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異世 第13章 紀神醫


    不過想到這里,他神情就一黯,這破身體被人下了禁制,就算是女的主動投懷送抱也只能干看著啊。

     想到米老頭對他說的話,他忍不住問道:“守瓶呀,你知道宗師境界么?”

     “大周王朝每個人都知道啊,難道姑爺你不知道么?”成守瓶一臉奇怪地看著他。

     祖安差點沒被噎死,急忙說道:“我當然知道了,姑爺這是在考教你。”

     “我就說嘛,”成守瓶一臉恍然,“宗師可以隨心所欲調動天地元氣,能在天上任意飛行翱翔,是這世上最頂尖的人物。”

     祖安聽得暗暗心驚:“那這明月城有幾個宗師?”

     “幾個?”成守瓶仿佛聽到了什么大笑話一樣,“一個都沒有!”

     “啊?”祖安不由愣住了,這明月城看著挺大的,怎么會一個都沒有?

     “別說明月城了,整個臨川郡恐怕都沒有宗師,”成守瓶一臉興奮地說道,“要知道我們大周朝只有三公、大將軍、驃騎將軍、還有一些王爺是宗師,數量屈指可數,明月城哪可能有。”

     接著他把這個世界官職與修行者境界對應關系大致講了一遍,聽得祖安心中驚濤駭浪:米老頭那家伙在糊弄我啊,全天下就那么些宗師,我就算有鍵盤相助,修到宗師境界,恐怕花兒都謝了,更別說他不知道我有外掛,那么哪來的信心我能修到宗師境?

     正沉思間忽然注意到成守瓶用一副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自己,祖安不由心頭火起:“你懂得還挺多的啊。”

     成守瓶笑起來五官都快擠到一塊兒了:“姑爺過獎了。”

     “你也是修行者嗎?”

     成守瓶笑容一滯,有些神情黯然地說道:“不是,我沒有修煉天賦呢,無法感知到天地元氣。”

     祖安嗯了一聲:“還是你們這種閑人會生活,不能修行還什么都懂。”

     來自成守瓶的憤怒值+33!

     祖安想了想問道:“對了,明月城里有沒有什么神醫之類的,遠近聞名的那種?”要是按部就班修煉到宗師,恐怕都成白胡子老頭了,那時候恢復了能力還不是只能望X空流淚,不行,一定要另想他法。

     這個世界既然是修煉世界,那么醫生什么的肯定更厲害,說不定他們有辦法呢。

     “神醫啊,有啊,”成守瓶顯然和享受這種給人答疑解惑的感覺,“城中的紀先生是明月城……哦不對,是整個臨川郡最厲害的神醫,沒有他不會治的病。”

     “姓紀?不會是叫紀曉嵐吧?”祖安問道。

     “紀曉嵐?”成守瓶撓了撓腦袋,“不是呀。”

     祖安頓時來了精神:“走,帶我去找他!”

     成守瓶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姑爺,你不是被二小姐的哀嚎之鞭打傷了么,怎么看著……”

     祖安眼睛骨碌碌一轉:“我去找紀神醫就是為了治身上的傷啊。”

     “可之前府上的大夫已經給姑爺敷了藥了,姑爺多修養幾日便好了,沒必要去找紀神醫啊。”成守瓶問道。

     祖安一臉黑線:“你是姑爺還是我是姑爺,廢話那么多干什么,直接帶我去不就結了么。”

     “姑爺息怒,姑爺息怒,小的這就帶您去。”成守瓶臉上又是諂媚的笑臉。

     祖安有些意外,這家伙脾氣還真好,這樣都

     沒生氣,剛剛自己那樣諷刺他,他的憤怒值也才一丁點,是這些年在楚府中被磨平了棱角么。

     他換了件衣裳,兩人便這樣走了出去,本來他還有些擔心不能自由出入,誰知道門口的侍衛只是多看了他兩眼,并沒有阻攔他出門。

     想起昨晚進門的場景,祖安忍不住問道:“對了,大小姐呢?”

     “大小姐好像出去了。”成守瓶答道。

     祖安心中松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么,面對那主仆倆總有一種莫名的壓力:“對了,你知道雪兒么?”

     成守瓶眼前一亮:“雪兒姐誰不認識啊,她是大小姐的貼身丫鬟,人美聲音又甜,府里不知道多少小廝把她當做夢中情人呢,少爺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幫我倆撮合撮合?”

     “你在想屁吃呢,”祖安一陣無語,這家伙哪來的自信敢對雪兒動心思,“別扯那些有的沒的,還有沒有關于她的其他信息?比如她是從小在你們楚家的么?”

     “哦,那倒不是,”見對方拒絕幫忙撮合,成守瓶不禁有些低落,看來姑爺也看上了雪兒了,聽說大戶人家小姐的貼身丫鬟是要給姑爺當同房丫頭的,“雪兒姐好像是三四年前小姐在外面救回來的,后來她乖巧懂事又聰明伶俐,很快得到小姐歡心被任命為貼身大丫鬟。”

     “乖巧懂事?”祖安實在沒法把那個牙尖嘴利的丫頭和這幾個字聯系在一起,聽到對方是三四年前才到楚家的不禁若有所思。

     “對了,家里二房三房是什么情況,和老爺這一脈關系怎么樣?”祖安又想到今天在祠堂里發生的事情,楚鐵生和楚月坡好像對他有一種莫名的敵意啊。

     “還行吧,”成守瓶想了想答道,“二老爺平日里負責家族里鐵礦武器的經營,三老爺負責家族里鹽的經營,算得上是老爺的左膀右臂。”

     “鐵、鹽?”祖安聽得一愣,這是修行世界哎,不說經營點靈石礦什么的,再怎么也要養點魔獸什么的吧,怎么經營這么……這么平民的東西。

     仿佛是猜到他所想,成守瓶解釋道:“姑爺你可不要小瞧這兩樣,這兩樣能為家族帶來巨額的利潤,我們楚家富可敵國就是靠這兩樣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能修行的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人都像我們一樣,沒法感受到天地元氣的存在,只能普普通通過一生,而鹽和鐵都是我們生活的必需品。”

     祖安撇了撇嘴:“什么叫我們,別把我和你們這種普通人混為一談,我可是能修煉的。”

     成守瓶眨了眨眼睛看著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心想這姑爺果然如他們所說,球本事沒有還會夸夸其談。

     不過沒關系,他畢竟是姑爺,我一定會幫他爭取到小姐的芳心。都說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我在他最微末的時候幫助他,到時候自然也成了他心腹,我也能水漲船高,說不定還能和雪兒……嘿嘿嘿~

     “傻笑什么呢,”祖安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那個紀神醫的家往哪邊?”

     成守瓶扶了扶頭上那兩個發髻:“姑爺以后能不能別打我頭,這發髻很難梳的。”

     祖安看著他頭上那兩個叉燒包一樣的玩意就有些無語:“行了行了,快帶路吧。”楚府的大致情況他也了解了,誰想害他只能后面慢慢查,當務之急是先解決自己下半-身的幸福問題。

     “姑爺,我

     覺得你沒必要去找紀神醫了。”成守瓶小跑著追了上來。

     “為什么?”祖安有些不解。

     成守瓶解釋道:“因為這個紀神醫立下了規矩,要想找他看病,要付百兩銀子的掛號費。”

     “百兩銀子?就掛個號?他那里鑲鉆了么?”從這兩天的見聞他大概已經了解了這個世界的貨幣體系,其實和中國古代歷史上差不多,一千文銅錢等于一兩銀子,一兩金子等于十兩白銀,在黃金之上,還有另一種硬通貨,那就是元石,只不過元石往往是有價無市,具體價格很難數據化。

     但這個世界的計量單位并不像中國古代那樣,而是和現代世界差不多,一兩等于50克,同時白銀也沒有泛濫貶值,一兩銀子的購買力差不多1800人民幣左右,一百兩就相當于180000人民幣了,還僅僅是個掛號而已,難怪他會叫起來。

     祖安想了想摟過成守瓶的肩膀:“小瓶瓶,你看姑爺現在手頭有點緊,你能不能借我一點周轉一下,等我有錢了加倍還你。”

     成守瓶悄悄捂住了腰側荷包:“姑爺,您是主子,我是下人,您一個主子都沒錢,我這個當下人的又怎么可能有錢呢。”

     祖安將他的小動作盡收眼底,不過并沒有在意,他身上就算有點銀子,也不可能有100兩銀子這么多:“對了,明月城這邊哪里有販賣奴隸的地方啊?”

     “姑爺你是指牙行吧,城里有專門的地方可以讓貴族之間交易仆人丫鬟,每個人價值從幾兩到幾十兩不等……”成守瓶說著說著一愣,忍不住回頭看了祖安一眼,艱難地咽了咽口水,“姑爺,你不會是想把我賣了吧?”

     祖安神情一肅:“怎么可能,姑爺我是那樣的人么?”

     他心中卻是在盤算,將這家伙賣了也不值幾兩銀子,而且他是公爵府的人,也未必賣得掉啊。

     盡管得到了他的保證,成守瓶還是覺得后背有些發涼,急忙說道:“姑爺,其實還有一個辦法,除了100兩銀子之外,若是能幫紀神醫完成一個任務,也可以得到他的診治。”

     祖安心中一松,直接拍了他肩頭一巴掌:“你不早說,害得我差點把你賣了。”

     成守瓶:“……”

     看著姑爺興致勃勃的背影,成守瓶欲言又止,要知道紀神醫那些任務絕非普通人可以完成的,可又擔心自己被賣掉,他終究還是沒有告訴對方實情。

     沒過多久,兩人便來到了一處宅子附近,望著前面人山人海,祖安咽了咽口水:“怎么這么多人?”

     成守瓶訕訕笑道:“我剛剛沒跟姑爺說過么?紀神醫這里向來都是這么多人的呀。”

     祖安想到前世那些三甲醫院專家號,提前十天半個月都未必約得到,更別說那些名醫了,這個神醫這種情況也實屬正常。

     咦,不對啊,掛號費不是要一百兩銀子么,這個世界的人都這么有錢了?可看這里三層外三層圍著的,一個個衣服料子也不咋地,看著也不像大富大貴的樣子。

     “紀姑娘呢,紀姑娘怎么不在呀?”人群中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瞬間引起了一陣騷動。

     “對,我們要見紀姑娘。”

     ……

     祖安聽得一愣,回過頭來看著成守瓶:“你說的紀神醫是個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