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蕭舞的震驚


    這一夜,秦軒依舊在靜水之珠修煉。

     這里的靈氣在靜水市算是最為濃郁的,也是最佳的修煉之所。

     第二天,秦軒一如往常般的上課,只不過,這一次上課,他帶了一本不一樣的筆記本。

     下課后,過往的學生人聲鼎沸,整個學校仿佛從一片平靜的湖水中化作了波濤洶涌的大海,課間的吵鬧聲幾乎可以把整個學校翻過來。

     “找一下蕭舞!”

     秦軒來到蕭舞的班級內,輕輕的敲門。

     整個教室一瞬間就寂靜下來了,在作為最前排,蕭舞正在靜靜的翻閱著她那本佛經。

     聽到有人找她,微微抬頭。

     當發現是秦軒后,蕭舞有些吃驚,她走到班級門口。

     “有事?”

     秦軒將一本日記本交給蕭舞,這日記本足有兩指厚。

     “這是什么?”

     蕭舞驚訝不已,抬頭看了眼秦軒。

     “佛經!”

     秦軒已經轉身,雙手插兜,漸漸遠去。

     佛經?

     佛經在日記本里?

     即便蕭舞心境極好,此刻也不由有些失笑。

     她對于這本佛經并不看重,只以為秦軒在開玩笑。就算是佛經,她也從未見過有什么佛經是寫在日記本中的,更何況,秦軒又能有什么好的佛經?

     她講日記本放在一旁,也未曾打開。

     秦軒回到教室后,他一如既往的翻開書本,高中這點知識他幾乎記得滾瓜亂熟,甚至他還順便做了一對試卷,平均分距離滿分相差不到十分,至于相差的部分,就是現代科學與仙界青帝理念的差距了。

     那些理念,秦軒也不想改,若說這天地萬道,現代科學的理解,又怎能與他相比?

     ……

     傍晚,整個學校的學生如潮水一般涌出學校后。

     蕭舞回到家內,靜靜的望著這空蕩蕩的房間。

     整個高中,她幾乎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居住在靜水市一棟環境不錯的別墅內。

     她母親近些年雖然從佛寺內走出,卻并沒有陪伴她。而這么多年的孤獨,蕭舞也習慣了,有佛經相伴,她并未感覺有什么孤單。

     將學校布置的作業寫完后,蕭舞靜靜的捧起佛經,坐在窗臺上靜靜的研讀著。

     她已經不知道將這本佛經研讀了多少次,每一次再次翻開,卻又有新的感悟。當佛經看完后,蕭舞踮著腳,輕輕的走到床邊。

     一本日記本出現在她的面前,正是秦軒送給她的那本。

     “這日記本里真的是佛經?”蕭舞平靜的眼眸內泛起一絲好奇,微微翻開。

     日記本內的字體如行云流水,字跡中卻又仿佛透漏出一股霸道,每一字,仿佛都猶如一記重錘落在蕭舞的內心之中,讓她微微有些窒息。

     “沒想到,秦軒的字居然寫的這么好!他自幼就練習書法么?”蕭舞低聲道,俏臉上浮現一抹震驚。

     她曾見識過一位書法大家,但就算是那位書法大家與這日記本中的字比起來,卻仿佛微不足道。

     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很快,蕭舞便開始這本中譯的佛經。

     僅僅翻開幾頁,蕭舞平靜的俏臉上就已經充斥著驚愕、震撼等諸多情緒。

     她抿了抿嘴,整個人仿佛癡迷于這本看似普通的日記本中,越往下看去,她臉上的表情愈加震驚,仿佛看到了極為不可思議之事。

     當整本日記本被她看完之后,時間已經是深夜。

     蕭舞的雙眼酸痛無比,但她卻無法抑制內心的激動。

     “這佛經,秦軒是哪里得到的?”

     她仿佛一個饑餓的女孩兒,走在滿是山珍海味的世界里。一向平靜如水的眼眸中,此刻居然出現了貪婪與索取。

     自幼練習的心境,在這一本小小的筆記本下,居然化為烏有。

     這一夜,蕭舞房間的燈都亮著。

     第二天,蕭舞自出生以來,第一次頂著兩個略微發黑的眼圈,甚至從家到學校,她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止過。

     周圍許多人看到蕭舞這個模樣,不由得紛紛大為吃驚。

     也有一些細心的人,發現蕭舞的手中居然不再抱著那本佛經,而是出現了一個筆記本。

     這個筆記本,對于蕭舞而言,仿佛比之前那本佛經還要寶貴。

     “蕭舞今天這是怎么了?好像著了魔了?”班級內,有人低聲議論著。

     身為校花之一,蕭舞到哪里都不會沒人注意,更何況,今天蕭舞的狀態這么異常。

     “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怎么可能,蕭舞會談戀愛,你是在說笑話嗎?”

     “我估計不是陸云帆,你看她手里那本日記本,說不準是定情信物呢!”

     整個班級的議論話題,一瞬間就集中在了蕭舞身上。

     第一節課剛下課,蕭舞就迫不及待的走出了教室,幾個八卦之火熊熊燃燒的學生在后面偷偷的跟著。

     他們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讓蕭舞這般失態。

     很快,蕭舞就來到了秦軒的班級門口。

     “秦軒在么?”蕭舞抱著筆記本,目光在人群中尋找秦軒的身影。

     “居然是蕭舞,他怎么來了?”

     “她是來找秦軒的?”

     整個班級在短暫的寂靜后,瞬間一片嘩然。

     坐在教室內閉目養神的秦軒聽到蕭舞的聲音,不由得淡淡一笑。

     他睜開眼睛,緩緩走向教室門口。

     秦軒望著蕭舞有些發黑的眼圈,和她手里如至寶般的日記本,笑意更濃。

     “秦軒,這佛經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蕭舞立即問道,她的目光中充滿急切,再不復之前的從容。

     “這佛經比起你之前的如何?”秦軒并不急著回答,反而淡笑問道。

     蕭舞一滯,她俏臉有些發紅。

     之前秦軒說要送她一本佛經,她從來就沒有當過一回事,但當她看到這卷佛經后,才發現,這卷佛經是多么的珍貴。

     自己之前所研讀的佛經與這本佛經內所闡述的世界簡直沒有辦法相比,用一句話來講,便是天地之別。

     “相差太多,如小乘與大乘佛法之間的差距,秦軒,這佛經你到底是從哪里得到的?”蕭舞終于鎮靜下來,卻依舊難掩心中的震驚。

     這本佛經,雖然是在日記本上書寫,但對于每一位禮佛之人,絕對是至寶。

     “從這里!”秦軒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轉身留給蕭舞一個背影,左手插兜,右手輕輕的擺了擺。

     “你覺得好就行,我秦軒送出去的東西,又豈能是凡物?”

     蕭舞呆呆的站在原地,表情變幻數次后,她才緊緊的抱著那本佛經離去。

     不久,一個重磅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學校。

     校花蕭舞居然談戀愛了,而且,對方居然是被穆雪兒甩了的秦軒!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