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不過如此


    “怎么,小子你有什么想要說的?”周慶國冷笑著,“難不成你后悔了不成?”

     秦軒目光淡然,他向前走出兩步。

     “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為什么說這些是破銅爛鐵么?”

     “我就讓你看看也好,省的被人騙了還要給人數錢,這要是讓你長輩知道了,還不氣的從棺材里爬出來?”

     秦軒的這番話,直接讓周慶國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小子,你想死么?”那少年更是勃然大怒,若非周慶國阻止,就要直接沖上來揍秦軒一頓。

     周慶國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寒光,不愧是臨海大佬,依舊沉得住氣。

     “讓你看看?你真以為自己比陳大師強不成?”周慶國聲音微微發寒,“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以后你可要小心點了。”

     周圍人也是一陣的吃驚,搖頭不已。

     以秦軒這么大的年紀,對于風水又能有幾分了解?在他們眼中,不過是秦軒惱羞成怒,小孩子耍賴皮罷了。

     倒是李文韜表情有些異樣,他心中有些不安。但很快他就恢復如常,自信十足道:“你一個毛頭小子,怎能與我師尊相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將我師尊的法器變成破銅爛鐵。”

     “是么?”

     秦軒一笑,他伸出右手,猛然指向了那件名為青龍含珠的法器。

     待他指完后,噙著冷笑道:“你們再看!”

     話語一落,眾人望去,剎那,所有人在這一刻神色都變得呆滯,驚詫萬分。

     “什么?這怎么可能?”

     “之前我還感覺這法器上有股神暈目眩的能力,怎么突然間沒了?”

     “那少年只是這么一指,怎么也不可能破壞一件法器吧?難不成他說的是真的?”

     全場嘩然,就連莫爭鋒和周慶國都呆住了,難以置信的望著這件法寶。

     “這……這怎么可能?”李文韜再也呆不住,難以置信的吼道:“臭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

     秦軒冷冷一笑,道:“這件法器本來就是凡物,外表鮮艷亮麗,在配合一點微末的陣法故弄玄虛。這樣的一件垃圾,一件破銅爛鐵,也敢說聚四海之財?”

     “李文韜,這是怎么回事?”

     周慶國更是一瞬間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這就是陳大師的‘法器’?真把天下人當成傻子了,在座的人都是各大世家的人,對風水也算是一知半解,經過秦軒一提點,頓時恍然過來。

     “我……我……”李文韜臉上的冷汗都流出來了,敢戲弄靜水世家,甚至還有莫老太爺和周慶國,他就算是有十條命也不夠人家殺的。

     “該死的小子,你壞我好事!”

     李文韜的目光忽然落在了秦軒的身上,眼中迸發出熾烈的殺機。

     要不是秦軒,法器內的貓膩怎么會輕易被人發現?

     他心中怨恨到極致,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壞了自己的好事。

     “我讓你見識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風水之術!”李文韜一喝,陡然間,他衣袖居然鼓起,神色如冰。

     他雙手一震,半空中傳出驚雷炸響之聲。

     “啊!”

     周圍許多世家弟子,全部驚慌錯亂,就連周驚虎都不由得后退一步,讓那光頭男子擋在身前。

     半空中,一道雷芒如手指粗細,憑空出現。

     “這是風水殺術!?”

     莫爭鋒猛地站起來,大喝道:“李文韜,你敢動手?”

     周圍的世家弟子更是一片驚恐,人力居然可以施展出雷霆,這簡直就像是傳說之中的法術。他們中大多數都是普通人,怎能不惶恐?

     “小子,壞我好事,去死吧!”

     李文韜手臂一顫,半空中那道雷芒猛地沖向了秦軒。

     秦軒雙手插兜,淡然自若,仿佛對于那雷霆視若未睹,使得不少人驚呼出來。

     “小心!”

     莫清蓮更是嚇得臉色發白,普通人被這雷霆擊中,必死無疑。

     當這雷霆落在秦軒的身上,一陣電弧縈繞在秦軒的身軀,而秦軒卻絲毫不以為意。

     一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落在秦軒的身上,不由得一陣駭然。

     “他死了么?”

     在眾目睽睽之下,秦軒硬扛住這一道雷霆后,忽然淡淡一笑。

     “區區小道,也敢在我面前施展?”

     這等雷霆,在萬古長青體面前,簡直不足為道。

     四周一片嘩然,居然有人能憑借身軀硬扛住雷霆,這還是人么?

     在眾人的目光中,秦軒伸出右手,神情淡漠。

     “這風水之術,也不過如此,我今日便讓你見識見識,何為真正的道法仙術。”

     話音落,秦軒的手掌間,熾烈的青紫光芒呈現,一道道雷芒從五指與掌心中一出,他右手猛然一掐奇異的法訣。

     所有的雷霆沖出到半空中,不斷扭曲,融匯。居然化作一條足有手臂粗的雷龍,栩栩如生。

     我有一訣,可馭雷化龍!

     在李文韜驚恐萬分的目光中,這條雷龍發出一絲龍吟,直沖李文韜而去。

     李文韜所謂的風水之術,在這條雷龍面前,被輕易的碾碎,煙消云散。

     雷龍落在李文韜的身前,猛然停滯。

     李文韜早已經嚇得魂飛魄散,在雷龍降臨一剎那,他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伴隨秦軒一聲淡笑,恐怖至極的雷龍居然向四周彌散。

     在眾人目瞪口呆中,秦軒負手而立,如若帝王,一股睥睨天地之意從他身上散開,仿佛眾生于他,也不過螻蟻一群罷了。

     整個房間內,一片死寂,李文韜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望著那道不可一世的身影。

     秦軒淡漠一笑,俯視著李文韜。

     “我破你風水之道,你可有不服?”

     李文韜什么也不顧,連忙爬起來,跪在地上。

     “當然服氣,我服,服……”李文韜跪在地上,嚇破了膽子,哪敢有半絲違逆。

     秦軒向前一步踏出,淡淡道:“今日我說這些法器為破銅爛鐵,你可有不服!”

     “服氣,我服了,這些法器就是破銅爛鐵。”李文韜搗頭如蒜,只求能保住性命。

     “今日我讓,你跪在地上,磕頭見血,你可有不服?”秦軒再次向前一步,目光如炬。

     “我服,先生神威,在下以后絕不敢有半點違逆。”李文韜都快哭出來了,他能夠感覺到秦軒的目光,這兩道目光如若一座大山,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來。

     秦軒微微甩袖,淡淡道:“我說你風水之道,也不過如此,你可服氣?”

     “服,服,服……”李文韜宛若瘋狂,地面上大片的血跡,他仿佛沒有感覺到半點痛覺。

     秦軒旋即目光掃了一眼周慶國和那光頭男子,兩人頓時心頭悚然,驚懼不已。

     就算是他們,在這神仙般的手段下又能如何?馭雷成龍,這何等恐怖?簡直就像是傳說之中的神仙,凡人只能仰望。

     秦軒轉身,在眾人矚目之下,回到原本的座位上。

     這一次,所有人的表情不約而同的保持一致,無論世家弟子,還是一族的老太爺,面對秦軒,臉上都是同一個表情。

     如敬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