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TK酒吧


    靜水酒吧有一些位置被稱為高價位,都是酒吧老板有意留出來的。

     一旦遇到人滿為患的情況,這高價位便成了搶手貨,想要到手這些高價位,必須要加錢才行。

     這倒也算得上一種不錯的營銷手段,當然,這筆錢肯定不菲,盡管孟德滿臉笑容,但暗地里卻有些肉痛。

     跟隨酒吧的侍從,直接坐下,周圍盡是轟鳴的音樂,仿佛將人群埋沒其中。

     三個人點了幾個果盤,然后又點了幾瓶紅酒。

     秦軒看在眼里,心中微暖,這點東西在他眼中不算什么,但也得過三千了,哪怕是孟德也肯定肉痛,卻依舊沒有放在心上。

     “軒子,來,喝點酒!”孟德嘿嘿一笑,將紅酒啟開,為秦軒倒上。

     一旁的李夢夢從進來開始,眉頭就一直輕微的皺著。尤其是在孟德點完后,眉頭更是凝成一團。

     “是啊,秦軒,這次你失戀了,孟德可是大出血,你可別辜負他的好意。”李夢夢帶著三分譏諷的說道。

     秦軒一笑,拿起酒杯輕抿一口。

     就在這時,遠處走過幾個人,以一個中年人為首。

     這中年人大約三十歲左右,頭發油光锃亮,滿臉得意的笑容,耀武揚威的走著。路過時,還順手在旁邊一名女子的臀部摸了一把。

     那女子回頭,滿臉怒意,但看清來人后,面色卻微變,敢怒不敢言。

     “軒子,你看啥呢?”孟德順著目光望去,表情微微一滯,道:“那人咱們可別惹,他可是tk酒吧的經理,叫楚澤。”

     “楚澤?”秦軒眉頭一挑,問道:“就算是經理,也沒人管??”

     孟德苦笑一聲,搖頭道:“誰敢管?楚媚你知道吧?那可是咱們市大佬莫云龍的女人,這楚澤就是楚媚的弟弟,也算是莫云龍的半個小舅子,誰這么不要命了敢管他?”

     “楚媚的弟弟?”秦軒眉頭微皺,他想起那個狐媚般的女人。

     三人喝好吃足后,孟德和李夢夢的臉上都開始微微泛紅。

     旋即,孟德和李夢夢就沖入舞池中,隨著音樂開始扭動身軀,李夢夢之前看似清雅,沒想到比孟德玩的更歡。

     孟德想要拉著秦軒一起去來著,卻被秦軒拒絕。

     孟德還有些不死心,卻被李夢夢強拉了進去。

     秦軒靜靜的坐在一旁,他的目光并沒有在孟德和李夢夢的身上,反而在酒吧內的一名女子身上。

     酒吧的吧臺前,一名女子坐在那里,傲人的身姿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注意。不如如此,她看摸樣喝了不少酒,絕美的容顏上泛著紅暈,使得原本冷艷的臉上帶著些許的嫵媚動人。

     周圍早已經有不少人嫣紅,想要沖上去搭訕一番,就算是在tk酒吧,這樣級別的女人也很少。但很快,那些想要搭訕的人全部被攔住,動手的直接是tk酒吧的服務生。

     一些人不忿,但在酒吧服務生的手指下,所有想要搭訕的人都老實了,因為他們都明白,這次出手的人,他們惹不起。

     在酒吧的一處,楚澤眼中放光,盯著那女子嘿嘿的笑著。

     許多人恍然,這是楚澤看中這個女人了,他們哪里來的膽子跟楚澤搶女人。

     至于秦軒,他當然不會在意的是這個女人的容貌和身材,他在意的是從這女人胸前所散發的微末靈氣。

     “是靈晶?”

     秦軒目光中精芒閃動,盡管只是下品靈晶,但這對于他也絕對重要了。

     一枚下品靈晶,足以讓他的修為增加一倍,甚至有了這枚靈晶,他還可以jin ru到粹體階段,開始正式修煉萬古長青體。

     在煉氣境,萬古長青訣共分為三個階段:聚海、金身、神通。

     每一步,都需要消耗大量的靈氣,而靈晶的存在,在修真界也是修真者必要之物,可以提高修煉速度。

     終于,那女子喝的差不多了,迷迷糊糊的要站起來離開的時候,楚澤行動了。

     他用目光微微示意幾個服務生將那女人攔住,然后大步流星的走過去。

     “你們……干什么?”女人搖晃著,瞳孔有些渙散,明顯神智不清了。

     “這位女士,我看你好象喝多了,用不用我送你回去?”楚澤露出笑容,做出自認比較和善的表情。

     女人抬頭看了眼楚澤,擺手:“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她想要推開楚澤,但她早就喝的癱軟無力,哪里還有什么力氣。

     楚澤眼神微動,有兩個女服務生立即將這個女人扶住,臉上露出些許同情。

     她們都知道,這個女人今晚肯定逃不了楚澤的魔爪了。

     怪只能怪她長得太漂亮,被楚澤看中。

     “你們……讓開!”女人大喊著,周圍有人也微微搖頭,非但沒有阻止,反而紛紛躲開讓出了一條路。

     那可是楚澤,莫云龍的小舅子,誰敢找他的麻煩,簡直就是找死。

     孟德和李夢夢這時候也玩膩了,滿頭大汗的回到秦軒身旁,順著秦軒的目光望去。

     “軒子,你可別沖動,楚澤,我們惹不起的!”孟德連忙道,他感覺有些不好,萬一秦軒沖動可就糟了。

     “惹不起?”

     秦軒微微搖頭,他在孟德驚詫的目光中緩緩站起,大步向楚澤走去。

     楚澤心中正火熱,這樣一個極品居然讓他遇到了,簡直就是天大的運氣。

     “喂,軒子!”孟德臉色驟變,連忙站起來。

     “你管他干什么?他找死,你也想找死?”李夢夢一把拉住孟德,臉上帶著不屑:“他根本不知道楚澤是什么樣的身份,想要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摸樣。”

     她喝了點酒,一股腦的將話全部說出來,再說在這轟鳴的音樂中,就算說出來她也不認為秦軒能夠聽見。

     “難不成你讓我看著他送死?”孟德回頭怒喝道。

     “你……你敢吼我?”李夢夢一呆,臉上充斥著錯愕與憤怒。

     孟德一把甩開李夢夢的手,跟著秦軒的身影就跑了過去。

     楚澤看好事在即,心中簡直迫不及待,剛立即示意那兩個女服務生將那個女人抬走。

     忽然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使得周圍的人群一靜。

     “放開她!”

     僅僅三個字,楚澤的臉色迅速沉了下來,回頭冷冷的望著周圍。

     “誰他嗎敢管老子的事情?想死么?”

     楚澤冷哼一聲,周圍幾個身材魁梧的壯漢迅速聚集在他身邊。

     最終,楚澤的目光在秦軒的身上停住,他略揚著頭,趾高氣揚道:“小兔崽子,剛剛的話是你說的?”

     秦軒淡淡的瞥了楚澤一眼,道:“是又如何?”

     話語一出,周圍的人立馬后退,生怕與秦軒產生半點聯系。

     在音樂的轟鳴聲中,所有人的心中不約而同浮現出同一個念頭。

     這小子不要命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