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9.第4069章 虛幻見真祖(補17)


    古帝!

     曾經上蒼之上,八域十六州的通古第一。

     大帝之子,上蒼之絕世,跨越了通古大關,得成古帝。

     秦軒看向李真人,此時此刻,他大概最不想看到此人了。

     蒼業火涉及隱秘,李真人若是不知道,秦軒自然不會相信。

     秦軒的心中,浮現出一抹淡淡的殺意,他在考慮,如何能夠抹殺已經突破到古帝的李真人。

     李真人似乎察覺到了,他看向秦軒,淡淡道:“你不必他想,我李真人并非是落井下石之人。”

     “你盡管斷我道路,卻也成就于我。”

     他仿佛沒看到秦軒身上的蒼業火一樣,一揮手,李真人的身前,浮現出了二十一團散發著氤氳的寶物。

     玄金面下,秦軒目光內業火燃灼,望著那二十一團氤氳之物。

     “極法之物,當初我曾說過,若是敗于你手,便盡數歸你。”

     “如今,是成之前諾言。”

     李真人開口,他一揮手,將所有的極法之物交給了秦軒。

     秦軒沉默了,眼神中的殺意,逐漸泯去。

     “李真人!”太荒也開口了,他似乎,也認識李真人。

     “太初家之人,自詡絕世,也會如此凄慘!”李真人笑了,他看向太荒,眼神冰涼。

     太荒目光冷漠,他猛然向前踏步而出,一拳向李真人轟來。

     李真人動都未曾動,下一刻,太荒的就仿佛陷入到泥潭之中,動彈不得。

     李真人負手而立,冷冷道:“同為通古,你我未曾分勝負,可入古帝,你以為,你還是我對手!?”

     “十三極法同身,也只是通古之極罷了,而我,已經在另外的天地!”

     聲音落下,轟,原本不可一世的太荒,便被古帝域之力鎮壓而下。

     他的身軀,直接沒入到這一方天地之中,只剩下頭顱。

     李真人傲然,他俯瞰著太荒,“我等你入古帝,如今的你,在我面前”

     “不堪一擊!”

     聲音落下,李真人便不再看向太荒,而是瞥了一眼秦軒,嘴角勾勒出一抹別有意味的笑意。

     秦軒愈加沉默,李真人在鎮壓太荒之時,他也能夠感覺到那種力量。

     與他遇到的有量劫境古帝,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古帝域。

     其他古帝域的空間,包括古帝域之力,在這李真人的古帝域面前,像是金剛石面前的鵝卵。

     差距太大了!

     而李真人,才只是初入古帝罷了。

     秦軒徹底放棄了將李真人抹去的念頭,以他如今之力,拼盡一切也不可能斬殺古帝境的李真人。

     更何況,李真人并未點破,應之前諾言而來,更不曾落井下石,他秦長青,甚至連出手的理由都不曾有。

     他將那些極法之物收起,緩緩道:“兩不相欠!”

     李真人看向秦軒,他笑了,下一刻,他踏步而至,距離秦軒那斑駁仙身,只有咫尺之遙。

     秦軒能夠看到,那李真人雙眸中的一抹火氣。

     “本帝,等你入古帝!”

     “仙,彼時,一爭高低!”

     相隔玄金面,可秦軒卻第一次有一種,被透過玄金面看到他真容的感覺。

     這種感覺,未必來自于李真人灼灼之目,也有可能是來自于他的內心。

     “然!”秦軒吐出一字,讓李真人大笑一聲離去。

     他攜帶絕世之態離去,太荒這才掙脫了束縛。

     他望向李真人,眉頭愈加冰冷,緊鎖,雙拳微握。

     “這一次,我便饒你,下一次再遇,你不會這般好運!”太荒開口了,他聲音有一絲嘶啞。

     秦軒此刻,也逐漸散去了戰意。

     “未必便是你饒我,太荒,我仍可一戰,不妨繼續!”雖然如此,秦軒卻還是踏步而出,他望向太荒。

     太荒卻并未理會秦軒,直接縱身一躍,身影便與虛無相融,消失無蹤。

     此處,只剩下了秦軒,變得死一般的寂靜。

     秦軒的意識卻還不能夠放松,一旦放松,他的本源便要散去了。

     連九極濁力之心都碎了,借助其中殘余復生,秦軒還是第一次。

     秦軒盤坐下來,只見他的身軀不斷的變得模糊,又真實,由虛入實,再由實入虛。

     這一次,他的傷太重,本源也被侵蝕的太厲害。

     數十萬里天地,無數混亂的力量融入本源之中,也只有擁有天鼎的秦軒能夠做到了。

     可代價,也未免太大了。

     秦軒在盤坐著,他以逆天之志,不斷的掌控著本源。

     就像是以釣魚之線,鉤天上無盡星辰般,這種意志,這種心境,絕對堪稱恐怖。

     連秦軒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只感覺到,意識逐漸模糊,眼前也看到了許多的幻覺。

     看到了地球的歲月、修真界的歲月、仙界一切經歷夠的事情,也看到了在上蒼之上,與李真人等人的談話、交手。

     就在這重重的迷幻畫面之中,秦軒卻聽到了一道蒼邁的聲音。

     “太久了,終于再次等到了。”

     聲音有些模糊,斷斷續續,像是幻覺,秦軒卻并未在意。

     可很快,一個人心的輪廓出現在秦軒的面前。

     此人,身軀漆黑,周圍的輪廓,泛起淡淡的光輝。

     秦軒眼眸微凝,因為,這人正出現在他的眼前,那些曾經經歷的一切之中。

     “你是何人?”秦軒開口問道,聲音發沉。

     此人漆黑一片,不見面容口唇,可秦軒卻能夠理解對方的話語與聲音,甚至語氣,而并非是聽到。

     “吾為太始,人族之祖!”

     這一個輪廓之人,靜靜的佇立著,可這八個字,卻讓秦軒的心神震動。

     太始!?

     這世間,第一人族!?

     不朽時代的存在,怎會出現在此處。

     “見太始真源者,便可見我。”太始輕笑道:“我太始不在世間,可人族不滅,我太始便不朽。”

     “只要有一人在,我便在。”

     他仿佛能夠知道秦軒的想法,“只不過,并非誰都能見我,太始真源,是一塊敲門磚,修煉有成,且有所超越,方才能夠讓我從人族血脈之中醒來。”

     秦軒沉默了,他望著眼前這一位人形輪廓,良久后,這才開口道:“所以,你蘇醒而來,是何意?”

     秦軒并未大意,反而愈加謹慎。

     “無他,人族驕才,吾為真祖,自當助你一臂之力。”

     太始緩緩開口,他一只手輕輕探出,落在秦軒的額頭之上。

     先人撫我頂,靈開汲萬法,智慧修道成。

     秦軒只感覺到,自己的本源,剎那間在變化,在修煉出太始真源后,交戰中對方所掌握的道、法、力盡數被解開,化為一種理解方式,歸于他的記憶之中。

     甚至,連太荒的十三極法,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