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莫老邀請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

     秦軒從修煉之中醒來,以一種奇異的姿勢舒展身軀。

     這是神魔煉體圖,對身體大有裨益。

     當初秦軒曾在神魔戰場所得到,以他如今的身軀,勉強能施展第一層,磨練身軀。

     窗外大亮時,秦軒這才渾身大汗的走出房間,打算洗澡。

     剛打開衛生間的門,迎面出現一道身影,差點撞個滿懷。

     “你干什么?”何雨嚇了一跳,驚怒不已的望向秦軒。

     秦軒微微皺眉,道:“洗澡!”

     他打量著何雨,一襲睡衣,將其略微生澀的身材遮掩住,兩截潔白的玉腿如玉耦般,令人神暈目眩。

     “看什么看,還不趕緊去!”何雨咬著銀牙,恨恨的道。

     她猛地摔門,回到自己的房間。

     秦軒微微搖頭,笑著走進去。

     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換上衣物,打算前往明心湖修煉。

     剛走出樓下,他微微一怔。

     “你怎么在這?”

     小毅正在樓下默默等待著,見到秦軒出來,不由得驚喜不已。

     “秦先生,莫老讓我等你!”小毅道:“您說好的藥材已經都準備好了!”

     “這么快?”

     秦軒微微驚訝,他知曉莫老身份不凡,但還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走吧!”

     他淡淡點頭,上車離去。

     樓上,何雨透過床邊恰巧看到這一幕,有些疑惑,不過很快就露出不屑之色。

     “一點也不求上進,真不知道姐姐怎么想的!”

     ……

     月明別苑,位于明心湖旁的月明山上。

     這座別墅區有靜水市第一別墅區之稱,動輒便價值千萬,尤其是月明山巔,有靜水之珠美稱的第一別墅,據傳,這棟別墅曾經拍出三千八百萬的天價,是名副其實的靜水市第一別墅。

     而秦軒與小毅的目的地,便是這靜水之珠,靜水市第一別墅。

     “秦先生,到了!”

     下車后,小毅畢恭畢敬的將秦軒請下。

     秦軒淡淡一笑,在車上,他倒也問清楚了莫老與小毅的身份。

     小毅本名叫莫云毅,是莫家的旁系,自幼父母雙亡,跟隨莫老多年。

     而莫老,真名則為莫爭鋒!

     聽到這個名字,秦軒想起來了,莫爭鋒,莫家老太爺。

     臨海多省的霸主,跺一跺腳,都足以令一省之地為之震顫。地位崇高至極,前世秦軒不過是聽說過這個名字,沒想到,他居然巧合選擇了莫爭鋒作為問路人。

     “莫老在別墅內恭迎先生!”

     小毅低聲道,帶著秦軒走進別墅。

     當秦軒踏進別墅的一剎那,莫老便站起了起來。

     “秦先生!”

     莫爭鋒帶著笑容,負手而立。

     秦軒淡淡一笑,道:“藥材準備好了?”

     “全在這里!”莫爭鋒笑著,他面前有一個小箱子,裝著滿箱的藥材。

     “既然如此,給我留一間房間!”

     秦軒點頭,他拿起箱子,在莫爭鋒的帶領下走了進去。

     這些都是一些凡藥,也無需煉制成丹。

     秦軒盤膝而坐,將那些藥材放在身前,運轉萬古長青訣。

     萬古長青訣,對于操控草木之力本就得天獨厚,只見一絲絲藥力匯聚在半空中,伴隨秦軒指印,落在一個瓷碗內,里面有半碗清水,在藥力jin ru后,清水化作青藍色。

     打開房門,秦軒端著這碗藥液走出,他身后,那些藥材早已經化作齏粉,煙消云散。

     莫爭鋒正在踱步等待,見秦軒出來,微微一怔,道:“先生,可還需要什么?”

     時間不過才十分鐘,莫爭鋒還以為秦軒沒有開始煉制。

     “不需要了,這碗藥液,你服下后再由我親自化開藥力,便可痊愈!”秦軒淡淡道,神色平靜。

     “什么?”

     不僅僅是莫爭鋒,就連莫云毅也呆住了。

     這就煉制成功了?時間才過多久!

     就算是內勁武者,煉丹大師,也不可能如此輕描淡寫吧?

     莫爭鋒雙手接過那碗藥液,面色微微變幻數次。

     “你可是不信我?”

     秦軒一笑,也不在意。

     若莫爭鋒毫不懷疑,這才不正常。

     “秦先生明心,老朽不是不信,只是先生之手段太過驚世駭俗了!”莫爭鋒苦笑。

     他一咬牙,下定決心,便要將藥液一飲而盡。

     這傷痛困擾他數十年了,尋醫無果,如今好不容易能有治愈之法,他豈能猶豫?

     秦軒淡淡一笑,這莫爭鋒倒也算是果斷,難怪可以執掌莫家。

     “爺爺!”

     忽然大門砰一聲被推開,一名女子急匆匆走來,容顏上布滿怒意。

     她走到莫爭鋒身前,一把搶過藥碗。

     “爺爺,你怎么這么糊涂?這樣一個毛頭小子你也敢相信?”女子怒聲道,她轉頭怒視秦軒:“你最好趕緊給我滾,否則我打斷你的兩條腿!”

     “清蓮,不可放肆!”莫爭鋒怒喝道。

     他奪過藥碗,放在一旁,然后轉身望向秦軒:“抱歉,秦先生,我這孫女不懂事,還望先生息怒!”

     秦軒也不動怒,他打量著莫清蓮。

     長發披肩,容顏如畫,一雙如水般的雙眼此刻布滿怒意,鼻若懸膽,貝齒輕咬下唇。藍色的牛仔褲將其修長的雙腿遮掩住,胸部高聳,圓潤飽滿。

     此女若放在古代,定是紅顏禍水,生于現代,一身時尚的裝扮,更是別有一番風情。

     “爺爺,我敢保證,他就是一個江湖騙子!”莫清蓮見秦軒居然還敢肆無忌憚的打量自己,更加怒不可歇。

     一個比她還小的少年,又能有什么本事?

     她爺爺莫說是千金之軀,但對于她而言,卻是無比重要,怎能隨便讓一個不知來歷,不知底細的小子療傷?難不成,這小子能比得上那些國內外專家,武道大家不成?

     “清蓮你……”莫爭鋒也是苦笑不已,滿臉的歉意,“都怪我平日寵溺慣了,先生莫要見怪!”

     秦軒自然不會與莫清蓮一般見識,他微微一笑,道:“你說我是江湖騙子,何以為證?”

     莫清蓮怒容一滯,她哪里有什么證據,看見秦軒的笑容,更是讓她心中大恨,冷聲道:“好,我爺爺說你是內勁武者,不如,你和我比試一番如何?”

     “你若能勝我,我便相信你有能力為我爺爺療傷,若是不能,有多遠給我滾多遠!”莫清蓮冷笑道:“要是不敢的話,就趕緊滾出這里!”

     莫清蓮帶著一絲自傲,她雖然年紀輕輕,卻自幼拜在武道大師門下,如今雖為凝出內勁,也算是半步踏入內勁武者的門檻了。

     “哦?”

     秦軒一笑,他望著莫清蓮,點頭道:“也好!”

     “你答應了?”

     莫清蓮一怔,有些意外。

     “為何不答應?”

     秦軒似笑非笑,更是氣的莫清蓮嬌軀**,恨不得將秦軒的笑臉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