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極力促成


    “謝謝。”厲元朗拿過來擦了擦嘴,小聲解釋:“喝急了。”

     云冬青關心的提醒:“慢點喝,喝不下就喝一點點,沒人逼你。”

     厲元朗笑了笑,以此表示感謝。

     這么個微小動作,自然逃不過方欣茹的火眼金睛。

     第一杯喝下,大家動筷。

     云冬青當著眾人的面,親自給厲元朗夾菜,再一次顛覆眾人的認知。

     厲元朗不好說什么,只是一個勁兒的感謝。

     他的客氣,并沒有改變大家的看法,坐在厲元朗斜對面的鄭耀奇,呵呵笑著,不時微微點頭,給厲元朗傳遞著某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

     酒過三巡,餐桌上始終洋溢著歡快的氣氛。

     忽然之間,餐廳里的燈全關了,緊接著,從門口推進來一輛小推車,上面擺放著三層精美蛋糕。

     閃爍著瑩瑩燭光,慢慢推向方欣茹跟前。

     然后燈光亮起,領頭的正是今天主灶的特級廚師,他代表團隊向方欣茹送上生日祝福。

     蛋糕出自他們團隊之手,也是作為生日禮物敬獻給女主人。

     “謝謝,謝謝你們。”方欣茹雙手合十,在生日歌的伴奏下,默默許了愿,吹滅蠟燭。

     這個插曲,將生日宴推向一波又一波的頂點。

     整個宴會過程相當成功,大家談笑風生,其樂融融。

     厲元朗的酒量不成問題,一斤都不帶迷糊的。

     只是云冬青總給他夾菜,甚至還把挑完魚刺的魚肉放在厲元朗的食碟里。根本不是普通朋友所為,完全是妻子或者女友的角色。

     關鍵在大庭廣眾之下,厲元朗除了“謝謝”,還有“我自己來”的回應,仍舊改變不了云冬青執拗做法。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厲元朗不好說得過分或者決絕,只能硬著頭皮應付。

     整個宴會過程,大家聊的話題天南海北,沒有什么干貨。

     兩個多小時后,時間已到了八點多鐘。

     這個時候,有不少人已經進入微醺狀態,甚至還有人跑去衛生間向大地怒吼。

     好似誰不喝個搖搖晃晃,就是對萬盛舉不忠心一樣。

     反正清醒的沒幾個,這里面就有厲元朗。

     別看他也喝了八兩多酒,對于他這種段位的人,根本沒影響,毫無醉意。

     在陌生人家,陌生場合,又是頭次登門,無論如何都不能給人醉鬼的形象展示出來。

     吃過飯,眾人紛紛離去。

     只剩下靳少東、鄭耀奇以及厲元朗了。

     厲元朗沒走,是因為方欣茹的挽留,說有話和他說。

     而靳少東和鄭耀奇,則被萬盛舉叫進書房,美其名曰喝茶解酒。

     能夠進書房,足以說明,靳少東和鄭耀奇是萬盛舉心腹中的心腹了。

     關系絕對不簡單。

     方欣茹把厲元朗叫到一樓一間小型會客室里,云冬青非要跟進來,卻被方欣茹阻攔。

     可她偏偏不聽,對于這個女兒的執拗,方欣茹微微蹙起眉頭,顯然不高興了。

     云冬青根本不在乎母親的態度,厲元朗好言相勸道:“你去找海瑤說會兒話,我這邊和方阿姨說完話就去找你。”

     奇怪的是,云冬青竟然順從厲元朗,不住叮囑他:“你可不許偷著走,要是你走了,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放心吧,我不會。”

     望著女兒背影,方欣茹長吁短嘆的直搖頭,“她這個固執勁兒,和她爸爸一模一樣。”

     “你坐吧。”方欣茹指了指旁邊的空沙發。

     厲元朗坐定后,她便說:“小厲同志,你應該看得出來,冬青喜歡你,我知道你是單身,想聽一聽你的想法。”

     厲元朗又不是木頭,何嘗感覺不到。

     他略作思索,緩緩道:“方阿姨,我有過兩段婚史,還有三個孩子。云冬青畢竟沒成過家,她能否接受我的過去,需要她好好考慮。”

     方欣茹不以為然的說道:“你這么優秀的男人,要是沒結過婚就是不正常了。冬青和海瑤聊過,她不在意你以前,在意是現在的你。”

     “我這個女兒死腦筋,認準的事情一條道走到黑,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她曾經有過一段失敗的感情經歷,那個男人把她傷的很深,導致她對男人徹底絕望。多少人給她介紹男朋友,她全不見,直到遇見了你。”

     說到此,方欣茹嘆息道:“想必你也知道我和冬青的關系并不好,她對我抱有成見。”

     “小厲,我真誠希望你能夠善待她,我虧欠她的實在太多了,不想在這方面再有虧欠。”

     “阿姨,我、我還沒想好……”說實在話,僅僅幾次接觸,就讓厲元朗喜歡云冬青,他真辦不到。

     方欣茹抬手阻止道:“沒關系,感情是需要相處和了解的。就算阿姨求你了,你試著和冬青接觸,別讓她剛燃起的希望破滅,給她一次機會。”

     “而且,我家老萬身處這個位置,一旦你們相處好了,對你是有幫助的。你只身一人在拜州任職,需要幫助。就像你上次受傷,要是有我們萬家的資源,或許就能躲過這次飛來橫禍。”

     “小厲,你先不用急于表態,你好好想一想,權衡利弊得失,這對你來說,是一次難得機會,千萬不要錯過。”

     方欣茹看了看手表,“好了,我們今晚的談話就說到這里,我要去廚房看一看,保姆收拾得怎么樣了。”

     等到方欣茹前腳離開,云冬青后腳進來,焦急問:“厲書記,我媽是不是和你說我們的事情?”

     厲元朗呵呵笑了笑,不置可否。

     “真是多管閑事!我想要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不用別人做主。”

     “你這么對你媽媽,我是不贊成的。天下父母都是為兒女著想。只有狠心的兒女,沒有狠心的爹娘。云老師,你要改變對你媽媽的固執態度,你一直這樣,會讓你走進死胡同,傷你自己不說,更傷你的媽媽。”

     “將心比心,你媽媽在你和海瑤身上,并沒太大的過錯。你爸爸的去世,不是你媽媽的責任。你從小在農村吃苦,你媽媽就不傷心嗎?”

     “她絕對是無奈,根本左右不了。再者說了,人的一生很少有一帆風順的,會經歷各種磨難。其實我認為這樣也好,可以鍛煉一個人的意志和抗擊打能力。”

     “沒有這段經歷,你怎會有今天的精致生活?所以,你需要認真想一想,不要總糾結于過去,在這樣的怪圈里走不出來,最終受傷害的只有你自己。”

     云冬青品著厲元朗的勸慰,默不作聲。

     “時間不早了,如果允許的話,你最好留在這里陪你媽媽住一晚,和她好好聊一聊。今天是你媽媽生日,你的陪伴,對她會有特別意義。”

     厲元朗站起來,準備離開,去外面找一家賓館住下,明天返回拜州市。

     “你、你能不能不走?”

     在厲元朗身后,響起云冬青這句匪夷所思的話。

     厲元朗徐徐轉身,說:“你必須要留,我必須要走,這對誰都好。”

     在云冬青體會之中,厲元朗早就邁開大步,走出會客室。

     剛剛走到客廳,卻見鄭耀奇從書房里出來,問道:“元朗,你這是要走嗎?”

     “是啊,不早了,我正打算去外面找賓館。”

     “別找了,我的秘書早就安排好,我讓他再給你訂一間,你坐我的車咱們一起去賓館,怎么樣?”

     厲元朗連連道謝,“那就太好了,讓老哥費心。”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嗎。”

     厲元朗本想給萬盛舉打過招呼再走,鄭耀奇說道:“萬書記在跟靳副部長說話,不宜打攪,有這心就行了。”

     走出這棟二層小樓,厲元朗和鄭耀奇坐進車里,關上車門。小轎車如離弦之箭,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與此同時,在二樓某個房間的窗戶邊上,一個人正觀察著這一切,陷入深深的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