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九章 落荒而逃


    血殺主宰的氣息,瞬間變得極其虛弱。

     對面,斗天主宰和碧落主宰一怔,露出不可思議和驚愕之色。

     “這...這是什么能力,竟然能讓血殺的神級戰技施展不出?”

     “僅憑我們二人的神級戰技,絕不可能讓血殺主宰受這么重的傷勢。剛剛...似乎在我們的神級戰技即將打中血殺主宰時,他就不知為何突然遭受重創......”

     望著已經遠遠倒飛出去,身上氣息萎靡,連生命之火都變得虛淡的血殺主宰,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二人內心并不平靜。

     他們下意識的轉頭看了眼劍塵,此時此刻,劍塵在他們二人眼中是越來越神秘了。

     “這位劍塵道友,手段還真是層出不窮啊,難道他是獲得了我族歷史上,某位大人物的傳承嗎?”斗天主宰心中暗道,這一刻的他,在心中也對劍塵滋生出了濃濃的忌憚。

     另一邊,劍塵目光一瞥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低喝道;“愣著干什么,要想徹底斬掉血殺,那就趕緊出手。雖然這一擊讓他身受重創,但他有八道始祖印記,這樣的傷勢還不足以要他性命,如果繼續給他時間,那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再次恢復巔峰時期。”

     “對,血殺不死,我們今后都不會好過,絕對不能給他喘息的時間。”

     斗天主宰和碧落主宰猛然驚醒,二人不再遲疑,同時沖向血殺主宰,目光冷冽,殺意滔天。

     不過劍塵的速度比他們更快,他就猶如瞬移一般,瞬間跨越了兩者間的距離出現在血殺主宰面前,手掌虛空一按。

     頓時,血殺主宰身體周圍的空間塌陷,無數空間利刃充斥在其中,鋒利無比,威力巨大,層層疊疊的將血殺主宰籠罩。

     這種時刻,血殺主宰身上的遁天神甲發揮了作用,遁天神甲憑著其堅固的材質抵擋了空間利刃的切割,避免了他被空間利刃碎尸萬段的風險。

     但沒有能量注入的遁天神甲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當這些空間利刃與遁天神甲觸碰時,蘊含在空間利刃上的強大沖擊力,則是直接透過遁天神甲,化作了一股巨大力量傳遞到血殺主宰的肉身上。

     頓時,血殺主宰再次遭受重創,口中鮮血吐個不停。

     緊接著,斗天主宰和碧落主宰也先后趕來,手中的神劍爆發滔天能量,毫不留情的斬在血殺主宰的身上。

     “砰!”

     天地間傳出一聲炸響,血殺主宰就如同炮彈似地被打的倒飛了出去,口中紅色血沫吐個不停。

     這噴出的已經不是血液了,而是化作碎末的五臟六腑。

     在他頭頂,八道始祖印記散發光芒,一道道強大的生命氣息彌漫,滋潤著血殺主宰的傷勢,使得他盡管傷勢很重,但是卻能始終保住性命。

     人影一閃,劍塵再次出現在血殺主宰面前,眼神冰冷,充斥著毫不掩飾的殺意,手掌間帶著強大的力量狠狠的拍在血殺主宰的頭頂。

     他的手掌與遁天神甲的戰盔相觸,頓時傳出一股堅硬的質感,令的劍塵的手掌都是忍不住的一顫。

     不過,蘊藏在他掌間的強大力量,則是直接穿透了遁天神甲,打在血殺主宰的腦袋上。

     “啊!”血殺主宰發出慘叫,他那隱藏在遁天神甲內的腦袋,瞬間布滿了裂痕,強大的力量震蕩間,更是使得他的雙眼承受不住這股可怕大力而爆裂。

     頓時,他的雙目化作了兩個巨大的紅色窟窿,滔滔鮮血流個不停,就連元神都受到了劇烈震蕩。

     這一擊,不是元神攻擊,因此血殺主宰的始祖印記,并不能護住他的元神。

     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的身影出現,同時出手,兩柄中品神劍帶著撕裂虛空的力量斬在血殺主宰身上。

     血殺主宰一時失手,使得場中戰局瞬間扭轉,瞬間轉為劣勢,被劍塵三人壓著打。

     而血殺主宰在接連受創之下,傷勢越來越嚴重,如今他已經難以凝聚力量進行抵抗,幾乎是只能被動挨打,難有招架之力。

     接下來,碧落主宰,斗天主宰和劍塵三人接連攻擊血殺主宰,各自都沒有保留,皆是全力出手,將血殺主宰從天上打入地底,又從地底打入天上。

     若非是有八道始祖印記,遭受如此重創之后,怕是根本就堅持不到現在。

     四大混元境強者,在和平域打的天崩地裂,日月無光,虛空都被毀滅了一遍又一遍,震動了整個木靈界。

     “劍塵,待本座歸來時,必將你挫骨揚灰!”陡然間,血殺主宰發出一道凄厲的聲音,充滿了無盡的恨意和滔天的怨氣。

     下一刻,他的肉身開始燃燒,已經以自損為代價施展秘法,身軀化作一道血紅色光芒洞穿虛空,瞬間消失不見。

     劍塵意念一動,整片虛空開始劇烈扭曲,以空間法則進行強行干擾,不過卻沒有阻攔下血殺主宰。

     沒有絲毫遲疑,他的身影也是緊跟著消失,掌控空間進行挪移,朝著血殺主宰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就這樣,血殺主宰以自損為代價施展逃命秘術,在前方瘋狂的逃竄,而后方,劍塵則是操控空間法則,對血殺主宰緊追不舍。

     血殺主宰沒有逃向赤血界,他的生命之力在瘋狂燃燒,從而獲得了遠超他本身境界的極致速度,很快就出現在無盡海域上空。

     緊接著,空間微微扭曲,劍塵的身影突然出現,以盤坐的姿勢浮現在天地間。

     血殺主宰的速度太快了,也唯有他以空間法則能勉強跟上,至于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早就被甩在大后方。

     “該死的空間法則,竟然這樣都甩不掉。”前方,在瘋狂逃竄的血殺主宰也是察覺到后方的劍塵,頓時恨得咬牙切齒。

     下一刻,他的精氣神也開始燃燒起來,化作了一股澎湃的力量盡數注入遁天神甲中。

     遁天神甲在得到了這股能量的催動之后,上品神器的特殊能力終于開始發揮,它包裹著血殺主宰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仿佛遁出天地外,不僅徹底隱去了蹤跡,就連氣息也消失的干干凈凈。

     兩個呼吸后,劍塵來到了血殺主宰消失的位置,望著這空空如也的虛空,當即一聲冷哼,手掌隔空拍打虛空,剎那間讓方圓十萬里虛空化作一片黑暗。

     這是一副可怕的場面,茫茫大海上空,前一刻還艷陽高照,然而陡然間,所有光芒消失,整片天地都黑色伸手不見五指。

     位于下方的大海中,立即有眾多實力不等的海獸探出了腦袋,當中甚至還有勢力臻至無極境層次的圣獸。

     所有海獸目光齊齊凝望蒼穹,只看到在這無邊黑暗的天空中,只有一道身穿白色長袍的身影盤坐天地,身上散發出一股令它們心驚膽戰的可怕氣息。

     在所有海獸眼中,這道人影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仿佛代表了世間的唯一光彩。

     這片被粉碎的虛空并未持續多久,每個世界都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僅僅過去了數個呼吸的時間,這片虛空便徹底恢復如初。

     然而劍塵卻已經消失不見,他以此地為中心,開始對附近的虛空展開了地毯式破壞,想要將血殺主宰從隱匿狀態下逼迫出來。

     他的速度極為迅速,在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內,便將方圓百萬里天地盡數破壞了一遍,然而并未尋到血殺主宰的身影。

     見此,劍塵停止了破壞,他盤坐虛空,臉色有些陰沉,心知血殺主宰已經逃遠了。

     又過了十幾個呼吸的時間,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才姍姍來遲,望著四周空蕩蕩的天地,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竟然讓他給逃了。木靈界這么大,如果血殺主宰一昧隱藏不出,在加上他有那件神甲的幫助,那我們要想尋到他,可真是大海撈針一般艱難。”斗天主宰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