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事了拂衣去


    這道身影曼妙,清冷絕世,緩緩jin ru到冬梅閣內。

     當她看到冬梅閣內這一片狼藉,還有莫云天、楚媚等眾人時,眼眸泛起一絲漣漪。

     “莫小姐!”

     王佳豪如同一只喪家之犬,狼狽至極跑到莫清蓮面前。

     他臉上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這位莫小姐,可是臨海莫家的人,就算是莫云龍,也不過是莫家的一條狗而已,如今真正的莫家千金在這里,就算那秦軒在靜水市有天大的背景,在這位莫小姐眼中,也不過時一只隨手都可以碾死的螞蟻。

     “莫小姐,幸虧你來了,這里有人鬧事,而且還打傷了我!”王佳豪捂住腹部,滿臉痛苦的出聲。

     他眼中卻有一種興奮與快意,仿佛下一刻,秦軒就要跪在地上,向他跪地求饒。

     王佳豪甚至連怎么羞辱秦軒的想法都已經在腦海中想法了,居然有人敢打他,這個仇,他一定要報。要讓秦軒知道,他在自己的眼中,也就是一個垃圾。

     然而,莫清蓮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她吃驚的望著秦軒。

     啪!

     莫清蓮反手就是一個耳光,赤紅的掌印讓王佳豪徹底呆住了。

     “秦先生,您怎么在這里?”

     她有些嫌惡的瞥了一眼王佳豪,連忙轉身施禮,恭聲道。

     自從昨天一戰,她對秦軒可謂是心悅誠服,更何況,秦軒為她爺爺療傷,對于整個莫家而言,更是天大的恩人。

     秦先生!

     這三個字,王佳豪呆住了,他捂著臉,難以置信的望著秦軒。

     若說莫云龍如此稱呼,他還能理解,但眼前這位大人物,可是臨海莫家的千金。

     臨海莫家!

     這四個字在臨海就是一座大山,莫清蓮更是臨海莫老的孫女,如今這樣的天之嬌女,居然也如此的恭敬稱呼秦軒一聲秦先生?

     他到底是誰?

     冬梅閣內,所有人都失魂落魄,難以置信的望著秦軒那淡然自若的身影。

     此刻這道身影,卻如高山萬丈,只能讓他們仰望。

     就連王佳豪口中的貴人,都要恭恭敬敬的稱呼秦軒一聲秦先生,更何況是他們?

     “莫小姐!”莫云龍更是失色,連忙行禮。

     這可是莫老的孫女,同為莫家,但地位卻是天差地別,更何況,這位莫清蓮的身后還有一位武道大師。

     “你就是他口中的大人物?”

     秦軒微微一嘆,搖頭道:“這世界還真是小。”

     他怎么也沒想到,王佳豪口中的大人物居然是莫清蓮。

     莫清蓮一怔,苦笑道:“怎敢在秦先生面前自稱大人物,您是在罵我!”

     她姿態放的很低,目光落在蕭舞身上,微微一怔,也沒有多言。

     整個冬梅閣內,一片死寂。

     那些被秦軒打傷的少年,此刻早已經惶恐萬分。

     他們如今已經明白,這個看似尋常的少年,卻是他們,乃至他們父母都招惹不起的人物。若是秦軒想要報復,莫說莫清蓮,光是莫云龍,就足以讓他們多年家業一朝散。

     穆雪兒再一次呆滯,她緊咬下唇,臉色蒼白至極。

     莫清蓮,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比起她而言都優秀太多,這樣的美女,居然對秦軒都畢恭畢敬?

     她猛然醒悟,心中更是無比悔恨。

     若當初她對秦軒好一些,成為秦軒真正的女友,她又該如何?

     莫云龍如今也要對她恭恭敬敬,整個聚云軒都會任自己隨意來往。

     穆雪兒忽然覺得自己很可笑,她從未瞧得起秦軒,然而對方卻是一頭蟄伏的神龍。本來她還有一絲機會,但現在穆雪兒知道,她再也不可能與秦軒在一起。

     亦如她自己所言,從今以后,他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是兩條永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線。

     “現在,你明白了么?”

     秦軒俯視著失魂落魄的穆雪兒,道:“在我眼中,你!什么都不是!”

     這一句話,如若最后一根稻草,將穆雪兒內心的驕傲徹底擊碎,擊成了齏粉。

     事實擺在眼前,她甚至連一句反駁的話語都說不出。

     秦軒淡淡一笑,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誰也不曾理會,走出冬梅閣。

     事了拂衣去,一笑泯恩仇.

     從今后,他與穆雪兒之間……

     再無瓜葛!

     ——

     當夜,他沒有理會之后冬梅閣發生了什么事,而是回到的何韻的房子。

     何韻還未回來,倒是何雨,孜孜不倦的讀書。

     聽到開門聲,何雨冷著一張小臉,走出房間。

     “你還知道回來?”

     何雨掐著小腰,冷斥道。

     “為什么不能回來?”

     秦軒淡淡一笑,對于何雨也不曾理會,便要回屋收拾東西。

     “你……”何雨氣的小臉漲紅,道:“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干什么去了,今天是穆雪兒的生日對不對?”

     秦軒一怔,有些訝然:“你怎么知道?”

     他猛然記起,何雨也是和他同一所學校,也在高三,不過不是同一個班級。

     “哼,穆雪兒根本瞧不上你,你還在那里窮追不舍。”何雨冷冷道:“有時間,不如把你的學習成績提高一些,否則秀姐又該怪我們了。”

     秦軒笑著,他望著何雨。

     何雨在學校是出名的天才少女,每一次考試,都是學年第一,整個學校都把她當作寶貝。

     只可惜,前世秦軒學習還算努力,但成績與何雨比起來就是天差地別了。

     “我媽不會怪你們,一點成績而已,隨時都能提高!”秦軒淡淡道。

     他可是仙界青帝,連大道法則都可參悟于心,更何況是學習成績。

     上一世,他失魂落魄,考上一介三流大學。

     但現在,他又怎會讓父母失望?他早已經有目標。

     “一點成績?隨時提高?”

     何雨嗤笑一聲,心中更是不屑。

     原本她以為秦軒還能有點長進,結果居然變得會說大話了。

     要是成績那么容易提高,以為別人都是傻子么?

     “我倒要看看,等考試后,你還能不能這么自信的在我面前說話!”何雨冷冷道,啪的一聲,將門關上。

     她心中憤慨,更多的是失望。

     一個人貴在自知而努力,秦軒卻偏偏就知道談戀愛,一點也不努力學習,等高考后,恐怕后悔都晚了。

     秦軒搖頭失笑,何雨一向如此,他早就習慣了。

     他回到房間內,望著自己的書本,微微搖頭。

     堂堂青帝,居然要復習高中課本,真是貽笑大方。

     他收拾一番衣物,之后前往靜水之珠。

     一夜修煉,秦軒第二天準時起來,前往學校。

     剛一入班級,整個班級靜了下來。

     “我去,我還以為是班主任呢!”

     緊接著,整個班級像是炸開鍋,無比紛亂。

     秦軒找到自己的座位,拿出書籍,靜靜的看著。

     以他如今的記憶力,一目十行都不是問題,再加上自己對于道則的領悟,將這些習題領悟透徹更是輕松至極。

     “喂,秦軒!”

     忽然有人開口,輕輕的碰了秦軒一下。

     “怎么了?”秦軒一怔,回頭望去,發現是一個燙著卷發的少年。

     “聽說,你跟穆雪兒分手了?”少年趴在桌子上,低聲道。

     他叫孟德,算是秦軒前世為數不多的好朋友之一,父親是當官的,母親也是一個上市公司的職員。

     只可惜,后來家境遇難,據說在大學輟學了,直到秦軒再回靜水市時,兩人喝了整整一夜,吐露這些年的心酸苦辣。

     好像是他父母得罪了不能惹的人,結果導致母親下崗,父親也落馬了。

     “別傷心,有哥們在呢,不如晚上我帶你一起去玩玩?”孟德笑著,拉著秦軒道。

     “不用,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秦軒一笑。

     “吹,你就吹吧!”孟德嗤笑道。

     整整追了兩年的女神吹了,換做是他幾夜都輾轉難眠,秦軒能不放在心上。

     “就這么說定了,你也別拒絕!”

     孟德直接說道,不給秦軒拒絕的機會。

     秦軒一怔,旋即嘆息一聲,微微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