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異世 第15章 梅花十二


    “因為它們脾氣很暴躁?”祖安試探著問道。

     成守瓶答道:“因為他們最擅長掏肛啊,每次都從獵物肛門處襲擊,他們彎曲尖銳的牙齒咬住你的肛門就會不放,然后使勁往外一扯,腸子內臟什么的嘩啦啦地就流出來了。”

     “你說就說,干嘛跑到我身后比劃。”祖安一臉郁悶,捂著屁股恨不得直接將他踹開。

     成守瓶嘿嘿笑道:“小的這不是擔心姑爺么,就因為和這種豺狼對上,很容易被肛裂,所以大家稱呼其為剛烈黑豺,再加上這玩意特記仇,又愛成群結隊,所以很多強者都不愿意惹上,看到它們都繞著走。”

     祖安聽得兩股間涼颼颼的,急忙哼了一聲:“你看姑爺像是招惹那惡心玩意兒的人么?”

     成守瓶打量了他一番,想到了關于他的傳言,這才放心下來:“的確不像。”

     祖安仿佛能從他眼神里讀出對他實力的嘲諷,不過這會兒也沒功夫和他算賬:“你先回去,記得不許告訴府上的人我來這里了。”

     沒見到想看的紀姑娘,成守瓶也沒什么興趣留在這里,還不如回去看看雪兒姐回來沒有呢,聞言拍著胸脯說道:“放心吧姑爺,你忘了我的名字了么,絕對地守口如瓶!”

     祖安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為什么總覺得這家伙是個坑貨了。

     不過終于將他打發走了,祖安找了塊布蒙在臉上,往人群里擠去,他如今力氣變大,很容易便擠了進去,看著躺椅上的那中年人問道:“你真的什么病都能治么?”

     這個一定要確認清楚,不然萬一他歷盡千辛萬苦完成了任務,結果對方不能治,那豈不是虧大了?

     “除了窮病,都能治!”紀神醫依舊搖晃著老爺椅,壓根都沒睜開眼睛。

     “那萬一我完成了任務,最后你卻治不了我的病呢?”祖安還是不放心。

     紀神醫終于睜開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最后目光落到他雙腿-之間:“不就褲襠里那點事么,搞得像什么絕癥一樣。”

     祖安心中一喜,對方就是看了他一眼便找到癥結所在,看來有戲。

     不過他馬上感覺到周圍的人拋來詭異的目光,顯然聽到他是那里的問題,不是心生同情就是心生鄙夷。

     “嘖嘖嘖這么年輕就不行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你們要牢記他的教訓啊,少年不知精寶貴,老來望X空流淚啊。”

     “不會是花柳吧,隔這么近會不會傳染啊?”

     ……

     也不知道誰說了一句,他方圓數米之內,頓時一個人都沒有了。

     那個笑話說得好,如果一個女人在洗澡時被人突然闖進來拍照,最該遮住什么地方,答案當然是臉。

     祖安心想幸好老子把臉給擋住了,不然真是丟人丟到家了,這個什么紀神醫不知道什么叫病人的隱私么,竟然這么就喊出來了。

     “那好,這個任務我接了,到哪兒去找剛烈黑豺的蹤跡?”反正人家看不到他的臉,還是多打聽一下任務情報更有用。

     “你?”紀神醫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搖了搖頭,“你的實力太低,小心去了被爆菊。”

     “這你不用管,我既然接,自

     然有一定把握。”祖安答道,他打算先去看看,實在完不成任務就退回來,回家默寫一本《少婦白X》再試試。

     “你要找死我也懶得管你,城外豺狼谷,自己去找吧。”紀神醫翻了個白眼,又繼續假寐起來。

     祖安點了點頭,便轉身往外走去,這時周圍的人紛紛勸他:“小伙子別去了,什么也比不上命重要啊。”

     旁邊另外一個人馬上反駁道:“我倒是不認同,身為一個男人,那玩意出問題了,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

     祖安覺得自己在留在這里,都可以親自給鍵盤貢獻憤怒值了,陰沉著臉快速離開,剛離開沒多久,一個小瓷瓶便拋到了他手中。

     什么玩意?

     他正愣神的功夫,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這是療傷藥,說不定能救你一命,豺狼谷很危險,勢不可為時便快點跑。”

     他聽出了這是紀神醫的聲音,回頭看了那邊一眼,發現他依舊躺在老爺椅上養神,其他人仿佛并沒有聽到這句話,依然圍著他哀求著。

     祖安心中不由一暖,這家伙原來是刀子嘴豆腐心,果然不愧是醫者仁心啊。

     他哪知道紀神醫此時在暗暗冷笑,讓你小子剛剛污蔑我女兒的清譽,給你一瓶藥讓你膽子更大,更加深入豺狼谷,那時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原來剛剛祖安在人群中的行為并沒有瞞過他的耳目。

     祖安哪知道這些,一臉憧憬地往城外走去,之前是坐在楚初顏車上,一路上也沒來得及細看,現如今終于有機會打量這個全新的世界。

     街道布局、房屋結構什么的和古裝劇有些像,不過最大的不同就是人們的穿著。

     中國古代講究衣服蔽體,基本不會露肉出來,但這個世界似乎有點不一樣,他這一路上已經看到了不少露出白皙大腿的姑娘了。

     同樣是裙子,但這個世界的女人似乎不吝嗇秀出自己的身材,周圍的男人對此也習以為常。

     祖安有那么一瞬間的恍惚,仿佛回到了自己那個時代的都市步行街上,看著俊男美女們穿著時裝在走秀一般,唯一的區別就在于這個世界的服飾多了幾分古風的元素。

     看來修行讓這個世界比中國古代開放了很多,經過最初的驚愕,祖安很快習以為常,畢竟在前世街上也經常是漢服小姐姐與現代時裝美女并存么。

     咦,那妹子頭上怎么多了兩支耳朵?屁股上搖晃的那根什么玩意?

     當真是恐怖如斯!

     祖安倒吸一口涼氣,他這才想起之前從成守瓶那里探聽到的一些世界背景,千年前幾代皇帝帶領人族擊敗了異族聯軍,將各族趕到了世界邊緣的苦寒之地。

     千年的征戰各方勢力犬牙交錯,不少異族也留在了人族的國家,人族并沒有對其趕盡殺絕,雙方達到了某種默契共存的狀態。

     祖安沿途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看到異族的概率和前世在城市看到外國人概率差不多,顯然還是人族占據了絕對優勢。

     可惜我對獸女沒什么興趣啊,貓女、虎女什么的很難戳中他的點,不過狐貍精倒是蠻不錯的。

     祖安腦筋又開始亂YY了,不知道有沒有精靈啊,精靈我喜歡;美人魚也可以,只

     不過美人魚下面到底是腿還是尾巴呀?

     哦對了,不知道有沒有龍族,龍女什么的最喜歡了,只不過龍那么大,我會不會被壓死?

     ……

     不過他一想到自己身體情況,興奮的臉頓時垮了下來:“都立不起來,想這些干嘛呀。”

     忽然肩頭被拍了一下,一個聲音從身邊傳來:“祖兄弟,你這是去哪兒啊?”

     祖安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黑衣男子笑嘻嘻的看著自己,下巴那里有一顆黑痣,隨著他的笑容,痣上的黑毛也一陣陣發顫,脖子那里有一處猙獰的紋身,花里胡哨地好像刻著“十二”兩個字。

     幸好這身體的主人不是個文盲,不然自己穿越過來真是抓瞎了。

     不過祖安依然有些蛋疼,因為面前這人面相一看就是反派啊,我他媽有這么倒霉么?出門就碰到事情啊。

     那人見他一直不回應,三角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不過很快便被笑容所掩飾:“怎么,不認識兄弟了,我是梅花十二啊,以前還一起喝過酒玩過骰子的。”

     世上還有這么奇怪的姓?

     祖安忍不住問道:“你是不是有個妹妹叫梅花十三?”

     “妹妹?”梅花十二一愣,哈哈笑了起來,“要是十三弟聽到你這樣說,非揍你不可。”

     真有梅花十三?

     祖安心中隱隱升起一個期待:“那你認不認識一個叫伍六七的理發師?”

     “伍六七?理發師?什么亂七八糟的,聽都沒聽過。”梅花十二問道,“怎么,你認識?”

     祖安搖了搖頭:“不認識。”

     梅花十二一陣無語,心想既然你不認識那問個毛線啊。

     來自梅花十二的憤怒值+12!

     祖安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這樣就生氣了?看來他的心眼夠小啊。

     “咦,怎么感覺你長壯了不少嘛。”梅花十二摟住他的肩膀,忍不住捏了捏。

     祖安暗罵了一句死變態,從他臂彎里躲開:“可能是公爵府里吃得太好了吧。”他故意搬出楚家的名頭,是想他知難而退,如今有正事在身,可不想節外生枝。

     梅花十二心想你糊弄鬼呢,這短短兩天你吃得再好也不帶長這么快的,不過他也想不到對方會短短一夜的功夫就成了修行者:“對了,你這是干啥去啊。”

     “哦,我打算出城一趟。”祖安模棱兩可地說道。

     梅花十二眼前一亮:“正好,我也要出城啊,同行啊。”

     祖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好啊,不知道這位十二兄要去哪里呢?”

     梅花十二眼睛骨碌碌一轉:“兄弟你去哪兒啊?”

     “我去豺狼谷啊。”祖安直接答道。

     “真巧啊,我也去那兒啊。”梅花十二心中暗樂,這家伙真是一如既往地蠢,竟然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

     咦,等等,這家伙去豺狼谷干嘛?

     算了,管他去干啥呢,那里正好是個殺人越貨的寶地,把他殺了扔到豺狼堆里,保證尸骨無存,楚家也找不到他頭上。

     上次任務辦砸了,沒想到他竟然被雷劈了還能活下來,害得自己被幫主狠狠責罰了一頓,這次當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