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7.第4067章 斑駁仙身


    太始逆亂!

     秦軒力量,在這一刻,似天崩地裂,日月碰撞。

     他的氣息,變得無比的混亂且強大。

     漠然無情的玄金面上,雙眸赤紅讓人感覺到那無邊的戰與狂。

     太荒的眼神中也浮現出了殺意,他仿佛下定了決心。

     “是你在尋死,既然如此,那便將你抹滅吧!”

     太荒開口,他的聲音,仍舊高高在上。

     太荒真極身上,十三極法歸一,散發著超越了上蒼大道般的神瀅。

     十三極法,每一種都是不受上蒼約束的存在,可在上蒼之外,號令歲月流程,掌握一方天地

     面對秦軒,太荒動了,同樣是一拳,向秦軒砸來。

     秦軒卻收起了無終劍,他面對太荒,以拳對拳轟出。

     轟!

     一道轟鳴,秦軒足足被轟退了千里。

     他的身軀,再一次的裂開,如若要化為無數的碎片。

     可秦軒,卻是硬生生的將自己破碎成碎片的身軀在聚攏。

     很難想象,這是何等毅力!

     可秦軒,卻在支撐,不過是身化萬片,他秦長青,又不止經歷過一回。

     至于痛楚,傷勢他秦長青,更是何曾在乎過。

     他恐怖的意志力,讓太荒都不由動容。

     千里之外,秦軒再次踏步,他拖著破敗的身軀而出,再次一拳砸來。

     太荒看得出,這仙,是想要與他硬撼。

     他怒極反笑,大聲道:“太可笑了,仙,我掌握十三極法,就憑你,如何覺得,能與我硬撼!?”

     “我太荒,古今無雙,而你呢!?”

     他的聲音,直入人心,讓人不由心中震顫。

     可秦軒卻是心境圓滿,面對太荒的話語,他回應的只是這一拳。

     同樣是一拳,秦軒爾等身軀再一次被轟退,他的四肢五骸都被分散了,化作了無數破碎。

     這一次,不同的是,太荒,居然也隱隱后退了一步。

     這一步,讓太荒的神色有些陰沉,他望向自己的手,卻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太荒真極身上,自己修煉出來,傲視古今的絕世極法之身,居然被磨滅了一部分極法的力量。

     太荒再次抬頭望去,只見,仙的身軀已然再次重聚。

     甚至,仙的半邊身子,還未曾聚攏,玄金面,也近乎代替了仙的容貌,也伴隨著一些破碎的臉頰化作碎片重聚。

     就在這時,只見仙身軀一震,周圍,方圓百里的天地,直接化作了洪流,沖擊在了仙的身上。

     掌握天之極法的太荒明白,這是天之極法,將天地化作最為原始的力量吞噬入體。

     這種力量,需要付出代價,天地的力量雜亂,而他們修煉出的本源,卻是極其精純。

     仙此舉,固然能夠勉強維持自己的身軀和本源,卻也在消耗未來。

     可此舉,也讓太荒看到了這仙的決心。

     對方,本不必與他搏死,卻為了要斷他無敵之路,不惜毀前路。

     “值得么!?”

     太荒開口了,他望著仙,心中不屑,也覺得這仙很愚蠢,但不得不承認,現在的仙,有與他一戰的資格了。

     他每一拳,都是大道化簡,萬道歸一。

     每一拳,他的力量消耗也不輕,并非是看上去的那般傲然。

     尋常天驕,一拳已然落敗,甚至見識到他的力量后,自然不敢與其為敵。

     眼前的這個仙,是唯一一個,見識到他的力量,見識到他太荒真極身后,居然燃起了更為猛烈的戰意,甚至不惜耗盡一切,與他一戰。

     還在以強大的意志在聚攏身軀的秦軒,終于開口了。

     這般聚攏身軀,就像是陷入到昏迷的植物人在全力的醒來,不對,這要比其,還要困苦千倍、萬倍。

     可秦軒,還是在支撐著,他望著這太荒,不惜一切,只為斬此人無敵。

     “我若覺得值得,那便是值得!”

     “太荒,世間生靈有萬般,斷你無敵路者,為我獨仙!”

     秦軒開口了,他的聲音內,蘊藏著絕世的驕狂。

     連太荒的眼眸都在凝縮著,但太荒卻是冷笑一聲,“斷我太荒無敵路,世間不曾存在,你也無法做到!”

     “我便看看,你能承受我多少拳!”

     太荒聲音落下,他便是探出手掌握拳,主動踏步而出。

     轟!

     這一拳,秦軒的身軀后退百里,一部分的身軀化為了齏粉。

     可即便如此,秦軒還是聚攏這些齏粉,九極濁力之心在瘋狂跳動著,甚至,從破碎的一部分,可以看到他體內裂開的九極濁力之心。

     他此刻的九極濁力之心,就像是破碎的瓷器般,從其中,不斷的有濁血從其中滴落,飄灑于虛無。

     秦軒的身軀一震,他向一處望去,遠處,足足有數百里的天地湮滅,直接化作了洪流。

     洪流沖入到他的身軀之內,可以看到,秦軒的身軀之上,出現了銹跡般的斑駁。

     可他也不在意,秦軒再次踏步而起,揮出一拳。

     轟!

     又是一拳,這一次,太荒也退了,他身上不少的寶紋都被磨滅了。

     太荒瞇起眼睛,他再次動了,這一次,他動了太荒真極身的全部力量。

     他身上,十三極法都在施展,同時作用。

     他踏步了,再次揮出了一拳。

     轟!

     這一拳,前所未有的可怕與強大。

     聚集十三極法的力量,超脫上蒼,力量、速度一切都近乎到達了通古境的極致。

     當太荒再一次出現時,他的手中,卻是一顆心臟。

     “你的身軀,能夠不斷復生,便是因為這一顆凝聚了始皇之力的心臟吧?”太荒望著手中滿是裂痕的九極濁力之心,他眼神愈加冰冷,“失去了這一顆心臟,你還能夠,重新聚攏身軀?”

     在數次交手之中,太荒看出了秦軒體內的關鍵。

     而被破開胸膛的秦軒也是稍有的在顫抖著,他的本源近乎崩潰,化為虛無。

     無數的光輝渙散,那是秦軒的本源,向外飄散。

     若本源盡數破散,他秦長青,也當歸于虛無。

     秦軒此刻,身下,一朵紅蓮綻放而出。

     從紅蓮之中,飛出了無盡無量的絲線,那是因果,以因果為聯系,入那不斷飄散的本源。

     太荒轉身,望著蒼業火,眉頭深深皺起。

     玄金面下,一道淡笑聲響起,“天地昭昭,歲月遙遙,縱觀今古,是上蒼下,亦或者是上蒼之上。”

     “是無始,還是無終,誰在稱無敵,誰又在言不敗。”

     他的話語,讓太荒的眼神中迸射出無數的殺機。

     他一把,直接捏碎了九極濁力之心,這一顆心,直接在天地之中碰撞,在湮滅。

     秦軒的身軀之后,天鼎浮現出來。

     秦軒的身軀在重聚,只是失去了九極濁力之心。

     天鼎一震,以秦軒為中心,方圓近乎十萬里天地,殘骸,廢墟全部化作了洪流,沖擊向秦軒。

     在太荒的目光中,他看到,那破碎的九極濁力之心,此刻,卻在復生,是在恢復。

     只是,上面滿是如同銹跡般的斑駁。

     秦軒踏步了這一步,他出現在了太荒的面前。

     太荒抬起手,他手中,握住了一根棍,此棍有十三節,對應十三法。

     秦軒一拳,轟在了這十三節棍上。

     轟!

     這一次,是太荒,足足后退了數里之遙。

     太荒再次抬頭時,看到秦軒已經踏步,等他平息后,秦軒便已經一躍而起。

     “我仙在通古,通古便不可有無敵!”

     秦軒在開口,他再次握拳轟落。

     這一次,太荒手握十三真極棍,退后十數里。

     秦軒背后,天鼎再一次震顫,再有十萬里天地化洪流,鑄我秦長青

     斑駁仙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