了叫華安之類的,越簡單好記越好,這家伙名字怎么聽著這么古怪?

     “成守瓶,守口如瓶的守瓶,當年老爺親自給我賜的名字呢!”說起這個,小書童挺起了胸膛,一臉驕傲地說道。

     “可以啊,竟然能得到老爺親自賜名。”祖安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的風俗,但想來哪個世界都一樣,主人賜名都是一種天大的榮耀,像前世那個鄭成功,被皇帝賜姓后,一個個都尊稱其為國姓爺。

     “姑爺過獎了,當年我在老爺身邊做事,深得老爺歡喜,后來被調到后廚,本以為有哪里惹老爺不高興了呢,如今卻得知被安排做姑爺您的書童,這才知道老爺的良苦用心,前些年一定是可以磨礪我,讓我做好接受更重要使命的準備。”成守瓶說起這些兩眼都在放光,一臉激動的模樣。

     “等等……”祖安怎么覺得越聽越不對味呢,他這個姑爺是怎么回事他再清楚不過,這家伙還以為是個美差?

     看來智商不怎么高呀。

     而且這家伙一開始明明在楚老爺身邊做事的,為什么被發配到后廚那樣的地方了?

     不過這些事情他顯然也不怎么在意,更關心與自己相關的問題:“聽你剛才說的,你應該在楚家呆了很久了,應該知道很多事吧。”

     成守瓶拍了拍胸脯:“那是自然,這楚府上到老爺夫人,下到伙夫小廝,就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祖安正想打探一下府上的情報,要知道他才來兩天,已經這么多人想置他于死地了,可他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讓他有一種巨大的危機感。

     他想了想問道:“你知道楚家為什么會選我為婿么?”這是他最疑惑的,要知道楚初顏從模樣身段家世,都是頂級的,而這個世界的祖安,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廢物一個,正常來說這兩人都不應該有交集的,竟然結為了夫婦,實在是太詭異了。

     聽到他的問題,成守瓶一臉疑惑地看著他:“難道不是因為姑爺玉樹臨風英俊瀟灑么?”

     祖安眼睛都直了,這家伙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的本事還真是頗有本大爺的幾分神采:“咳咳,雖然我知道你說的是實話,但還有沒有其他原因呢?”

     “沒有了啊,當時就是小姐看你帥就選中你了。”成守瓶心想你這家伙除了這點,還找不找得出其他優點,難道自己心里沒有點B數么,當然這些想法他絲毫沒表現出來,此刻他的眼神和表情要多誠懇就有多誠懇。

     “哦,你說是小姐親自選中了我?”祖安敏銳地注意到他話中透露出來的信息。

     “是啊,當時夫人還不怎么滿意,勸她三思呢。”成守瓶答道。

     祖安直接打斷道:“這些不重要的話就不必再說了。”

     他一開始猜測是楚初顏礙于父母之命不得不嫁給自己,所以心生不滿起了殺機,可按照成守瓶說的,可以直接排除這種可能了。

     可楚初顏為什么會選自己為婿呢?那姑娘一對眸子挺明亮的,不瞎啊。

     呸呸呸,一定是她被我英俊的容顏所折服,饞我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