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8.第4068章 意外


    秦軒,在拼盡一切。

     徹底動用全力,連蒼業火的力量都未曾保留,盡數施展。

     因果的力量,業力,不斷的聚攏著他的身軀。

     轟!

     一躍而起,二人跨越虛無,再次碰撞在一起。

     這一次,秦軒每一拳揮出,都在前進,而太荒,反而在后退了。

     聚集了十三極法的太荒,太初家的傳人,在這一刻,卻被仙所轟退。

     太荒盡管在后退,可他卻也在不斷出手。

     只是,他每一次出手之中,力量都在衰減。

     反倒是秦軒,每一拳之力,力量都近乎在增長。

     再有一方天地化為洪流,如若一條長龍,跨越了數萬里的虛無,直接沖入到秦軒的身軀之上。

     可以看到,秦軒那破敗的身軀,在變得愈加可怖,青衣之上,滿是如同銹跡般的斑駁。

     秦軒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可麻木,仿佛本源,已經不再屬于他。

     秦軒卻并未在意,他的眼神中,只有太荒一人。

     皆在通古巔峰,皆在極致,太荒很強,但秦軒不認為,自己一步步走到今日,相差太多。

     縱太荒有十三極法,可卻無真寶,坐擁天鼎和蒼業火的他,未必便遜色。

     最重要的是,在看到太荒那十三極法匯聚而成的太荒真極身,他秦長青若連一戰之心都不曾有,那么,他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秦軒自然不想到此為止,古今歲月之中,太荒絕不是一人。

     十三極法,也并非是極致。

     這一次,他能退,避開,下一次呢?

     即便是大羅金仙面圣人,即便是混元仙尊見大帝,他秦長青,也未曾畏懼過。

     帝境殺祖,祖境斬無量,通古撼古帝,通古殺古帝

     他秦長青一路走來,從不曾缺少過以弱勝強之心,更心存大無畏。

     所以,這一戰,不可避免,即便付出了慘烈的代價。

     可若是勝了,通古境之下,方才可證其道。

     超越桎梏,超越極致,超越所有,走出他秦長青自己的道路,然后以這無比絕世,超越古今一切天驕無敵者的姿態,踏入古帝。

     古帝第一劫,大劫又如何?非大劫又如何?

     我秦長青一路走來,不曾缺少劫難,更不曾缺少大劫,便是以米粒之光,微薄之劫入古帝,他秦長青,也當超越古今,名垂不朽!

     秦軒的心中,秉承著信念,他何須去等那一場大劫。

     他需要的是,以超越古今的姿態,來踏入古帝。

     什么規則、思想、道路,皆不過是他人所定罷了,而他秦長青,走的,踏得己路,修得自我。

     轟轟轟

     無盡的虛無之中,數十萬里天地,都成為了兩人的戰場。

     秦軒就像是一個瘋子,他的身軀不斷的崩滅,又在不斷的重聚。

     太荒,從無上無雙之態,化作了如今的七竅溢血,身軀之上,近乎六層的寶紋都被磨滅。

     那可是十三極法修煉而成的寶紋,就被秦軒,這一拳拳轟破了。

     太荒望著秦軒,他也在不斷出手,眼神中也只有平靜。

     只是有一絲不解,不明白,他已經占據先機,底蘊,更超出這仙不止一籌。

     力量之上,仙也無法與其相比。

     為何,在他眼中,一個明明注定失敗的敗者,卻能夠做到這種地步,讓其重創至此。

     他坐擁著太初家的絕世傳承,初生之時,修煉的便是極法,便是至高無上。

     太初家的理念,更是貫徹隱世而絕世這一念。

     他太荒,無需去和任何人出手,他便是這世間絕世。

     事實證明,也是如此,他見過了一些驕才,可在他展露一些神威之后,便已經惶恐至極。

     世間那最頂尖的天驕,他也見過,在他的面前,也要失色。

     便是八域十六州的那三位大帝,看到他也要面露駭然。

     一路走來,太荒實在不解,這個仙,為何還在如此拼命。

     兩人,甚至并無血海深仇。

     “仙!”

     再一次后退之后,太荒終于開口了,“你的確讓我驚訝。”

     秦軒的身軀從破滅又再重申,玄金面下,滿是裂痕的薄唇卻咧開了一個弧度。

     “你若認輸,我可饒你一命!”秦軒開口,他的聲音斷斷續續,卻傳入到太荒的耳中。

     “我不會敗,談何認輸。”太荒搖頭,即便他受到了如此傷勢,可他卻仿佛看到了結果,他不會失敗,頂多,兩敗俱傷。

     “拭目以待!”秦軒不再多言了,他再次踏步而出,與這太荒搏殺著。

     二人再次交手,十次,百次,千次

     很難想象,自詡一劍斬殺世間敵的秦軒,會在同境之下,與人如此對轟千百次。

     也很難想象,一拳便可破滅一切的太荒,會出千百拳。

     這是真正的勢均力敵,一個背有古今的底蘊。

     一個,卻心含不可一世的不屈。

     在二人不斷交手之中,這一片虛無的邊緣,卻有人出現了。

     “好大的場面!”

     李真人,望著這數十萬里的虛無,眼眸深處微微一怔。

     通古境,卻打的數十萬里天地化為虛無,這堪稱恐怖了,古帝,也做不到如此。

     李真人踏步了,他穿越虛無,看到了正在搏殺的兩人。

     兩人的力量,甚至已經不如普通的通古境交手之力,似乎已經到達了極限。

     可兩人,卻都未曾后退,在不斷的交手,搏殺著。

     李真人望著那一襲青衣,上面的裂痕,還有上面一絲絲業火晶瑩,一縷縷裂痕。

     李真人的瞳孔在凝縮,他望著上面的業力,腦海中只有三字,蒼業火。

     “蒼業火!”

     李真人的臉色變了,這是他父親尋求了多少歲月,數百萬年的真寶。

     在看到蒼業火之時,李真人便想到了太多。

     他的眼眸不斷閃爍,忽然,哧的一下笑出聲來。

     “原來如此!”

     “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

     李真人像是想透了許多,他望向秦軒的目光中,有著譏諷,也有著敬意,還有一絲憐憫。

     “井底之蛙,可悲而又可嘆。”

     李真人踏步而出了,他一步,出現在了太荒與秦軒的面前。

     秦軒看到這李真人后,他的瞳孔在凝縮,蒼業火本能的在收攏。

     可很明顯,這種地步,他已經無法再隱藏蒼業火。

     李真人一人一手,直接將二人分開。

     旋即,他的身上,散發著一道恐怖至極的氣息,方圓數十萬里的天地,在這一刻,被一座浩瀚的天地填補著。

     古帝域!

     李真人,已入古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