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生日禮物


    對于蕭舞的驚問,秦軒一笑,自然不會回答。

     前世他在最煎熬的時期與蕭舞相談,對方對他相視如賓,卻在偶然的一次電話中得知對方的身份。

     蕭家!

     大學時期,秦軒對于這個名字可是如雷貫耳,不過蕭舞卻是私生女,母親出家為尼,所以蕭舞自幼便生性良善,禮佛向道。

     十幾分鐘后,幾乎該來的人都來了,十多個少男少女聚在一起,家里都是非富即貴,有不小的背景。

     穆雪兒也再沒看向秦軒一眼,露出笑容。

     “來,大家一起祝雪兒生日快樂!”

     趙小語跳起來,啟開一瓶來自法國波爾多酒莊的紅酒,舉杯慶祝。

     一群少年少女,

     “雪兒,生日快樂!”

     “祝穆雪兒生日快樂!”

     一群少男少女起哄,連蕭舞都站起來,舉起一杯紅酒,露出笑容。

     穆雪兒在眾星拱月中,加上一襲白裙,仿佛是世間驕傲的公主,美麗不可方物。

     “多謝大家!”

     穆雪兒露出笑容,異常開心。

     “快點,我們大家送上生日禮物吧!”李峰放下酒杯,大聲道。

     既然是穆雪兒過生日,他們一群少爺千金怎么能少了禮物?

     所有人立即拿出大大小小的禮盒放在穆雪兒的面前,每一個禮盒都價值不菲。

     “雪兒,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忽然,王佳豪站起來,露出溫和的笑容。

     少年稚嫩的臉上,帶著一絲春風得意。

     只見一塊水晶盒放在穆雪兒的身前,里面是一塊白玉,通體透徹,在燈光下閃爍著柔和的光澤。

     “這……不是吧?”趙小語忽然捂住嘴,驚呼道。

     她看到了水晶盒上的名字,提爾非,這可是國際有名的玉雕大師,不說這塊玉的品質,光是提爾非這個名字,就至少價值十萬了。

     “我的天,王佳豪,你怎么送這么貴的禮物?”連李峰也十分驚訝,難以置信道。

     穆雪兒更是一怔,看向王佳豪溫和的笑容,臉微微泛紅。

     她也是一位少女,情竇初開,對于未來的男朋友自然會抱有幻想。

     “這一塊玉,至少價值幾十萬吧?”周圍更是有人議論道。

     他們的確都非富即貴,但畢竟年紀在這里,才十余歲,一送就送個幾十萬出去,這已經算是大手筆了。

     王佳豪輕輕一笑,道:“不算雕刻,剛好十八萬,與雪兒的年紀相同。”

     “美玉配佳人,別說十八萬,就算是一百八十萬,我覺得都很值得。”

     穆雪兒捂住嘴,心中不由一軟。

     她內心驕傲,本就是天之驕女,這一刻,也不由自主的動心了。

     其余人更是滿臉艷羨,十八萬的玉佩,再加上提爾非的親自雕刻,粗略算一下,最低也要三十多萬。

     “佳豪,你可真不夠意思,這都不跟我說!”李峰沒好氣的說道,狠狠的在王佳豪的胸前打了一拳。

     “李峰,你什么時候也能送我一塊?”趙小語雙眼泛光,語氣中帶著幾分酸楚。

     李峰一咬牙,道:“等你過生日,我也送你一塊!”

     幾十萬而已,對他而言也不算什么,大不了多求求父母。

     最后一個送上禮物的是蕭舞,是一本佛經,誰都知道,蕭舞信佛,禮佛,對于她而言,佛經已經就是很珍貴了,平日就算有人想要,蕭舞也決不會送人。

     “對了,秦軒,你的禮物呢?”

     忽然有人開口,望向秦軒。

     所有人都送上了生日禮物,唯有秦軒坐在原地,悠然自得的品著紅酒。

     趙小語更是不屑的瞥了一眼秦軒,譏諷道:“好歹你也是雪兒的男朋友,不會是連生日禮物都沒準備吧?”

     “對啊,秦軒,你可是雪兒的男朋友,送的禮物肯定極為貴重吧?”李峰也嗤笑道,滿臉的嘲弄,等著看秦軒的笑話。

     其余人目光都聚集在秦軒身上,即便是打賭,秦軒也是穆雪兒如今正式的男朋友,不論怎么說,送的禮物如果真是太廉價了,恐怕會笑掉大牙吧?

     王佳豪更是微微冷笑,望向秦軒:“對啊,你可是雪兒的男朋友,不是連生日禮物都沒帶?”

     “哈哈,佳豪你怎么能這么說,要是我的話,估計是覺得禮物太寒磣,拿不出手吧!”李峰更是大笑。

     “秦軒!”

     穆雪兒忽然開口,整個房間內的聲音漸漸靜下來,所有人都一臉嘲諷的望著秦軒。

     仿佛秦軒就像是一只可憐蟲,他們和秦軒都是同一個學校,自然明白這個窮小子平日什么摸樣。

     禮物?

     開什么玩笑,換做他們,早就沒臉繼續呆下去了。

     反觀秦軒,他悠然自若,品了一口紅酒,從衣服里拿出一張信封。

     “這是我的禮物!”

     秦軒將信封放到穆雪兒的身旁,微微一笑。

     “信封?”

     所有人一呆,旋即,一人大笑起來,緊接著哄笑聲響徹整個冬梅閣。

     “你別告訴我,你送的是一張支票?”

     “哈哈哈,居然送一封信,難不成還是情書?”

     “我的天啊,雪兒生日,你居然送一封信,你妹哦,真是出手闊綽!”

     一群少男少女肆意的笑著,望著秦軒的目光中,充斥著輕蔑、鄙夷、嘲諷……

     蕭舞微微轉頭,她望著秦軒平靜如水的神色,眼中閃過一抹疑惑。

     她看得出,秦軒并不是偽裝成一副平靜的模樣,而是壓根就不在意,仿佛嘲笑他的人才是跳梁小丑,而這個少年,卻穩如泰山。

     穆雪兒更是露出一抹失望的神情,她本以為,秦軒就算不送什么貴重的禮物,至少也要用心。

     送一個信封是怎么回事?

     “算了,何必在乎呢!”

     穆雪兒輕輕一笑,接都沒有接那一張信封,說了一番話,與大家坐下來暢聊著。

     秦軒就坐在一旁,無悲無喜,眼神始終沒有看過任何人一眼,獨身世外。

     “對了,佳豪,你說的那位大人物怎么還沒來?”

     忽然,趙小語說道,十分好奇的眨著眼睛。

     穆雪兒的生日宴會之前,所有人都知曉王佳豪要請一位大人物來為穆雪兒慶生。而且,據說此人來頭不小,是王家的貴人。

     他們家里父母在靜水市都是小有身份,知道王佳豪父母最近勢力大增,聽說是結交了了不得的大人物。

     王佳豪有些尷尬,道:“可能他有什么事情吧!”

     “對了,我聽說佳豪你家又投資了兩千萬在開發區?”一名家里也是開公司的少年說道。

     王佳豪點頭,道:“應該是,我家里的事情我也不了解!”

     他說的很謙虛,卻一副驕傲的模樣。

     “還是佳豪家有錢,以后輝煌了,可別忘了我們!”

     “不會不會!”王佳豪笑道。

     就在他們說話期間,冬梅閣的門忽然打開,一位妖嬈靚麗的女人走了進來。

     整個冬梅閣,瞬間一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