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糧食危機(求訂閱月票)


    只是單純的殺雞儆猴!

     聽到蘇平這霸氣而毫不掩飾的話,眾人都是震撼,蘇平斬殺黑荒至尊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威懾他們?

     他們忽然感覺黑荒死的有點冤。

     不過轉念一想,換做是他們的話,估計也會想辦法立威,而黑荒至尊這樣的刺頭,毫無疑問是個合適的選擇。

     這話落在寒極天君耳中,他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的師尊,竟然只是被拿來斬殺立威?

     堂堂至尊,死的如此沒有威嚴和價值,讓他感到荒誕和凄涼,同時對蘇平多了一份濃濃的忌憚。

     “誰還有意見?”

     蘇平說完,望著寂靜的會議室,冷漠地說道。

     眾人面面相覷,蘇平斬殺黑荒至尊的余威猶在,讓他們不敢冒然開口。

     先前那幾位面帶怒氣的至尊,此刻也都神色如常,目光閃動,似乎先前發怒的跟他們并非同一個人。

     “有意見就提,沒意見的話,就按我說的做,等會師之后,怎么統籌跟安排,交給我師尊跟赤火至尊他們,你們有權來商討,但最終決策人是我們,明白沒?”蘇平說道。

     眾人臉色陰沉,其中一位至尊說道:“十天會師會不會太急促了,我們可是一個大星區,無數的星球星系,我們總不能拋棄一些人,要全都撤退的話,光是運輸都不止十天!”

     “光靠下面人跑腿,當然沒這么快,但誰讓你們觀看不練?”蘇平冷冷地看著他們,道:“以你們的手段,十天內將自己星系內的人全都集中并且搬運過來并不難吧,單是一個封神者的小世界,就能裝載一片星系的人口了,又沒讓你們將所有居住星球都遷徙過來!”

     “但這樣的話,勢必有人不愿意跟隨,畢竟很多人的資產都是自己星球上的固定資產”有至尊小聲地道。

     蘇平嗤笑一聲,道:“什么時候了,你跟我提資產,災難過后一切重新洗牌,包括那些星球上一些固化的階層,這些資產你們自己想辦法補貼,你們平日里吃的,這時候還不想吐出來?”

     “另外,你們務必要將自己星區內的人全員撤退,保護好所有人,如果我看到你們舍棄大批民眾,只保留精英的話,我相信你們會后悔。”

     聽到蘇平威懾的話,眾人面色陰沉,有至尊說道:“這時候一些無用的人就該舍棄,如果全都遷徙過來,咱們接下來生活的糧食都是一個難題,雖說我們能夠利用規則憑空造物,但這需要消耗我們的力量,我們總不能像母豬一樣給他們天天生產糧食。”

     “而且就算我們愿意,也制作不出這么多人口需要的糧食,到時必定會饑荒!”

     “沒錯,這的確是接下來的難題。”

     其他至尊也點頭附和。

     他們下意識都默認了蘇平的要求,十天會師。

     這對他們而言已經是不可抗力,誰都不愿以身犯險,蘇平能斬殺黑荒至尊,自然也能斬殺他們,尤其是蘇平囂張跋扈的態度,讓他們絲毫沒感受到自己身為至尊,在蘇平面前的重要地位和稀缺性,似乎可有可無。

     “糧食的話,我們有現成的,這些蟲子能夠成我們的口糧。”蘇平微微皺眉說道。

     “光靠我們獵殺的蟲族,只怕不夠吃,而且這些蟲族尸體不可食用,給普通人吃更不可能了。”有至尊說道。

     神尊跟赤火等人也是皺起眉頭,先前他們卡在結盟的階段,如今在蘇平的威壓震懾下,所有人都默認了會師結盟,現在他們反倒要開始面臨結盟后的真正難題,糧食問題首當其沖,讓他們都感到難處。

     如果不犧牲部分平民的話,在拋棄了大量土壤和種植星球的情況下,僅靠神庭內的種植星球生產出的糧食,根本不夠全宇宙的人享用。

     “我們可以利用規則改變這些蟲族尸體,將他們變成可食用,只是這樣會比較辛勞。”蘇平說出自己的想法,他也知道,戰爭時期,糧食物資是最大的問題,但這是不可避免的,即便保持原先各自為營的情況,也只會更糟糕。

     因為各星區都會收縮自己的防線,舍棄掉大片的疆土和居民星球跟養殖星球,到時各星區都會面臨糧食短缺的問題。

     只是如今集中起來,使得這問題爆發的更快。

     但集中的好處,是能夠減少人員犧牲,對抵擋蟲潮成功的希望更大。

     “這是個好辦法,只是這種規則轉換,一般的封神者都未必能辦到,需要咱們親自出馬,不過只是規則轉換的話,比憑空造物要省力許多,咱們要防備蟲潮中的異族,無法出現在戰場中,但總不能讓那些比咱們弱小的家伙來保護我們,我們也得做點事才行。”

     赤火至尊贊同蘇平的想法。

     神尊略微沉默,道:“我先前計算過,以我們神庭的養殖星球和儲備糧,如果供應各星區的所有人,只能堅持120年左右。”

     “但如果我們出手用規則轉換蟲族尸體,或是星空中的隕石,以及荒廢的星球,以我們諸位的效率,至少能保證三百年內不缺食物。”

     聽到神尊的話,眾人目光閃動。

     300年,對普通人而言極其漫長,上十代人了,但對他們來說,卻是極其短暫的。

     “300年能解決戰爭么?”有至尊低語,看向蘇平。

     蘇平沒有答案,他也不知道,畢竟蟲潮背后是那異族,而那異族背后似乎有別的秘密,始終不肯正面出手,不知道在忌憚什么。

     “災難當前,生育率下降,300年后的人口也許會縮水一半,能堅持300年的糧食,到時也許能堅持500年。”虛空至尊說道。

     神尊看了她一眼,微微搖頭道:“這都是在計算當中,在計算到生育率下降的情況下,我們只能撐300年。”

     虛空至尊臉色微變,沒想到情況如此糟糕。

     300年解決這些蟲潮,誰都沒有把握。

     畢竟他們至尊不敢露頭,根據目前探測到的情況,蟲潮來自宇宙之外,無窮無盡,誰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

     “你們先堅持,剩下的糧食我會想辦法。”蘇平開口道。

     眾人頓時看向蘇平,對這位橫空出世的青年,他們都知曉蘇平背后有大秘密。

     “怎么解決?”有至尊試探問道,口氣卻沒有先前的不善,擔心惹怒蘇平。

     蘇平漠然道:“總之我會想辦法,絕非戲言,你們做好自己份內的事便可,剩下還有什么問題,你們再討論,如果沒有,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你們抓緊時間會師。”

     見蘇平不愿多說,其他人也沒感再追問,從蘇平的態度來看,他們覺得蘇平并非撒謊,雖然蘇平傲慢的態度讓他們不愿承認和歸順,但恰好是這份傲慢,讓他們覺得蘇平不屑跟他們撒謊欺騙,反倒對蘇平的話較為安心。

     有些人是毒蛇,有些人卻是猛虎,而蘇平顯然屬于后者,雖然兇猛,卻不來陰的,讓他們稍稍放心許多。

     神尊看出蘇平離去的想法,當即道:“這件事就暫且敲定了,神庭歡迎諸位,來這里就是兄弟,共同作戰,雖然先前我們有諸多的不愉快,但希望接下來咱們共同一心,解決蟲潮,讓我們恢復自由!”

     眾人默認,對這樣的場面話都沒做響應。

     “后續的事情,咱們再商討,順便請各方面的專家參與,咱們雖然是至尊,但術業有專攻,未必方方面面都精通。”神尊說道。

     眾人微微點頭,今日的事對他們而言,沖擊力夠大,也需要一些時間消化。

     寒極天君見眾人反應,有些呆愣,心中卻是悲哀無比,自己的師尊死掉,居然僅僅幾句話帶過,這件事就算是翻篇了?

     殺雞儆猴,這些“猴”的確被威懾到了,但雞卻死了。

     寒極天君感覺荒謬跟滑稽,自己的師尊居然會死得如此可笑。

     “你也去吧,這里的會議錄像,你可調走,到時我們會想辦法派人過去協助你們遷徙。”神尊對寒極天君說道。

     寒極天君內心苦澀,只是低落的點點頭。

     很快,會議到此結束,眾人各自退席。

     蘇平跟神尊等人從星網中退出,幾人都在神尊的房間內,赤火至尊看到睜開雙眼的蘇平,不禁感嘆道:“還是蘇兄厲害,當初斬殺圣王時吾就看出來了,居然隔空將那黑荒斬殺,這是什么手段,蘇兄你真的沒有達到宇宙霸主境么?”

     虛空至尊同樣一雙美眸凝望著蘇平,眼底充滿好奇。

     “真的沒,不過也算半只腳踏入了吧,如果你對大道的領悟足夠深的話,也能辦到,沒什么稀奇的。”蘇平說道:“這宇宙內的時空,是可以折疊的,甚至是重疊的,看似在天涯之外,實則就在咫尺間。”

     “聽不懂。”赤火至尊撓頭道。

     神尊有些唏噓和感嘆,蘇平的話讓他都感到恐怖,這才多久,蘇平居然半只腳踏入宇宙霸主境?

     假以時日的話,蘇平豈不是必成霸主?

     虛空至尊也留意到這點,看向蘇平的眸子越發奇異,橫空出世,神秘無比,哪怕是身為至尊,她都對蘇平背后的秘密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不過,她知道這不是她能觸及的。

     “聽說你店鋪里有位服務員是至尊?”虛空至尊忽然問道。

     蘇平微愣,點頭道:“沒錯,不過我比較宅,不喜歡拋頭露面。”

     “當服務員還叫不喜歡拋頭露面么”虛空至尊心中默默吐槽一句,只能將蘇平的意思理解成另外一層意思,不喜歡到處“打鬧”。

     “黑荒星區的事,回頭可以讓她去。”

     蘇平將混沌宇宙內的卡婭芙蕾釋放出來,先前神尊的話讓他留意,道:“師尊你們就不必親自前往了,萬一半途遇到那蟲潮中的異族就倒霉了。”

     卡婭芙蕾剛出來,還沒明白什么情況,但聽蘇平這話,也能猜到是什么意思,不禁有些氣怒,難道自己去遇到就不倒霉了么?

     不過,身為階下囚,她只是氣鼓鼓地瞪著蘇平,無言反駁。

     “這樣也好。”神尊看了一眼這位原始星圣女,對蘇平道:“她繼承了那古尸的傳承,你能控制住她么,她會不會突然頓悟,將傳承全都吸收,達到那古尸生前的高度?”

     卡婭芙蕾聽到這話,氣得白眼直翻,這師徒倆一個比一個賊,連這點都防備到了,這是徹底不給她翻盤掙脫的機會啊!

     “不會,霸主的傳承不是那么好消化的,她資質一般,在她成為霸主前,我會比她先達到,到時就算她是宇宙霸主,我也能將她鎮壓。”蘇平說道。

     卡婭芙蕾差點沒一口老血嗆出來,自己資質一般?從小到大,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評價,簡直是荒誕。

     不過,反駁的話到嘴邊,看到眼前的蘇平,她又啞火了。

     跟這家伙相比,自己似乎的確稍顯遜色了。

     蘇平說這話并非故意打擊這位原始星圣女,而是將后者跟他見到的那些神族神子,以及天道院的道子相比,跟那些妖孽對比的話,后者的確算是一般了,丟在天道院里,那幾位道子候選者都能將她輪番抽打一遍。

     神尊等人看到卡婭芙蕾吃癟的模樣,雖然對方是敵人,但也感到一絲好笑和莫名的同情。

     “我先回店了,有什么事師尊你再通知我。”蘇平說道。

     “好。”

     跟幾人告別,蘇平當即帶著卡婭芙蕾回到店鋪里,此刻店鋪今日的營業已經滿員,在閉門歇業。

     蘇平跟唐如煙、喬安娜等人打聲招呼,便領著卡婭芙蕾來到寵獸室中。

     “你要做什么?”

     卡婭芙蕾警惕地看著蘇平,她知道這家伙對自己不會憐香惜玉,絕沒好事。

     “奴役你。”蘇平說道。

     “”

     卡婭芙蕾有些懵,說的這么直接的嗎?

     很快,她便看到蘇平指尖浮現出暗黑色的光芒,在她眼前的虛空中繪制一道奇異的咒文。

     隨著咒文逐漸成型,奇異的力量從中散發出來,卡婭芙蕾感到神魂有些眩暈,似乎意識要被這咒文吸入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