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人算不如天算


    千萬別搞錯了,厲元朗可不是第三者,他跟錢允文老婆李梅香別說有一腿了,連一跟腳指頭都沒有。

     錢允文從外面醉醺醺回到家,李梅香早就給他放好洗澡水等他了。李梅香知道錢允文今晚招待恒勇恒公子,連錢允文脖子上的口紅印都沒計較,就急切問他,結果怎么樣了。

     錢允文意得志滿灌進沙發里,嘴里叼上一支軟中華,李梅香非常懂事的拿打火機給他點燃。

     深吸一口吐出個碩大煙圈,錢允文興奮說道:“差不多了,恒勇當我面給恒部長打電話,好一頓夸我,恒部長對我印象深刻,言外之意,會在常委會上提名我當縣長。”

     “太好了,老錢,沒有花錢的不是,恒部長收了咱家那么多錢,對你沒印象才是怪事呢。”李梅香也樂得滿臉桃花開,眼前都憧憬出來錢允文上任之后,她作為縣長夫人前呼后擁的美景了。

     “這話以后不要說,當心隔墻有耳。”錢允文趕緊制止住老婆的大嘴巴,不讓她瞎說。

     “這不是在家里么,我在外面滿世界瞎嚷嚷,你當我是廣播喇叭,我傻啊。”李梅香馬上送他一對衛生球子。

     錢允文身體往后靠了靠,摸著地中海頭型上僅有的幾根毫毛,意味深長道:“聽說林木還在四處活動,今天下午提前一個小時就去省城了。這個蠢貨,水慶章那條路根本行不通,所有找他的人都往許忠德那里推。許忠德是誰?市紀委書記,外號黑臉包公,他和水慶章是戰友,關系很鐵,是水慶章到廣南市的第一盟友。”

     提起水慶章,錢允文忽然想起今晚在金鼎大酒店遇到金勝那一幕,尤其是厲元朗當他面給水慶章打手機的事情,他后知后覺,認為這事不靠譜,別不是厲元朗在蒙他呢吧?

     看著老公突然間兩眼發呆,李梅香奇怪,推搡錢允文幾下,才讓他醒過神來,一問原因,便一五一十講出來。

     李梅香聞聽,頓時炸了窩,剛才還溫順成了一支小白兔,轉而變成齜牙咧嘴的母夜叉,大罵錢允文蠢貨,說林木蠢,他錢允文是個比林木還蠢的大傻瓜。

     錢允文被罵迷糊了,這女人不是瘋了吧,臉變得比翻書還快?也不客氣的回擊幾句,就這樣,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越說越難聽,越說越刺耳,都氣成了斗眼雞,錢允文差點動手扇李梅香的嘴巴子了。

     吵了半天,吵累了,二人心態也平靜下來,錢允文這才想起來,瘋婆子為何一聽自己質疑厲元朗當他面給水慶章打電話,是在糊弄他,他準備給厲元朗穿小鞋,她立時就發了火。

     李梅香家族沒有精神病史,老婆和他睡了二十幾年,也沒發現有什么奇怪舉止,腦子正常得很。

     “你懂個球球!”李梅香大有恨鐵不成鋼的憤怒,數落起錢允文也是嘴不留情。“我下午上班時,偷聽到馮蕓打手機,說厲元朗好像和水什么月的,對,叫水婷月,上大學那會兒好了一陣子,而水婷月就是水書記的寶貝女兒。得罪了厲元朗,備不住人家就是未來市委書記的女婿,你跟厲元朗過不去,就是跟市委書記過不去,你說,你是不是豬腦袋,是不是蠢!”

     “啊!”錢允文驚得一屁股坐下,本以為身后就是沙發,結果屁股后面沒長眼,長了也是個獨眼龍,沒有測算好距離,一下子坐空,直接來了個大腚蹲。

     把他疼得直咧嘴,也顧不得形象狼狽,呆坐在地上,腦子里卻上緊發條快速運轉。

     李梅香在婦聯上班,正好和馮蕓同一個辦公室,這女人天生好打聽,各種小道消息八卦新聞,不管無中生有還是杜撰的,全都是她極力獲取的秘方良藥。

     她的話,可信度極高,何況她是自己老婆,更不可能騙自己,對此,錢允文深信不疑。

     “那你為什么不早說,害得老子差點得罪他!”真是萬幸,他沒有像恒勇那樣口無遮攔。一提起恒勇,錢允文也是恨得牙根癢癢,這家伙,真是個既貪財又好色的主!本來洗浴城的小紅一直是自己獨養的寵物,沒成想今晚先讓這家伙上了。結果小紅在伺候自己的時候,一時生氣,就在他脖子上咬了個口紅印。提起口紅印,錢允文下意識的把脖子使勁往領口里縮了縮。

     當然,這一切細小動作,李梅香沒有注意到,而是辯解說:“我是想告訴你,可你一出去就是一天,還不讓我給你打電話,這些話憋在肚子里都快把我憋出結石來了。”

     “喂!”李梅香忽然想起個事兒,又說:“我怎么聽人說,恒部長想去當省委政研室主任,你說他好好的組織部長不干,干嘛去當什么個破主任。又沒油水,官還不大,不就是調到省城去上班,有什么意思。”

     “你聽誰說的?”這個消息,再一次把錢允文震驚得外焦里嫩。最近他一直走恒士湛這條線,對于縣里的事情,尤其那些小道消息,早就不聞不問了,他是沒這個心思。

     “都在傳,就連傳達室的老大爺都知道,你怎么還蒙在鼓里。”

     “為什么不早說?”錢允文氣得又瞪起眼珠子。

     “我不尋思政研室主任沒有組織部長官大,就沒當回事兒,咋啦,難道是真的?”

     唉,沒文化真可怕,當初怎么瞎了眼睛找這個么無知的官盲。

     錢允文氣憤道:“省委政研室主任是正廳級,組織部長才是副廳,恒士湛這是想要更進一步,這件事十有八成是真的。”

     “不會吧?”李梅香也是一頭霧水,傻傻的看著錢允文。

     “不行!”錢允文突然站起身來,穿上外套就往門口走。

     李梅香趕緊上去幫他拿過公文包,并問道:“關于咱們和厲元朗搞好關系那事,你是怎么想的?”

     “還想個屁!以后再說。我現在就去找恒勇那個王八蛋,媽的,收了老子的錢,要是不給老子辦事,我就告他去!”

     錢允文摔門而去,留下李梅香一個人傻傻站在門口,嘴里不住哀怨道:“本來以為今晚趁著老錢高興,好好和他恩愛一把,怎么搞的,老錢大半夜的又走了。唉,洗澡水都放好了……”